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1|丢手绢(三)(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人群里有个男生忍不住抗议了几句:“就算我们怕死, 你也能不能别故意吓我们?!”

    “秦文博,别说了。”记录者里唯一的女生扯了扯他的衣袖。

    秦文博还是很不高兴, 勉强忍下来了, 林半夏看他模样应该才二十多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 倒成了这四个记录者里面, 唯一一个没有露出怯色的, 只可惜似乎脾气不好, 表情就没有舒展过。

    沈君艳似乎对他倒是不讨厌, 被他吼了也在弯着眼睛笑, 她说:“小朋友别生气嘛, 这哪里是故意吓你们, 只是做个提醒罢了。”

    秦文博沉着脸色没吭声,看表情,满脸写着不服。

    说话之间, 几人已经到了过山车出事的位置, 林半夏抬起头,看到了一条置于头顶之上的过山车轨道,他之前进过游乐园里, 自然记得这条轨道断了一截, 但现在,它又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这种场景的变化,明明白白的在告诉众人,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 的的确确不是刚才的嘉悦游乐园了。

    不知不觉间,周围泛起了一层浓郁的雾气,雾气之中,一道尖啸的声由远及近,林半夏抬头,看到了远处一辆过山车朝着他们的方向冲了过来,不过刹那间,速度极快的过山车便已经到了几人的正上方。

    所有人闻声抬头,看向头顶上突然而至的过山车,在它呼啸而过的刹那,站在人群中央的艾辛生突然感到,脸颊上落下了一层如同雾气般的水渍,他起初以为是周遭的雾气,谁知有一些零碎的东西从急速飞驰的过山车上散乱的抛下。

    这些东西落在地面上,发出黏腻的让人不愉快的声音,艾辛生茫然的低了头,竟是在那些乱七八糟的零碎之物里,看到了一些红色的碎肉……他用手抹了一下脸颊,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上面血红一片,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气。

    见到这情形,艾辛生脑袋有些眩晕,他脚下一软,狼狈的跌坐在了地上,手正巧触碰到了那些零碎的东西,这一次,他无比的确定,这些东西的的确确是一些柔软的肉块,从过山车上,像垃圾一样抛洒了一下。

    “卧槽!!”刚刚软倒在地的艾辛生又好像兔子一样蹦了起来,用力的把手上的东西甩掉,慌乱的发问“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啊?”他环顾四周,发现几个记录者脸色全都不好看,可那三个监视者,个个面色平静,甚至还有一个人,蹲在地上,仔细的研究了起来。这个人,就是林半夏。

    林半夏的确是蹲了下来,他不是因为想看这些零碎的肉块,而是注意到了肉块里,夹杂了一个白色的东西,这东西落在了地上,他找了一会儿,才在角落里找到,直起腰还没来得及高兴,便注意到周围的人用异样的眼光盯着他。林半夏反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些人为什么会这样看着自己,连忙解释:“我不是变态,我只是好像看到有什么白色的东西从上面扔下来了。”

    “什么?”艾辛生颤颤巍巍的问。

    “是个学生证。”林半夏翻到正面,把上面的名字念了出来,“王轲……”

    “是走丢的学生之一!”艾辛生立马想起来,可惜脸上的笑还没来得及挂上,就立马消失了,因为他意识到,在这种地方,以这样的方式发现这张学生证,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看来是没了。”沈君艳在旁说了一句。

    “嘘。”宋轻罗忽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林半夏这才想起来,似乎进了游乐园之后,宋轻罗就没怎么说过话,此时他没有要加入几人讨论的意思,而是微微蹙眉,目光一直停留在他们旁边。

    林半夏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一个架在电线杆上的喇叭,此时喇叭里,正在发出滋滋的电流声,在一片死寂的乐园里,显得如此突兀。

    众人息声,电流声便更加明显,接着电流声越来越强,一首调子怪异的歌曲,从广播里放了出来。

    “丢~丢~丢手绢~轻轻的丢在小朋友的后面,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快点快点抓住他~”歌声起初是小时候听过的儿歌曲调,渐渐的曲调开始扭曲变化,掺杂着浓重的电流声,让人越听越毛骨悚然,到了后来,曲调已经完全变了形,林半夏根本听不懂到底在唱些什么。

    艾辛生听着这调子诡异的歌曲有点崩溃:“为什么会唱丢手绢?这什么意思?”

    林半夏有点惊讶:“你听的懂?”

