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2|丢手绢(四)(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艾辛生花了半个小时, 听完了沈清怡的故事。

    沈清怡说的断断续续,一副受惊过度的模样。但这个故事在她的嘴里, 到王轲死的时候, 就戛然而止。她说之后自己和萧为琦不小心分开,因为害怕, 才躲在草丛里。

    “哦, 原来是这样啊。”艾辛生感叹道, “还好你运气好, 活下来了。”他分析着, “可能是手帕有问题, 被那个手帕缠上的都要出事, 你多大了?”

    沈清怡怯生生的说:“我今年十八。”她咬了咬嘴唇, 显得楚楚可怜,“哥哥,原来外面已经过了半个月了呀。”

    “是啊, 已经过了半个月了。”艾辛生安说, “没事的,我会把你们带出去的。”虽然他也是新人,心里也没什么底, 但面对如此可爱的姑娘, 怎么忍心说出残忍的话,自然是要尽力安慰一番。他回想着刚才沈清怡的描述,在沈清怡的描述里,孟萌突然失踪, 王轲也突然暴死,根据那一团手帕的线索来看,似乎是和他们听到的歌曲有关系。只是沈清怡大概是因为过于害怕,很多细节都说的不清楚,比如孟萌到底是人是鬼,又比如她和萧为琦失散的时候,到底遇到了什么事儿?艾辛生本来又想继续问,沈清怡却道:“小哥哥,我想去旁边方便一下,你能帮我拿一下包吗?”

    艾辛生道:“可以啊。”

    沈清怡便把自己的背包递了出去,小声道:“我就在你后面的草丛,你、你千万别走远了啊。”

    艾辛生笑着说好。

    他背过身,等着沈清怡方便。姑娘上厕所嘛,都要慢一点,艾辛生也不着急,只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身后始终没有动静,艾辛生实在是忍不住了,叫了声:“沈清怡,你好了没啊?”

    一片寂静。

    “沈清怡?”艾辛生又叫了两声,依旧没有回应,他觉得有些不回家,立马回过头,竟是什么人也没看见,刚刚还蹲在地上的沈清怡居然不见了踪影。艾辛悚然的想起了什么,抖着手拉开了沈清怡的背包,只见她的背包里——放着一团血红色的东西,他伸手将它拿了出来,发现是一张浸透了血液的手帕,和沈清怡描述里被放在王轲口袋里的那张一模一样。

    艾辛生的脸色惨白,他叫着沈清怡的名字,然而偌大的游乐园里,只有他嘶哑的声音在回荡。

    萧为琦打开了那份属于自己的礼物,喷着香水的盒子里,是一份粉色的信,他展开了信纸,看见了沈清怡清秀的笔记。信里,沈清怡对着萧为琦表白了,字句间,全是女生特有的可爱味道。萧为琦看着看着,心里就难受起来,他将信封翻了一面,却发现信封的后面,印着几个鲜红的手指印,就好像是什么人用沾了血的手指,小心翼翼的把信封塞到了礼物盒子里。

    沈清怡受伤了??萧为琦有些想不明白,他站起来,四处叫着沈清怡的名字,却始终找不到她的身影,直到路过一间他不常去的鬼屋时,他听到了鬼屋里头传来了女生惊恐的惨叫。

    “沈清怡??沈清怡??是你吗?”犹豫中,萧为琦朝着鬼屋走去,却在走到半路时,看到一个高大的穿着红色长裙的女人背对着他,静静的立在鬼屋的门口。不得不说,这种时候,看见这样的人,萧为琦也被吓了一跳,他后退两步,差点没叫出声,那女人回了头,露出一张过分漂亮的脸,她看见了萧为琦,眼前一亮,道:“哟,小朋友,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你、你是谁?是人是鬼??”萧为琦被吓了一跳。

    “有我这么好看的鬼吗?”女人挑眉道。

    萧为琦说:“你……你是这里的人?还是和我们一样误入这里的?”

