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0|丢手绢(二)(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王轲身上的冷汗冒的, 他道:“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萧为琦说,“肯定是要找回去的路啊, 难不成在这里等死吗?”

    “我们往回走?”王轲道, “可是刚才不就这么做了,结果还是不能回去……”

    “往左边走吧。”孟萌提议, “这过山车, 看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也是, 这里刚死过人, 他们还是离这里远一点的好。

    萧为琦说:“我知道过去一点有个旋转木马, 不如我们就在那里等着天亮吧?”

    这个方法的确比较靠谱, 而且旋转木马比这个出过事故的过山车好多了。一行人朝着前面走去, 想要到萧为琦说的地方, 然而几人往前走了一段路,却发现周围浮起了一层浓浓的雾气,视野变得模糊起来。孟萌走在人群里, 突然顿住了脚步, 颤声道:“方向好像不对呀,那过山车的轨道,怎么跑到我们头顶上了。”

    众人愕然的抬头, 竟是真的发现自己头顶上出现了一截过山车的轨道, 这本来是供游人拍照的地点,再往前走几步,就能到过山车排队的地方。他们显然再次迷路,离过山车更近了些。

    “呜呜呜呜……”人群里, 年纪最小的蒋柔柔已经受不了这样诡异的气氛,哭了起来,她的男友范子荣在旁边小声的安慰着,说不会有事,他们最多只是遇到鬼打墙了。谁知道蒋柔柔听到这话,哭的更伤心了。

    “别哭了,你们听,广播里有声音。”王轲突然叫道。

    “什么,王轲,你别吓人了。”孟萌拍着胸口。

    “我没吓人啊,我真的听到了……”王轲瞪着眼睛抬头,“声音好像是那边……”他刚说到这里,便听到一声呼啸的风声,接着,一个巨大的阴影伴随着人类的惨叫声,从他们的头顶上一掠而过。

    “嗖”的一声,阴影顺着轨道,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大家都认出来,那东西就是过山车。

    “过山车,怎么会开着的??”有人疯了,几乎尖叫着喊道,“不是说已经停了吗?这是什么,为什么上面还有人在叫——”

    没人能回答他的问题,这几个刚成年的孩子,站在原地呆愣的模样,好像变成了僵硬的石雕。

    萧为琦喉头上下吞咽了一下,声音有些沙哑,他说:“往好里想,万一乐园里有工作人员呢?”

    王轲瞥了他一眼,没吭声,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现在怎么可能有什么工作人员,这个空空荡荡的乐园里就只有他们七个人,剩下的,是不知名的东西。

    “你们听,广播怎么响起来了?”孟萌的神经已经经受不起任何惊吓了,然而显然,他们并没有被放过,就在离他们不远处,一个乐园里的喇叭突然发出了刺耳的声音。这个喇叭平日里,放的都是一些欢快的乐曲,可此时,声音却变得十分的扭曲,仔细听去,好像有人在用童音唱着一首调子古怪的歌。王轲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也没听明白歌词,倒是孟萌听出了什么,她瞪着眼睛,脸上的最后一丝血色也没了。

    “怎么了?”王轲问。

    “你们没听出来吗?”孟萌说,“她唱的丢手绢啊。”

    “啊?”王轲一愣。

    “丢,丢,丢手绢……丢到小朋友的后面,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孟萌低声的唱着幼时经常唱的儿歌,脸上倏地扯出一个怪异的像哭又像是在笑的神情,“我们进来的时候,是几个人呀?”

    “七个,七个。”萧为琦哑声道。

    “那你数数,我们现在有几个人?”孟萌说。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众人站在一起,被萧为琦一一点到,只是当萧为琦的嘴里吐出八这个数字的时候,所有人都崩溃了。

    “怎么会有八个。”萧为琦茫然道。

    “是啊,怎么会有八个人。”孟萌说,“可每一个我都认识,每一个我都记得,怎么平白无故的,就多出一个来呢。”

    没人回答,众人惊恐的眼神里,多了些怀疑。

    “哈哈。”王轲笑了,笑里有些绝望的味道,他说,“这一定是个恶作剧,一定是有人在和我们开玩笑……”

    又一辆呼啸着的过山车从他们的头顶上冲过,广播里,童音发出咯咯的刺耳小声,接着,便道了一声萧为琦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句话:“游戏开始了。”