    “当然啊。”艾辛生抖如筛糠,旁边几个记录者脸色均是脸色惨白如纸,但监视者们似乎都有些疑惑,“你们都听不见吗?广播里唱的就是丢手绢啊——”

    他说完这话,感觉已经有点喘不过气了。

    林半夏正欲安慰他几句,又一辆过山车从他们的头顶上驶过,与此同时,广播里那个稚嫩的童音带着愉悦的语调,说出那一句:“游戏开始了。”

    话语落下的那一刻,周遭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浓郁的雾气充斥了整个嘉悦乐园,人群里,突然有人发出凄厉的惨叫——“我们里面有鬼,快跑啊!!”随后便奔入了浓雾之中,本来神经已经绷到了极限的记录者们,在听到这一声凄厉的叫喊后,竟是如同惊弓之鸟一般,朝着四周慌乱的跑去。艾辛生知道这样肯定是不行的,伸手正欲阻拦,却发现不过片刻的功夫,周围的人就全都不见了,只剩下了他独自一人站在原地,就连宋轻罗和沈君艳,也不见了踪影。他立马反应过来,事情有些不对,但此时周围已经空无一人。

    艾辛生直接傻在了原地,完全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这么发展,他们几个什么也不懂的记录者也就罢了,为什么宋轻罗和沈君艳两个资深监视者也不见了,艾辛生鼓起勇气往前走了几步,依旧什么人都没有看见,不由的露出绝望的苦笑。

    这游乐园本来就大,还是晚上,想要在里面找人,简直难如登天。

    从根据目前的线索看来,所有死去的人似乎都会被放到过山车上、艾辛生思来想去,决定按照以往的经验,在附近先找找看,最好能找到认识的队友,他可不想在这么诡异的地方一个人独处。然而他往前走了几步,便听到草丛里发出了女生低低的啜泣,艾辛生有些疑惑,走到草丛附近一看,竟是看到一个姑娘蜷缩在草丛深处,她低着头,神经质的咬着手指。来之前,艾辛生自然有好好的看学生们的资料,虽然照片和人有一些差距,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是七个失踪的学生之一,名叫沈清怡的女生。

    “沈清怡,是你吗?”艾辛生有点迟疑,试探性的叫出了她的名字。

    可谁知沈清怡听到他的叫声,便如同受惊的兔子一样,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眼神惊恐无比,但即便如此,她也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没有叫出声。

    “你没事吧?”艾辛生忙道,“我是学校派来找你的——”

    沈清怡用惊惶的眼神看了艾辛生一眼,那眼神里充满了怀疑,显然不太相信艾辛生的话,她说:“你、你真的是学校派来的?”

    “是啊。”艾辛生无奈道,“我要是坏人,又有什么理由要骗你?况且在这种地方,我骗你能有什么好处吗?!”

    也是这么个道理,周围一个人都没有,眼前这人若是真的坏人,那要对她做什么直接动手就行,哪里还需要费尽心思的解释。

    想通了这茬,沈清怡总算是停下了颤抖,脸色还是不好看,她说:“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到了这里,没人能出的去的。”

    艾辛生道:“到底怎么了?”

    沈清怡环顾四周,紧张道:“两人在这里太显眼了,我们还是躲到其他安全的地方,我再和你慢慢说吧。”

    艾辛生道:“好。”

    沈清怡要说的,自然就是他们七个学生误入游乐园之后的故事,当那一声“捉迷藏开始了”响起,几人周围的雾气突然变浓,本来打算一直聚在一起的七人,因为发现突然多了一个人而产生了激烈分歧。

    王轲因为这个差点和一个男生打起来,那个男生责怪王轲,说若不是王轲要来这里冒险,他们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王轲不服,两人火气越来越大,眼看着马上要动手,孟萌却伸手拦住了他们。

    “不要在这时候内讧。”孟萌劝道,“这时候还吵架,你们到底想不想出去了?”

    “闭嘴孟萌。”那个男生没给孟萌面子,“我才不要和你们在一起,柔柔,走,我们两个一起——谁知道他们是人是鬼。”

    被叫做柔柔的女生和这个男生是情侣,两人很信任对方,干脆决定和大部分拆伙,避开队伍里不是人的东西。而其他人因为这事儿,心中也有了隔阂,有两个男生关系特别好,也决定结伴而行,结果七人拆成了三对,最后只剩下了王轲萧为琦孟萌和沈清怡四个人在一起。

    “我们该怎么办呀。”沈清怡身娇体弱,这会儿已经憋着哭腔在说话了,她说,“我好害怕呀。”

    “别怕,没什么好怕的。”萧为琦说,“你们我都认识,肯定不是鬼,我们几个待在一起,等到天亮就好了。”

    他安慰的勉强,众人都不敢泼冷水,然而在心底深处,都问出了一个问题……天真的会亮吗?