    “都不是啊。”女人走到了萧为琦的面前,长长的指甲,在他脑袋上点了一下,“你们这些小年轻,那么多精力发泄不出去,就不能谈几场恋爱吗?光给我们找麻烦——萧为琦对吧?我们是来这里专门找你们的,我知道王轲已经没了,剩下的人呢?”

    “剩下的人?”萧为琦说,“我、我也不知道啊……我和他们都走散了,你叫什么名字?”

    “沈君艳。”女人说,“叫我沈姐就行了。”

    两人正在说话,鬼屋里又传出了一声惨叫,把萧为琦吓了一跳,沈君艳倒是显得挺无所谓的,指腹摩擦了一下自己的指甲尖,说:“在这里等着,还是跟我进去?”

    萧为琦舔舔嘴唇,哑声道:“一起、一起进去吧。”

    “好。”沈君艳竖起手指,“但是请不要我在我后面乱叫——我最讨厌一惊一乍的人了。”本来不害怕的,惊恐的队友倒比那些队友吓人。

    萧为琦:“……”他很想好好的保证,可尖叫这种事儿,谁能控制的住啊,而且是在这种情况下。

    好在沈君艳没有刻意为难他,只是做了个给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转身就走。

    萧为琦露出苦笑之色,跟着沈君艳,以万分小心的姿态,进入了鬼屋之中。

    外头好歹有点月光,鬼屋里头,完全是黑漆漆的。在这种气氛,还往鬼屋里凑,要不是萧为琦担心在鬼屋里发出尖叫的人就是沈清怡,恐怕绝对不会生出这种想法,他和沈清怡做了两年同桌了,知道她最怕这些东西,但要是没有眼前这个叫沈君艳的女人带路,恐怕就算他咬着牙进来了,走路的腿也是软的。萧为琦偷偷的看了沈君艳一眼,发现沈君艳脸上没啥表情,好像周围恐怖的环境不存在一样,转着眼睛四处打量周遭,还时不时伸手掏一把放在墙壁附近的装饰品。

    这个嘉悦乐园,一共有三个鬼屋,这是规模最大的一个。萧为琦是这里的常客,非常清楚一个人就算不迷路,从起点到终点也要花十分钟左右,鬼屋里有很多岔路,第一次来的人,很容易迷路。

    好在萧为琦对这儿很熟悉,完全不担心迷路,沈君艳突然道:“你家就住在附近吧?”

    萧为琦说:“是啊,怎么了?”

    沈君艳道:“经常来这里玩?”她说着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个手电筒,随手甩到了萧为琦的面前,萧为琦接了过来,感激的对她道了谢。

    “是。”萧为琦道,“所有项目我都很熟悉。”

    “那你带路吧。”沈君艳道,“我就在你后头跟着。”

    萧为琦点点头,继续往前走。

    鬼屋的路很窄,为了吓游客,还会布置很多机关,萧为琦对此了如指掌,所以走的很顺利,只是当他路过某条狭窄的通道时,还是被脚下的机关抓了一下脚踝,他被吓了一跳,叮嘱沈君艳道:“小心点啊,这里有机关会抓人的脚的。”

    “啊?”沈君艳说,“机关?”

    萧为琦说:“对啊,这两边的墙壁是木制中空的,平日工作人员会在里面操纵机会,专门抓游客的脚……”他说到这里,自己也意识到了不对劲,整个游乐园都没有通电,自然也不可能有工作人员,所以刚才抓住他脚的,是什么东西……?

    萧为琦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他看了眼沈君艳,发现沈君艳背靠着墙壁,似乎在观察什么,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沈君艳便长腿一抬,朝着木制的墙壁狠狠踹下一脚,墙壁应声而碎,直接倒在了地上。

    萧为琦瞪着眼睛,惊到了,但最让他惊讶的,还是墙壁后面的东西。墙壁之后,放满了密密麻麻的布偶,萧为琦认识这布偶,这布偶是嘉悦乐园的吉祥物,乍看上去,像是个长了手脚的气球,但是他嫌弃这东西太丑,很少会买。

