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01|星辰的轨迹(一)(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林半夏这种银行卡里只有一百多块钱的人, 并不是很理解司机这种连钱都不要,也要逃命的情况。对于马上就要还房贷的他来说, 穷这个字的恐怖程度远远超过了鬼啊神之类的,毕竟前者是真实存在的威胁, 而后者还能给他带来丰厚的工资, 简直算得上他的再生父母了。

    司机跑了, 成功省下了十几块钱的车费,林半夏却心情复杂,一边反省自己, 一边给宋轻罗打了个电话, 问他现在在哪里, 有没有出什么事。

    宋轻罗回答的轻描淡写, 说自己在车厢底下抓到了东西,让林半夏直接回来就行。

    林半夏哦了一声, 慢吞吞的回去了。

    到了家里, 林半夏看到了宋轻罗手上抓着的东西——那东西有着人的躯干,但是没有人类的五官,浑身上下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眼睛, 乍看上去,像一只变异的鱿鱼似得,当然,这东西的模样,比鱿鱼恶心多了。

    那东西被宋轻罗用绳子捆住了,丢在客厅的角落, 宋轻罗站在旁边打电话。而小花小窟则蹲在这东西的身侧眼巴巴的瞅着,林半夏开始还以为他们只是看着好玩,直到他发现,小花居然在对着这东西咽口水。

    林半惊了:“小花——那个不能吃——”他赶紧过去,把小花和小窟一起抱了起来,“这东西看着就不健康,吃了会拉肚子的!”

    小花又咽了口口水,好在她一向很乖,听着林半夏这么说,头奶声奶气的说了声好。

    那边宋轻罗正巧打完电话,林半夏忙问:“这是什么东西啊?”

    宋轻罗说:“可能是某种异端之物的伴生者。”

    林半夏说:“你在车上看到的?它是故意跟着我们吗?”

    宋轻罗沉吟道:“有可能,我联系了那边,到时候查查监控,看是什么情况。”

    林半夏点点头,他又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东西的模样,觉得它的确应该是人变的,因为身上还挂着一些破烂的衣服,可能是变化之后把衣服给撑破了。然而从外表来看,它已经完全不属于人类的范畴,倒是更像一些奇异的外星生物。

    那边的人来的很快,大概十几分钟,就有人给宋轻罗来了电话,宋轻罗提着这东西和林半夏一起下了楼,没想到看到的却是沈君艳。

    她穿着长裙,靠在一辆高大的路虎旁边,低着头看着红艳艳的指甲,听见两人的脚步声,头也没抬,道:“东西扔到后备箱里吧,别把我的座椅弄脏了。”宋轻罗顺手把东西丢到后备箱里:“监控调出来了?”

    “嗯。”沈君艳道,“一起去基地看看?”

    宋轻罗说:“不了,邮箱传给我吧。”

    沈君艳似笑非笑的看了宋轻罗一眼:“你上次去见季烽了?”

    宋轻罗道:“怎么?”

    “没事。”沈君艳说,“就随便问问。”她语调漫不经心,“他今天发了一大通脾气,还不肯吃午饭,问怎么了也不肯说,那边有点奇怪,就顺便托我问你两句。”

    哦,季烽居然发脾气了,看来是宋轻罗关掉零食店的方式起了作用,导致季烽暂时吃不到他喜欢的烤肠和可乐了。

    林半夏因为银行卡千疮百孔的心,此时终于得到了那么一丝的抚慰。

    “回家吧。”宋轻罗说。

    林半夏点点头。

    那边的监控录像发来的很快,林半夏和宋轻罗在电脑面前,看着监控里面的他们打了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到这里,一切都是正常的,直到出租车驶过一个路边时,突然撞到一个人。没错,是一个人,从监控里看,应该是一个普通的男人,突然从路边窜了出来,被出租车直接撞倒,不幸的被卷入了车底。

    接着出租车急刹,在地面上留下了两道漆黑的刹车线。

    这乍看只是一次普通不过的交通事故,可是被撞的人却不见了,司机下了车一头雾水的在四周转了转,也没有发现被撞的人。于是只好重新回到了车上,出租车再次启动。

    只是当出租车开过下一个路口时,一只纤细的手不知不觉的从车底伸了出来,按在了车牌之上。

    后面的事,林半夏都知道了,他有点想不通:“被撞了之后怎么突然就变成伴生者了?”