    “我们找个地方坐着等吧。”孟萌说,“刚才走了那么远,腿有点酸了。”

    “我知道旁边有个旋转木马。”王轲道,“我们去那里等吧。”

    “好啊好啊。”沈清怡表示赞同。这个乐园她也来过,但有些怕高,不敢坐大部分的刺激项目,最喜欢的就是这里的旋转木马,想着去那里,至少比待在过山车旁边安全。

    四人朝着旋转木马去了,一路上,大家都很安静。沈清怡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机,拨打了所有能打的电话,奇迹并没有发生,她的手机拨不出任何一个号码。

    不远处,就是静静停着的旋转木马了,和白日热闹的乐园相比,此时的它们静静的立在圆盘上,显出几分僵硬和阴森,没有音乐的旋转木马,乍看上去不像是儿童的玩具,倒像是恐怖片里出现的道具。

    萧为琦胆子最大,第一个走进去,接着就是王轲孟萌和沈清怡,沈清怡的确也是有点累了,她随便找了个木马,爬到了上面,沮丧的趴在上面:“我们就这么等着吗?刚才那个广播里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啊。”

    “会不会是恶作剧?”萧为琦道,“什么丢手绢,我都听不懂。”

    “是啊。”沈清怡道,“孟萌,你怎么想的?”

    “我吗?”孟萌背对着他们,也坐在旋转木马上头,她今天穿的是长裙,所以不太适合岔开坐,便双腿并着,朝外面坐着,她一边说,一边轻轻的摇着腿,“我感觉,广播说的都是提示,或许会对我们有帮助。”

    “唉,什么提示呢?你能说一下吗?”萧为琦问。

    “我也说不好啊。”孟萌道,“听起来,倒像是游戏的规则,一般这种恐怖故事,活下来的条件不都藏在提示里嘛。”

    “丢手绢能有什么游戏规则。”王轲嘟囔,“不就是小时候玩过的幼稚游戏吗?”他抬起手,看了眼时间,“现在才九点多……什么时候才能天亮啊。”

    一提到这里,众人都沮丧起来,沈清怡为了分散注意力,索性打开消消乐玩了起来,正玩的起劲,坐在前面的孟萌突然尖叫了一声,把她吓的差点没把手机摔到地上。

    “孟萌,你在叫什么呢??”沈清怡捂着胸口惊恐道。

    “没、没事,我好像看错了什么。”孟萌说。

    “看错了?”沈清怡狐疑道,“你看错了什么?”

    孟萌不吭声了,她微微弯着腰,似乎是觉得哪里不太舒服,沈清怡有点奇怪,正打算详细询问,就看到孟萌从她坐着的旋转木马上跳了下来。

    “王轲。”孟萌径直的走到王轲的身边,娇嗔似得在他的身上拍了一下,道,“王轲,你到底怎么想起来把我们往里领的。”

    “还不是萧为琦。”王轲不高兴的说,“是他提议要来玩的,我才去找我叔叔要了钥匙。”

    “那也不能怪我啊,我怎么知道你真的能找到钥匙。”萧为琦不肯背这个锅,出言还击。

    眼看两人又要吵起来,孟萌忽的道:“别吵了别吵了,我要去那边上个厕所,你们有人想去吗?”

    “我怕。”沈清怡弱弱的说。

    旋转木马旁边就是公共厕所,平时还好,这种气氛下,谁都不敢进去。

    “不然你就在旁边解决吧?”王轲讪讪道,“鬼片里出事都是在厕所里的,孟萌,我们转过去不看你就行了。”

    “我才不要。”孟萌哼了一声,有点不乐意,“你们不陪我算了,我自己去,就在外面等着啊,可别走远了。”

    “我陪你过去吧。”最后还是萧为琦看不下去了,“我就在外头等着你,你有事就叫。”

    “好。”孟萌同意了。

    她和萧为琦去了旁边的厕所。

    沈清怡和王轲坐在原地没敢动,看着孟萌独自一人进了黑漆漆的厕所里,萧为琦则站在外头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沈清怡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的时候,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