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02|星辰的轨迹(二)(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季乐水看到的是异端之物吧?”林半夏说, “难道疯掉的是被异端之物感染的伴生者?”

    宋轻罗道:“不会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异端之物。”

    林半夏很不安:“最近精神病是不是突然变多了,会不会和这件事有关系?”

    宋轻罗:“说不好。”他思考道, “我想再回基地一趟。”

    林半夏说:“干什么?”

    “去看看今天送进去的几个监视者。”宋轻罗道,“看他们的身上, 有没有什么别的线索。”

    林半夏道:“我和你一起吧。”

    宋轻罗思量片刻, 同意了。

    于是刚从基地回来的两人, 又重新返身回去。

    驾驶室里的气氛很沉默,两人都在安静的思考着。林半夏看了眼外面的天空,今天的天气很好, 漫天都是灿烂的繁星, 让他想起了那一晚的流星雨。

    一阵夜风刮过, 裸.露在外面的手臂有些发冷, 林半夏说:“再过几天是不是就入秋了。”

    “是。”宋轻罗道,“要降温了。”

    林半夏说:“那挺好。”

    宋轻罗道:“好什么?”

    林半夏说:“不用吹空调了, 省点电费。”

    宋轻罗勾出一笑, 凝重的气氛顿时消散。

    到了基地,宋轻罗出示证件后直奔精神病院。这会儿大部分的病人都睡着了,听工作人员说, 他们送进去的那几个还没有睡,坐在床边不知道在想什么。当然,这行为在精神病人身上完全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毕竟要是行动如常人一般,就不会是精神病了。

    宋轻罗决定一个人进去谈,免得人太多刺激到病人。林半夏则在门口等着, 他找了张椅子坐下,看着空荡荡的走廊有点走神。

    也不知道宋轻罗要在里面谈多久,林半夏如此想着,觉得有点口渴,他刚这么想,忽的听到了走廊尽头,传来“呲”的一声轻响——这声音实在是太让人熟悉了,正是打开可乐瓶时,放气的声音。

    “谁在那儿?!”林半夏猛地起身,警惕道。

    “还能是谁呢?”男人的声音轻飘飘的,就像夜里的风,凉丝丝的。

    林半夏看到走廊尽头出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居然是之前和自己有过交集的季烽。

    “好久不见。”季烽微笑和林半夏打招呼。

    还是那一头长发,还是那张俊秀的脸,怎么看怎么一副仙气飘飘的模样,季烽走到了林半夏面前,冲着他扬了扬手里的可乐,又对着林半夏微微一笑:“喝吗,我请客。”

    然而他的笑容没有在脸上停留超过三秒,就看见那个性格温吞的林半夏,红着眼睛从地上一跃而起,朝着自己猛的挥出了拳头,表情狰狞的嘶吼着:“把银行卡里的钱还给我——”

    季烽:“……”在今天之前,他甚至都不知道人类居然可以跳这么高。

    季烽见过很多人了,大多数都是厉害的监视者。能在监视者这一行,做到厉害两个字,通常都和伴生者这个身份无法分开。所以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显得骄傲又冷漠,对周遭的一切事物都漠不关心,就好像世界毁灭了也无所谓似得。和这群人打多了交道,季烽反倒是习惯了那种暗波流动的感觉,大约是双方都要面子,所以很难出现针尖对麦芒的情况。

    然而,林半夏不是伴生者。

    他既不高傲,也不冷漠,他只是一个卖身了三十年的可怜房奴,在得知自己因为眼前的人即将交不起房贷后,他的字典里,就删掉了优雅两个字。

    所以当林半夏的拳头砸到了季烽脸上的那一刻,季烽的脑子里甚至出现了一片空白,下一刻,疼痛把他从这种空白里唤醒了。

    季烽抓住林半夏的手,林半夏的时间瞬间凝滞,整个人都停在了半空中。季烽猛地后退,骂道:“林半夏,你疯了吗?!”

    林半夏的时间恢复,落到地上,气的眼圈发红:“你居然偷偷转我的钱!!”

    季烽满脸不可思议:“……你们监视者不是工资很高吗?!”居然在乎那么一点钱?

    林半夏哽咽道:“可是我穷啊。”

    季烽:“……”

    林半夏:“我他妈差点房贷都还不上了!”

    面对林半夏谴责的眼神,季烽奇迹般体会到一丝内疚和心虚。

    “那房子花了我所有的积蓄!!”林半夏早就想揍人了,这会儿终于揍到手,心里总算是好受了一点,“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季烽说:“……”

    林半夏商量道:“能还给我吗?”

