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05|群星的轨迹(五)(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时间在林半夏的眼中是暂停了片刻, 在宋轻罗的视线里,却是瞬移。上一刻他还在货车之前, 下一刻他的身体就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地方。宋轻罗低下头,看到了林半夏挂着冷汗的脸颊, 他疑惑道:“半夏?”

    “赶紧、赶紧离开这里。”来不及解释, 林半夏急促着宋轻罗, “墙要塌了。”

    说罢抓着宋轻罗的手朝着安全的地方跑去,还没离开几步,身后就传来了轰隆隆的倒塌声, 果然, 被货车正面撞击的墙壁轰然倒地, 溅起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林半夏捂住口鼻, 咳嗽起来,招呼着周围的人往后退。那货车上不知道装了些什么, 先是冒出浓浓的黑烟, 接着窜起了明亮的火苗,看那严重凹陷的车头,可能司机已经凶多吉少了。

    林半夏和宋轻罗一身狼狈的站在路边, 两人看着前方,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刚才发生了什么?”宋轻罗问。

    林半夏嘴唇动了动,发现他依旧没办法把自己的经历告诉宋轻罗,甚至连委婉的暗示也做不到,沉默了片刻,艰难的说了两个字:“抱歉。”

    宋轻罗扭头看向林半夏。

    “我真的说不出来。”林半夏说, “有什么……在阻止我。”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眸里的绿线又开始浮现,带着几分妖冶的味道。本该带着歉意的话语,因为那平静的面容奇异的带上了神性,就好像神明在对着他的眷属表示怜悯一般。

    宋轻罗抓住林半夏的手猛地紧了紧,大约是力气过大,林半夏吃痛的“嘶”了一声。

    宋轻罗腾地的松了手,意识到自己的力气过大伤到了林半夏,顿时生出浓浓的歉意,开口正欲道歉,却被林半夏反手扣住。林半夏笑着说:“没关系,我又不是纸做的,那么脆弱。”

    宋轻罗低声道:“弄疼你了。”

    “没事,也不是很疼。”林半夏说,“正好让我清醒一些……”他停顿片刻,“那我们还去超市吗?”

    虽然刚才发生了事故,但都到了超市门口了,不进去的确有点浪费。

    “去吧。”宋轻罗说。

    在漫天灰尘里,两人穿过了看热闹的人群,走进了旁边的超市里。因为刚才听到了那声巨大的动静,不少人从超市里窜了出来看热闹。林半夏和宋轻罗逆着人流进了超市,推了个推车,往生鲜区走去。

    林半夏心里想着刚才的事儿,有点走神,跟着宋轻罗转了一圈到了结账的地方,才意识到整辆推车都被塞满了,最上面还有一小扎可乐,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开心。

    结完账,两人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往外走,到门口的时候,林半夏看到在刚才出车祸的位置那儿,消防队已经过来了。车上燃起的明火被水浇灭,林半夏听到了人群里有人在嚎哭,似乎是受害人的家属。这哭声让林半夏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伸手揉了一下眼睛。

    “回去吧。”宋轻罗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林半夏道了声好,跟着他往回走。

    傍晚的风有些大了,且带上了丝丝的凉意,吹在人的身上很是舒服。路边是吵杂的马路,这会儿正好下班,到处都是车水马龙的烟火气。道旁的小摊偷偷的摆了出来,食物的香气混合着人类的声音,冲刷着林半夏的感官。他一只手提着东西,一只手被宋轻罗牢牢的牵着——似乎是害怕他突然不见似得,宋轻罗的手比平日里微微用力了一些。