    沈君艳捡起了布偶,仔细的观察着,萧为琦也学她的样子,拿了一个在手里,他刚入手,便感觉布偶的重量有点不对,迟疑道:“这个布偶好沉啊。”

    沈君艳闻言,伸手就把布偶撕开了,露出了猩红色的内芯,本来白色的棉花里,居然被血液浸透,萧为琦看着手里的布偶,觉得后背发凉,他正准备把木偶重新扔回地上,却感觉手里的布偶有点不对劲,他仔细的看了看,突然发现了异样的地方,布偶的眼睛……似乎和往常不太一样。

    怀着疑惑的心情,萧为琦伸手轻轻的戳了一下它眼睛的位置,随后猛地把布偶扔到了地上,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颤声道:“眼睛……它的眼睛……是人的眼球……”

    “什么?”沈君艳闻言将布偶从萧为琦的手里拿了过来,她似乎没觉得有多害怕,竟是伸手将那眼珠子直接扣了下来,拿在手里捏了捏,道:“还真是人眼珠子。”

    萧为琦站在旁边都看傻了,颤颤巍巍道:“你、你认真的吗?”

    沈君艳微笑:“当然是认真的啦。”她正打算继续仔细的研究手里的布偶,刚才将他们引入鬼屋的惨叫声再次从黑暗深处传来,这一次,叫声的主人似乎离他们很近,萧为琦听清楚这声音,也在心里暗暗的松了口气,他终于能确定,这声音不是沈清怡的了……

    “好像就在那边。”萧为琦吞了口口水,“要过去吗?”

    “你都进来了,还不打算过去?”沈君艳似笑非笑,“那么害怕还敢跟着我过来?”

    萧为琦就没见过沈君艳这么胆大的姑娘,不,准确的说他甚至没见过这么胆大的人——他自认为自己胆子不算小了,可和沈君艳比起来,简直就是胆小如鼠,他说:“那、那就过去看看吧。”

    沈君艳转身就走,走的时候手里还拿着那个形容可怖的玩偶,萧为琦心里越来越不安。叫声传来的方向,不是出口的位置,而是旁边的岔道,萧为琦对这条岔道记的很清楚,因为这大概是整个鬼屋里,最吓人的部分。拐过前面的弯,他们就会进入一个狭窄的通道,只能一人行走,连转身都很困难,通道的尽头是一个密闭的房间,里面的天花板上密密麻麻的挂着塑胶做成的各种死状凄惨的人形尸体,有的尸体在游客走到面前的时候,甚至还会从上面掉下来,直接砸到游客的身上。

    就在萧为琦回忆的时候,沈君艳已经毫不犹豫的钻进了通道里,萧为琦举着自己的手电筒,小声的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告诉了沈君艳,让她小心一点。

    “嗯,我知道。”沈君艳说。

    狭窄的通道让人走的有些不舒服,但好在直到通过,也没出现什么意外,他们进入了那个挂满了塑料尸体的空旷房间,萧为琦把手电筒的灯光往上抬了抬,看到了那些密密麻麻的挂在天花板上的塑料尸体,作为鬼屋的常客,萧为琦已经对这些尸体很熟悉了,可这会儿他却有些后背发凉,因为他不由的会想,里面会不会挂着真人的尸体……

    沈君艳浑然不觉得周遭恐怖的气氛,沉默的在屋子里想要找到发出尖叫的源头,萧为琦没有她那么大的胆子,想往后退两步,打算站到墙壁边上给自己多点安全感,只是他刚一后退,便感到脚上踩到了什么东西,他一低下头,竟是看到自己的旁边蹲了一个人。

    “操——”差点没叫出声,萧为琦冷汗流了一背,他道,“你谁啊?怎么在这里?”

    那人抬起头,竟是之前坚持要和大部队分开的情侣中的女生,她满脸泪痕,看见萧为琦后露出惊喜之色:“萧为琦?原来是你呀——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你怎么跑到鬼屋里来了。”萧为琦道,“蒋柔柔,你男朋友呢?没跟着你一起吗?”

    “没有,没有,我们进来之后就走散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