    季烽声音小了点:“花光了。”

    林半夏:“……”硬/了,拳头又硬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儿,在林半夏幽怨的注视下,季烽冷静的转移了话题:“喝可乐吗?”

    “不喝。”林半夏冷酷的拒绝了季烽的邀请,“你又把时间停了干嘛?出来买可乐?”

    季烽眨眨眼,笑了:“当然不是,我是那种为了买个可乐随便利用能力的人吗?”

    林半夏没吭声,盯着季烽。

    季烽:“……好吧,我的确是。”

    林半夏说:“你过来想干嘛?”

    季烽道:“只是来关心你一下。”他的语调悠长,带着些林半夏听不懂的深意,“毕竟接下来,我们或许很长时间不会见面了。”

    林半夏冷冷道:“你精神病好了要出院了?”

    季烽:“你平时说话都这样吗?”

    林半夏老实说:“没有,但是对盗刷我银行卡的人肯定要刻薄一点的。”

    季烽:“……”

    林半夏平日里向来都待人温和,可他又不是泥巴捏的,都被人欺负到头上了,再怎么也温和不下来。

    季烽有些无奈,摆摆手:“算了。”

    林半夏道:“你都转了我那么多钱走了,能不能把之前说的话讲的更通俗易懂一点啊?”之前季烽和他谈过一次,可是回去之后,他仔细回忆了那次谈话,总感觉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或者说,有实质性的内容,但是他没听懂。

    星辰也好,异端之物也罢,还有季烽提出的那个问题“为什么异端之物里,没有人类。”其中似乎隐藏着什么,林半夏无法捕捉到的答案。

    面对林半夏的提问,季烽用舌头轻轻的顶了一下自己脸颊上被林半夏揍到的位置,那里青了一块,林半夏下手可没留力气,他说:“快到时间了,你马上就会明白。”他看着林半夏蹙眉的模样,笑容更甚,“再见,林半夏。”

    林半夏不喜欢季烽的笑容,那种笑容里带着怜悯,就好像即将看见什么美好的东西在自己眼前碎裂似得,他看见季烽扭头往回走,出声叫住了他:“季烽。”

    季烽停下:“嗯?”

    林半夏说:“算了,没什么。”

    季烽迈出步子,离开了,他离开房间的刹那,时间重新回到了正轨,秒针再次开始转动。

    宋轻罗进去了半个多小时,再次出来后,黑眸沉沉,显得有些严肃。

    林半夏问道:“怎么样?”

    宋轻罗说:“回去说吧。”

    林半夏点头说好。

    两人开了车,在深夜的道路上疾驰,宋轻罗说他见到了那个精神异常的监视者,和他们白天见到的监视者不同,这个监视者变得狂躁了许多,做过精神测试后,发现他身上的污染又严重了。然而非常奇怪的是,他们的身边并没有发现什么污染源……就好像,平白无故的被污染了一样。

    这种情况,之前在季烽的身上出现过,现在却突然开始迅速蔓延开来,简直像是传染病似得……

    宋轻罗在讲这些事时,就算语调很是轻描淡写,也不妨林半夏从中品出情况的严重性。

    林半夏犹豫片刻,还是把他今天又见到季烽和他交谈了的事告诉了宋轻罗。宋轻罗听完,手指在方向盘上点了点,道:“你觉得这事儿和他有关系吗?”

    林半夏说:“就算没关系,他也肯定知道原因。”

    奈何季烽如果不想说,没人能逼他开口,光是暂停时间这个能力,就注定了他们拿他没什么办法。

    “算了,先休息吧。”宋轻罗说,“今天已经太晚了。”

    的确,再拖下去,天都要亮了,林半夏有点犯困,靠在副驾驶上打着瞌睡,本来只是想小憩片刻,谁知直接睡着了。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家里的床上……他感到宋轻罗把他轻轻的放到了柔软的床上,在他的额角落下了轻柔的一吻。

    “晚安。”宋轻罗这么说。

    这一觉,林半夏睡的极沉,朦胧中,听到了淅淅沥沥的雨声。他迷蒙的睁开眼的瞬间,以为自己看错了,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可是无论怎么揉,视线里的绿光也没有消失……

    林半夏从床上爬起来,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看到了外面的天空。

    因为在下雨,天是昏暗的颜色,一片片绿色的光带,如流淌的河流一般,贯穿了整个天穹。雨水簌簌的往下落,好像也被带上了绿光,在地面上,汇成琉璃般璀璨的水洼。

    林半夏黑色的瞳孔之中,又浮现出了一条醒目的绿线,他打开窗户,伸出手,接住了一捧落下的雨水,冰凉的水渍在他的掌心溅开,润湿了他的肌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