返回

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025-夜与山花(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没多大的功夫,丑就带着夜来了。

    孩子还是和中午反抗的时候一样,眸子里带着一丝不驯。

    当他走上厅来,看到了自己母亲的时候,楞了楞,挣扎着就要摆开丑的钳制,往自己母亲冲去,一边冲,还一边喊:“母亲大人!您怎么来了!母亲大人!”

    丑皱眉,按住夜的肩膀:“别动,老实点。”

    夜挣扎了几下不得脱,回头恨恨的瞪着丑,同时,还转头向姬贼,目光中不驯立刻变成了恭歉敬畏:“大王,我,我顶撞了您都是我的错,我愿意接受惩罚,只求您不要为难我的母亲。”

    闻言姬贼点点头,心说这孩子还挺孝顺。

    狩一旁边:“夜,别胡说,大王没有为难你母亲的意思。”

    狩这一说话,夜方才注意到了狩也在,哎呀一声:“狩大人!您也来了!”

    狩点点头,然后把目光投向姬贼。

    但瞧见,姬贼捏着下巴沉吟了片刻,然后挥了挥手,示意丑松开夜。

    脱了困,夜疾步冲向山花,到跟前扑通跪下,抱着母亲哭泣。

    山花一边安抚儿子,一边冲着姬贼点头道谢。

    然而,当夜听到了母亲的道歉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就连忙转过头来,冲着姬贼道:“大王,白天那事和我母亲没有关系,您要惩罚就惩罚我吧。”

    姬贼转头问狩:“我看起来就像是那么的凶恶么?”

    狩呃了一声,不知道怎么接这个话了。

    山花见儿子失言,连忙捂住了儿子的嘴巴:“别乱说。别惹大王生气。”

    夜口中呜呜不断,姬贼见状,便挥手示意山花放开他。

    而后,姬贼向前走,到跟前蹲下来,双手抱着膝盖,道:“本来你母亲来替你受过,我是想答应来着。”

    夜的眼睛瞬间就瞪了起来。

    山花则紧张的看姬贼,那表情就好像是再说大王您怎么这样呢,刚才您可没这么说。

    正着急呢,就看到姬贼笑了笑:“不过呢,看在你一片孝心,惩罚就免了吧,你跟母亲回去吧。”

    原本夜都想好了,要真是让母亲代替自己受过,那自己就是把脑袋磕破了,也要求着姬贼收回命令。

    这不,姬贼说话的时候,他都做好了以头抢地的准备,万万没想到,话到了嘴边姬贼哪儿又虚晃一枪,来了个大反转。

    这下子,夜都懵了,眨眨眼睛,只是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山花抱着儿子不断的对姬贼道谢。

    姬贼笑了笑,挥挥手冲山花道:“好了大姐,你带着夜去吧,对了,别忘了回去之后把孩子关几天,不然对外我没法交代。”

    山花一边鞠躬一边冲姬贼说着谢,拉着儿子就走。

    到门口的时候这小子才反应过来,推开了母亲,跪下冲姬贼磕了几下,也没说话,磕完了,这才跟着母亲去了。

    比及二人走了,姬贼还冲狩笑:“这孩子挺有意思的,看起来,比同龄人早熟不少,就跟那会儿的子,丑他们似的。都是小小年纪就知道了肩上担当。”

    狩叹了口气:“这孩子也不容易啊,一个人撑着家庭。”

    听狩说这句话,姬贼就纳闷了:“狩,刚才我就想问了,怎么你认识他们母子么?”

    狩呃了一声,点了点头:“认识。”

    姬贼转身找了凳子坐下,一扬下巴,示意狩也别站着了,然后拍打儿子脑袋,让他去端进来一壶酒过来,冲狩道:“你给我说说咋回事,我看她们母子挺信任,挺尊重你的。”

    狩呃了一声,挠着头:“可能是因为他父亲之前是军御部的小队长吧。”

    “嗯?小队长?”

    狩点头:“是的。”

    顿了顿,狩便给姬贼解释。

    夜的父亲的确是军御部小队长这是没错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