    宋轻罗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基地非常重视这件事,接下来的几天,又派了几个监视者过去,也并没有什么进展。宋轻罗和林半夏也回到了撞到人的地方,地上除了几条已经快要消失的刹车线之外,连一滴血迹都没有,搞的人总觉得自己是出现了幻觉。

    调查一时间进入了死胡同,无法继续下去,只能暂时搁置下来。

    之后的半个月里,宋轻罗因为这个意外变得非常忙碌,每天忙完回家,林半夏几乎都带着小花他们睡了。

    谁知今天例外,到家后看见林半夏没睡,满目沧桑的站在阳台上,嘴里少见的叼着根烟,一脸愁苦的表情。

    宋轻罗心中微微一惊,心想这是出了什么事,走到林半夏身后,轻轻的唤了声:“半夏?”

    林半夏说:“轻罗,你回来了。”

    宋轻罗说:“你这是怎么了?”

    林半夏道:“时间不多了。”

    宋轻罗:“?!”他想起了自己母亲曾经对林半夏说过这句话,立马紧张起来,“什么意思?”

    林半夏:“……明天,明天就……”

    宋轻罗:“嗯?”

    林半夏:“明天就要还房贷了。”

    宋轻罗;“……”

    林半夏:“我已经半个月没工作了,咱们是不是失业了啊?”这半个月啥活儿都没有,他都开始思考要不要重新投简历另外找份工作了。

    宋轻罗表情凝固了两秒:“……这就是你的时间不多了?”

    林半夏:“不然呢?”

    宋轻罗没吭声,掏出手机就开始操作,下一刻,林半夏的支付宝就发出了清脆的沙沙声——那是转账入账的美妙音乐。

    林半夏掏出手机一看数字,惊了:“这么多??等我发了工资还你吧……”

    “还我干嘛?”宋轻罗道,“让我继续买古董吗?”

    林半夏想想也对,不能再让宋轻罗受骗了,钱放他这里,宋轻罗随时都能拿回去,不过问题又来了,他实在是忍不住,问出了一个困扰他好久好久的问题,声音有点小,但宋轻罗肯定是能听清楚的,他道:“对了,你找你妈,买小猪佩奇的缸子干嘛呀?”

    宋轻罗:“……”

    林半夏:“这不差的还挺远吗?”

    宋轻罗面无表情的看了林半夏一眼,更加面无表情的移开了,平静道:“晚上你吃的什么呢?”

    林半夏:“……”你这话题转的也太生硬了吧。

    但宋轻罗都这个表现了,他也不敢继续追问下去,只好乖乖的道了句:“吃的粥,锅里还有,你要来点吗?”

    宋轻罗:“来点吧。”

    林半夏天真的以为,这事儿就算这么过去了。

    直到当天晚上,两人上了床,某人凑到他的耳边,低声又问:“晚上想吃点什么呢?”

    他来不及回答,便听到宋轻罗在他耳边带着恶意的低声笑着:“喝粥好吗?”

    林半夏:“!!!”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林半夏都不想听见粥这个字。

    流星雨事件,似乎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太大的影响,日子照常过,林半夏倒是觉得异端之物出现的频率奇迹般的变低。这一个月里,就没有遇到什么需要他们两个出任务的事,问过之后得知全是小问题,都被其他的监视者轻轻松松的解决。

    最热的季节渐渐过去,秋天终于来了。

    季乐水最近下班的早,自从小花和小窟被林半夏带来之后,他的生活重心就发生了转移,每天下班第一件事就是回家带孩子,毕竟林半夏和宋轻罗忙起来经常不着家,就只剩下他一个人负担起了照顾孩子的重任。

    今天也不例外,林半夏说他出去工作了,可能要晚点回来,季乐水便计划着去超市买点东西,给孩子们吃顿好的。

    于是到家之前,季乐水去超市买了一大堆食材,艰难的挤上了人满为患的公交车,一路上心里都在盘算着晚上做些什么。

    他想着想着,忽的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那声音就好像是什么东西在咀嚼着肉类,湿润黏腻,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因为之前的遭遇,季乐水对这些声音向来很敏感,他的身体微微僵了僵,目光不由自主的,朝着声音的源头看了过去。可是他什么也没看到。

    咀嚼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季乐水见周围的人都没反应,吞了吞口水,小声问了旁边一个年轻的男生:“小兄弟,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

    那男生奇怪的看了季乐水一眼:“什么声音?没有啊。”

    季乐水说:“真的没听到?”

    男生眼神更奇怪了,大概是觉得季乐水是个奇怪的人,没应声,扭过了头不再理会季乐水。

    也不知道是公交车里太热,还是季乐水自己太紧张,他浑身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