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9|丢手绢(一)(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十几天紧张的旅行后, 能放松的坐进家里的沙发,实在是一件让人觉得幸福的事。林半夏简单的冲了澡, 便进了卧室休息,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晚上季乐水下班。

    季乐水还是不敢进林半夏的屋子,于是在门口敲了会儿门, 把林半夏叫了起来。

    “起来了, 林半夏, 林半夏, 还活着没啊?”季乐水在门外叫着。

    林半夏从床上爬起来, 揉了揉自己凌乱的头发, 溜达到了门口, 看见了外头的季乐水。

    “怎么回来的这么早?”林半夏道。

    “提前下班嘛。”季乐水笑着说, “对了,大佬呢?”

    “好像是在隔壁吧。”林半夏说,“过去看看?”

    两人去了隔壁, 果然在客厅里看到了宋轻罗和坐在他旁边的小窟。这一大一小的坐在沙发上, 如此看起,十分和谐。

    “小窟小窟。”季乐水一瞧见小窟,立马灿烂的笑了起来, 冲到小窟旁边, 把小窟抱入怀里,“我下班回来了,有没有想我啊。”

    小窟用它光滑的脑门儿蹭了蹭季乐水的手,季乐水立马傻乐起来。林半夏见他和小窟相处的这般和谐, 也算是彻底放下了心里的担忧。

    晚上,他们三人照例去附近的小区门口一起吃了顿饭,季乐水好奇的问起了林半夏在俄罗斯旅游的经历。

    林半夏挑着能说的给他说了,季乐水听的很是羡慕。

    “对了,半夏,你去旅游的这段时间……”季乐水迟疑道,“你家里人好像在找你。”

    “嗯?”林半夏夹菜的动作停住了。

    “他们给你以前的同学打了个电话,那人正好认识我,便来问我了。”季乐水说,“你……要不要回个电话问问啊?”

    “不用。”林半夏摇摇头。

    “好吧。”季乐水也没有强求。

    林半夏中途去上了厕所,季乐水低头开开心心的在辣子鸡里找鸡肉呢,便听到对面的宋轻罗轻声问了句:“你认识他的家人吗?”

    “不认识。”季乐水说,“我虽然高中和半夏是同一所学校的,但大学才开始熟起来,不过我们那里地方小,我倒是听过一些关于半夏家里的传言……”

    “方便说吗?”宋轻罗问的很委婉。

    “这个……应该没什么不方便的。”季乐水挠挠头,把自己知道的事给宋轻罗说了,其实这些事情一个班里的同学都知道,算不得什么秘密,“就是半夏自幼父母都没了,是跟着别的亲戚长大的,后来亲戚家里也出了事,闹的很不愉快,再后来他就没怎么和家里人联系了,大学学费都是自己打工赚的,那时候他过的很拮据,但也没有向家里要过一分钱,我觉得可能他和亲戚的关系不太好。”

    “他有个妹妹?”宋轻罗问。

    “是啊,他有个特别疼爱的妹妹。”季乐水终于在无数的红色辣椒里翻到了一块鸡肉,心满意足的塞进嘴里,“不过有件事有点奇怪。”

    “什么?”宋轻罗问。

    “就是他好像也没怎么和他妹妹联系,至少在我们面前从来没有过……似乎是妹妹被家里管的特别严,不准她和半夏联系。”季乐水道,“这事半夏也提过一两句,说他妹妹在家里过的不好,他买这房子的时候,就是想着到时候等妹妹大了,把她接过来,怎么了,大佬你问这个,是有什么事儿吗?”