    他们两人牵着手,丝毫不在意周遭投来的目光,就这么慢慢往回走,和他们经历过的无数个下午那样。

    到了家,洗菜,点火,林半夏站在穿着围裙的宋轻罗身旁帮厨,在客厅睡觉的小花和小窟也醒了,家里瞬间活了过来,变得十分热闹。

    骨头汤再配上宋轻罗特制的作料,热气腾腾的火锅底料新鲜出炉,林半夏见时间还早,问要不要把李稣和季乐水他们叫过来一起吃。宋轻罗表示无所谓。

    于是林半夏给李稣打了电话,又去隔壁叫了季乐水。李稣和李邺得知林半夏完全没事儿了之后表现的十分开心,还顺便带了瓶红酒过来。几人在客厅里坐定,开始愉快的用餐。

    宋轻罗的手艺是一向的好,分明是同样的材料,在他手里就变成了不同的味道。

    李稣问林半夏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没有啊,我挺好的。”林半夏撒了谎,他其实不太好,某种东西像一粒种子一样被种进了他的意识里,此时还未孵化,却已经开始蠢蠢欲动。然而最糟糕的是,他甚至没办法将这种感觉描述出来,或者就算说了,也只是徒劳的惹得周遭的人担心,没人能解决。

    又抿了一口酒,林半夏的脸颊上浮起淡淡的红晕:“你呢?精神状态恢复了吗?”

    “恢复了。”李稣说,“没疯呢。”他灿烂的笑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雨就突然停了……异端之物也不见了,就好像整个世界被清洗了一遍。”

    林半夏说:“对哦。”

    “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李稣点开玩笑,“是不是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有一个英雄拯救了世界?”

    季乐水怂怂的赞同道:“有可能呢,说不定我看到的那些东西都被英雄干掉了。”

    林半夏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还真有可能。”

    李稣笑着笑着情绪越发的高涨,他好久没有这么放松了,没什么事在等着他,生活里只剩下了和朋友们一起愉快的消磨时间。

    林半夏也喜欢这样的李稣,充满了活力,似乎被众人所感染,宋轻罗一直紧绷的神情也微微松弛。林半夏的余光一直注视着宋轻罗,见到他勾起嘴角,自己脸上的笑容也灿烂了几分。

    这样就很好,林半夏想,这样就很好——他不喜欢操纵一切的神明,只是贪恋生活里的每一分小小的确幸。

    屋子里突然响起了孩童的哭声,五个人先是一愣,宋轻罗最先反应过来,起身走到了沙发旁,弯下腰把小花抱了起来。小花靠在他的肩头,呜呜的哭着,红嘟嘟的脸上挂满了泪水。

    这还是林半夏第一次听到小花的哭声,他立马站起来,叫道:“小花?怎么了?”

    季乐水也急道:“小花不舒服吗??”

    小花不应话,哭的越来越大声。季乐水想把她从宋轻罗的怀里接过来,却小花被拒绝了,她摇着头,抓着宋轻罗的衣襟不肯松手。看得林半夏的心跟着揪了起来,心疼的厉害。

    宋轻罗的心情也和林半夏差不多,和小花相处的这些时间,已经足够让他把这个可爱的女孩当做自己的亲妹妹一样对待,他轻轻的抚摸着小花的后背,一边哄一边安抚着她的情绪:“小花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开始哭了?”

    小花抽抽噎噎,泪眼婆娑:“哥哥,哥哥不要……”

    宋轻罗微微一愣。

    “不要。”小花哭道,“我不想离开哥哥。”她抓着宋轻罗的衣襟怎么也不肯松开手,宋轻罗见状只好哄道,“小花不哭,哥哥哪儿也不会去的。”

    小花不停的摇头,好像不肯相信他的话似得。

    李稣和李邺站在旁边都没吭声,虽然从头到尾林半夏他们都宣称小花是亲戚家的孩子,可是两人心里都清楚,有哪个亲戚家的孩子,敢抱着骷髅架子玩的?还玩的这么开心,而且如果是一般的小孩,宋轻罗和林半夏怎么可能把两小只放在家里不管。

    这种事情虽然心知肚明,但要直接挑破就不太合适了,所以两人都没有出声,由着宋轻罗去哄。

    小花哭了好一会儿,最终哭累了,在宋轻罗怀里闭着眼睛昏昏欲睡。林半夏见状,让宋轻罗把她放到卧室里,小窟则十分懂事的跟在后面,乖乖的爬到了小花身边继续哄着她。季乐水还是挺担心的,怕小花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