    ================

    林半夏非常平静的上了半个月的班,这期间工作量不算大,只出了两三次事故现场,其余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单位里插科打诨。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他算是彻底的习惯了小窟的存在,小窟完全没有一个骨头架子应有的恐怖,反而像个乖巧的小宠物,也不闹腾,很是贴心,甚至还会在你工作劳累之余,为你捏捏肩膀敲敲腿。

    林半夏去隔壁找季乐水,就看见这货坐在沙发上压榨小窟,因为住在隔壁,季乐水索性给宋轻罗家里也搞了台电视机,安装过程没什么波折,唯一的问题就是安装工人上门的时候,反复确认季乐水的确还活着之后,才擦着冷汗进了门。

    电视里播着小猪佩奇,最近小窟沉迷的不能自拔,只要有电视看,它能乖乖的在家里沙发上坐一个下午,都不带换动作的。

    “吃火锅不?”林半夏问季乐水。

    “吃啊吃啊,大佬做吗?”季乐水道,“能不能在大佬家吃啊?我不敢过去啊。”他虽然已经不怕了,还是对之前发生的事心有余悸,怂怂的申请举手说想在这边吃。

    “行啊。”林半夏倒是无所谓,在哪儿吃都一样。

    于是晚上三人愉快的打起了火锅,里面的材料都是林半夏从超市买来的,自从跟了宋轻罗,他的生活水平就直线上升,不但买了大瓶的肥宅快乐水,甚至买了新鲜的海鲜,季乐水对此强烈怀疑林半夏是不是中了彩票没告诉他。

    锅底是宋轻罗自己熬的,用的大骨头汤,熬汤的时候小窟被林半夏抱着在旁边围观,它瞅了眼锅里头煮沸的大骨头,又瞅了瞅自己的细细的手骨,默默的扭过头,不敢看了。

    林半夏看了好笑,说:“没事儿,你还小呢,等大了再炖汤。”

    小窟哼哼两声,也不知道啥意思,大概是在抱怨林半夏故意吓他。

    锅底味道很好,菜也足够新鲜,林半夏烫了片新鲜的嫩牛肉刚塞进嘴里,就听到有人咚咚的敲门,季乐水去开了门,发现是李稣站在外头。

    “在吃饭呢?”李稣笑眯眯的摸了进来,鼻子嗅了嗅,“宋轻罗做的?”

    宋轻罗道:“有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李稣进到屋子里,瞧见了沙发上看小猪佩奇的小窟,眼里流露出些惊讶,但他掩饰的很快,立马又恢复成了笑眯眯的神情,“过来看看半夏。”

    林半夏道:“吃晚饭了?要不要给你加个碗?”

    “好啊,好啊。”李稣毫不介意的坐下拿起了筷子。

    “来干嘛?”宋轻罗掀了掀眼皮,冷淡的问。李稣知道宋轻罗就是这样的性格,也不介意,笑嘻嘻的吃了几块肉,才露出满足之色,从怀里掏出了一份报纸,放到了桌子上。

    林半夏拿过来一看,发现是今天的早间晨报,扫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样:“怎么了?”

    宋轻罗说:“看后头。”

    林半夏翻到后面,看到了报纸最末尾的版面上印着几个寻人启事,他粗略的看了看,发现寻人启事找的都是十几岁的孩子,一共有七个人,都是同一个学校,同一天走丢的。

    “孩子走丢了?”林半夏说,“没查监控?”

    “肯定查了啊。”李稣想夹个鱼丸,筷子怎么都使不上劲儿,于是脑袋越伸越长,最后被宋轻罗一巴掌直接拍了回去,他也不在乎,继续和鱼丸奋斗,“他们失踪的地方,在监控的死角,只能知道去的大概方向,具体去了哪儿,查不到。”终于把鱼丸捞了起来,李稣放进嘴里,露出满意之色。

    林半夏见状忙道:“等等——”

    李稣含糊一句:“等什么?”他猛地用力咬开了丸子,才发现丸子里面居然是滚烫的芝士,当即眼睛就红了,正打算低头吐出来,旁边的宋轻罗冷冷的来了句:“你敢吐出来,我把碗塞你嘴里。”

    李稣:“……”

    于是李稣含泪咽下,颤声道:“最后根据一些线索猜测,他们可能是进了附近的嘉悦乐园。”

    宋轻罗冷哼一声,喝了一口肥宅快乐水,颇有种喝的是八十度白酒的气势。

    “嘉悦乐园??”林半夏立马想起来了,“你是说,就是上个月过山车出事的那个游乐园??”