    “回来的时候他好像接到了一个他家里来的电话,我就想了解一下。”宋轻罗如此回答。

    “这倒是稀奇。”季乐水道,“不过大佬,可以的话,你最好别要在半夏面前提家人妹妹什么的,他虽然迟钝,其实心里肯定也是伤心的。”

    “好,我知道了。”宋轻罗点点头。

    林半夏正巧上完厕所回来,问他们两个聊了什么,季乐水随便找了个借口糊弄过去了,后面宋轻罗都没怎么说话。林半夏以为他是累了,没多想什么,三人吃饱饭,便回去了。

    林半夏上床睡觉,想着明天还得去上班,他的这个霸王假请的不太合时宜,老板很不高兴。不过也没什么关系,这次的报酬已经打到了他的银行上,十几万美元换算成人民币,足足有八十几万,林半夏对此十分满意。

    第二天,林半夏去上了班。

    到了单位,林半夏立马被领导叫进了办公室,询问他到底还想不想干了,当然领导语气还是很委婉的,毕竟这年头像林半夏这样干这种工作一做就是大半年勤勤恳恳不嫌累不嫌苦还不需要心理辅导的人真的不多,大部分人来到这里,最多干个一年半年,就受不了要换工作,再高的工资都留不下来。

    “我其实也不是不想做。”林半夏从来都是很坦诚的人,面对老板的质问,说的很直白,“只是最近找到了一份特别赚钱的兼职,有时候得请个假。”

    “你到底是想做还是不想做?”老板想了想,道,“你兼职很忙?”

    “也不算很忙。”林半夏解释。

    “你看这样行不行。”老板思量之后,给了解决方案,“以后你的工资就按照天数来算,有多少天,就给你多少工资,不过这样就不能给你配搭档了,你工作量得大一点。”

    林半夏一听就立马表示同意,他本来都没打算保下这份工作,没想到老板居然还想留下他。

    和老板谈完后决定过几天和单位重新签另一份劳工合同,林半夏高高兴兴的上班去了。

    他到了办公室,听见同事们好像在议论什么,凑过去一问,才知道这段时间到处都不太平,所以他们的工作量也特别的大。就在林半夏回国的前几天,西郊那边的一个叫嘉悦乐园的游乐场出了一起非常严重的事故。

    一辆正在运行中的过山车突然脱轨,从三十多米的地方落下,坐在过山车上的七人无一生还。

    “还好你不在啊,因为这事儿我们忙了两三天。”同事和林半夏念叨着,感叹着他的好运气,“那辆车损毁的特别严重,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人几乎都看不出原样了——一地碎的七七八八的东西,我现在想起来都吃不下饭。”

    林半夏也有点惊讶,他道:“过山车怎么会掉下来?游乐园没有进行检修吗?”

    “不知道啊。”同事说,“事故还在调查……但是听说好像是设备老化导致的,哎,平时我就不敢坐这些东西,这下更好了,我怕是这辈子都没兴趣了。”

    林半夏也觉得有点不舒服,不是害怕,而是想到了去游乐园的大多都是一家人,事故发生之前,大家肯定是高高兴兴的坐上去的,没想到突然出了这样的事,也不知道多少个家庭要受到影响。他想起了什么,心情有些低落。

    今天是他回来上班的第一天,没什么事做,林半夏晚上值夜班的时候,看到了同事口中的过山车事故,他点进新闻页面,看到了一排刺目的大字:过山车脱轨而出,游客七人无一生还!

    上面还配着过山车跌落之后的照片,林半夏看了几眼,才想起来这游乐园自己大学的时候好像去过,是班级活动,但因为门票太贵了,他没舍得进去,就在门口看了一会儿,还听到里头传来了尖叫和笑声。

    现在游乐园肯定已经关门了,林半夏遗憾的想,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去玩玩。

    早晨六点,林半夏准时下班,随便去路边吃了点什么,便他晃晃悠悠的回了家简单的洗漱一下,换了身衣服就开始补觉。

    睡意朦胧之间,林半夏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嘎吱嘎吱的,如果一定要说,就好像是有什么人在嚼玻璃泡似得。他睡的迷迷糊糊,茫然的睁开眼,道:“谁在那儿?”

    声音是从衣柜里发出来的。

    林半夏一下子就清醒了,他坐起来,看了眼时间,现在是中午十二点,他才睡了六个小时,窗户上厚厚的窗帘紧紧拉着,屋子里一片昏暗。衣柜里的声音越来越响,林半夏穿上鞋,走到了衣柜旁边。他按住柜门,正打算朝着两边拉开,黑暗里,一双骨头质感的小手伸了出来,抓住了林半夏的衣角。

    林半夏微微一愣,道:“小窟?”

    小窟的圆脑袋接着冒了出来,黑洞洞的眼睛带着些无辜的神情,瞅着林半夏。林半夏道:“你怎么在这儿?”他把衣柜门彻底拉开,却什么都没有看到,里面空空荡荡,只是放了几件他寻常穿的衣裳。

    “你在干嘛呢?”林半夏有点奇怪,他弯下腰,把小窟抱起来,小窟只是个小骨头架子,非常的轻,它哼哼两声,把下巴放到了林半夏的肩膀上,像小孩那样撒着娇。

    林半夏心一下就软了,抹了一把它光溜溜的后脑勺:“跑这里来干嘛呢,柜子里黑黢黢的……”

    小窟哼唧。

    林半夏抱着它,正打算去客厅,却听到耳边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这下就很清楚了,他一扭头,看见小窟那个小巧的颌骨正在上上下下的咀嚼,像是在嚼什么东西,正在发出他刚才听到的嘎吱嘎吱声。

    “你在吃什么呢?”林半夏惊了。

    小窟不会说话,对着林半夏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嘴里的动作却没有停。

    害怕他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林半夏赶紧伸手把它的颌骨小心的掰开,谁知竟是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圆溜溜的眼睛,这眼睛几乎全是眼白,瞳孔只有针尖那么大,倒是让林半夏莫名的看出点熟悉的味道。他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这东西???林半夏正在思考,就看到那眼球扭动了一下,好像有弹性一般,从自己的心里滚落地面,咕噜噜的一路滚到床底下去了。

    “哎??”林半夏立马反应过来,想要去把它捡回来,可是等到他撅着屁股往里面瞧的时候,却什么都没看到,那个圆鼓鼓的眼球,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林半夏有点无奈,从地上爬起来后,衣角就被小窟抓住了,小窟含着自己的骨节,眼巴巴的瞅了眼林半夏,又瞅了床底下,一副小孩馋糖的神情。林半夏这才意识到,小窟的确是把刚才那眼球珠子当做糖果来吃了,他无奈道:“小窟,不能随便东西都往嘴里放的,有的东西脏,吃了会拉肚子。”

    小窟含着自己的手指头,咕叽咕叽两声,也不知道明白没有,但看起来委委屈屈,一副棒棒糖被人抢了的可怜模样。无法,林半夏只好从冰箱里摸出来一个果冻,给小窟解馋去了,这果冻还是季乐水之前放冰箱里的零食,也不知道过期没有。

    吃了果冻,小窟这才算满意,乖乖的坐在沙发上摇晃着两条细细的腿骨。林半夏见他像个小朋友似得,干脆给他放了小猪佩奇,自己又去睡了一会儿。

    等到林半夏再醒的时候,宋轻罗已经回来了,林半夏是被食物的香味唤醒的,起来就在客厅里看见了一桌子的好菜,菜色非常的丰富,糖醋排骨,清蒸鳜鱼,甚至有一锅老母鸡汤。林半夏有点惊讶,正巧看见宋轻罗从厨房里出来,伸手解下了腰上的围裙。

    “这么多菜?是要庆祝什么吗?”林半夏好奇道。

    “没有,今天没事做。”宋轻罗道,“顺便去了趟菜市场。”

    林半夏哦了一声,扭过头发现小窟还坐在沙发上看小猪佩奇,已经看到四十多集了。

    “小窟今天好像吃了什么东西,就衣柜里的。”林半夏的确饿了,于是去厨房盛了饭又和宋轻罗说了一下今天下午的事儿,“一个圆球形的东西,像眼珠子。”

    “没事,让他吃。”宋轻罗说,“吃不坏的。”

    林半夏吃了一块排骨,幸福的眯起了眼睛,道:“你厨艺真好,不过那个眼球一样东西到底是什么啊?我怎么没见过?不会是什么异端之物吧。”

    宋轻罗平静道:“是你家门牌号最后的自尊心。”

    林半夏:“?”

    宋轻罗:“算了,没什么。”

    林半夏:宋轻罗心想怪不得回来的时候看见门牌号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