    “哎,你知道啊。”李稣道,“没错,就是那个乐园。”他用舌头在嘴里顶了几下被烫伤的部位,继续夹菜,“这几个小孩,可能是跑到里面去了。”

    “乐园有问题?”林半夏问道,“是这个意思?”

    “大概率吧。”李稣说,“所以任务下来了,让你和宋轻罗过去看看,最好是晚上去——那几个孩子是晚上丢的。”在宋轻罗的死亡凝视下,他终于放下了自己的筷子,“那边会再派给你们几个灵感比较强的新手记录者。”

    “不要。”宋轻罗突然开口。

    “哎,为什么不要。”李稣说,“你们两个跟个木头似得,异端之物就在你们面前你们都发现不了——”

    “不要新手。”宋轻罗显然不太喜欢带新人。

    “这是上面决定的,我也管不了。”李稣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有时候这也是没办法的,况且就算你这里不要他们,他们也会去别的地方,说不定更危险呢,你至少还能看一下他们。”

    宋轻罗没说话,再次举起肥宅快乐水,一饮而尽。林半夏默默的在旁边又给他添了一杯,心想大佬喝个肥宅水都像在喝三碗不过岗。

    李稣没有再劝,只是让宋轻罗好好想想,林半夏在旁边听的迷迷糊糊的,没明白两人因为什么发生争执。季乐水就更迷糊了,怀疑的看了看李稣,心想这些奇奇怪怪的名词不会是某种传销组织的代号吧……

    李稣吃完了饭,起身走了,走之前去摸了摸小骨头架子圆溜溜的脑壳,说宝贝,长时间盯着电视看会近视哦。

    小窟哼唧了一声,也不知道是说我没有眼睛哪来的近视,还是乖乖的应了一声好。

    李稣走后,季乐水负责把碗洗了,趁着他洗碗,林半夏问了宋轻罗一些关于记录者的事。

    “灵感越高,精神就越容易受到污染,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宋轻罗解释的很平淡,“就好像一个病毒源头,不同的人触碰,免疫力差的人会更容易染上,但也更容易找到病毒的源头。新手记录者,就好像没有免疫力新生儿,非常容易被感染。”

    林半夏明白了:“这样不会很危险吗?”

    “所以我不喜欢。”宋轻罗道,“还是看情况吧,在数据明晰的情况下,一般是不会派这样的记录者的,可如果情况不明晰,就不好说了。”

    林半夏点点头,算是明白了。

    季乐水洗完碗,支了个脑袋过来:“你们两个打什么暗号呢?林半夏,你不会是被大佬带入了什么奇怪的传销组织吧?”

    林半夏说:“别乱想,我是在维护世界和平。”

    季乐水:“维护世界和平还有工资?”

    林半夏道:“超级英雄也是要吃火锅的。”

    季乐水想想也是,伸了手出来:“那能带我一个吗?我也想拿着工资拯救世界。”

    林半夏说:“不行,尖叫鸡当不了超级英雄。”

    季乐水闻言就想反驳,说尖叫鸡怎么了,尖叫鸡也有尖叫鸡的尊严,林半夏怎么可以种族歧视,鸡/鸡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嫌弃鸡/鸡。

    林半夏:“我怀疑你在开车但是没有证据。”

    季乐水:“嘻嘻嘻。”

    这事儿挺急的,从发现几个学生失踪,到意识到他们的失踪和异端之物有些联系已经过了好几天了,期间里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这几个学生都是凶多吉少。然而即便如此,他们也要尝试寻找,至少,不能让更多的人受到伤害。

    宋轻罗准备了一天,第二天夜里和林半夏开车出发了,经过一个小时的路程,两人到达了西郊的嘉悦乐园外面。

    此时乐园已经停业了接近一个月,外面还拉上了封锁线,甚至有值班的人在走动,防止有人靠近。

    宋轻罗停车后,向工作人员出示了证明,才和林半夏一起进入了游乐园的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