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7|应许之地(十)(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从这里出去!”李邺见到情况不对, 对着两人吼道。

    林半夏和李稣赶紧朝着门口退去,这些东西出来的越来越多, 速度越来越快, 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便有一个伊莲娜从天花板上掉下来, 扑到了李稣的肩膀上, 李邺反应极快, 抬手就是一枪, 子弹擦着李稣的脸颊划过, 擦出了几丝血痕, 将那个伊莲娜直接哄至粉碎。

    林半夏没怎么用过枪, 只能用手/枪还击, 但准头实在不行,无奈之下,索性又用上了匕首。只是他们三人的反击显然不过是杯水车薪, 就在他们退出屋子不久, 刚才所在的整个房间都变成了一团可怖的熔炉,无数的伊莲娜不断的涌出,整个房间被塞的严严实实, 石头做的门竟是都被挤出了夸张的裂痕。

    “这样下去不行——林半夏!!你快去找谢尔盖, 把他给弄晕!!”李稣吼道,“我们在这里给你们争取时间——”

    林半夏大声道:“好——”

    “别看那个东西!!”李稣道。

    林半夏应了一声,转身就跑,在黑漆漆的房间里, 想要找到谢尔盖简直就是大海捞针,最惨的是他还不敢四处张望,因为需要避开广场中央的那些东西。宋轻罗不知道到哪里了,会不会被伊莲娜影响,林半夏咬着牙,用手电筒不断的搜寻,伴随着李稣和李邺不断的枪声,林半夏终于在广场的某个角落里,看见了蜷缩成一团的谢尔盖。

    “谢尔盖——”林半夏叫着他的名字,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着他冲了过去。

    谢尔盖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好像听不到林半夏因为愤怒而快要变形的声音。

    林半夏终于冲到了谢尔盖的身边,抬手就想把将他敲晕,就在此时,却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了一阵巨响,他扭头看去,竟是发现整个房间都被无数个伊莲娜撑开了,她……不,应该是它,它的身体在石头房间里被不断的挤压,最终竟是硬生生的被挤成了一个巨大的肉团,肉团之上,是无数的手脚和头颅,只是一眼,就让人感到了严重的不适。

    林半夏脱口而出一声脏话,谢尔盖扭过头,也看到了这一幕,正常情况,他本该是要露出惊恐之色的,然而谢尔盖不但没有觉得害怕,反而露出喜悦之色,嘴里不住的道:“伊莲娜,你回来了,伊莲娜,你终于回来了……”

    那副痴情的模样,就算是林半夏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也差不多明白了他的意思,林半夏实气极反笑,伸手就揪住了谢尔盖的衣领,把他拉到自己的面前,恶狠狠道:“你他妈根本就没在想伊莲娜!”

    谢尔盖茫然的看着林半夏。

    “你他妈要是真的想让伊莲娜回来,怎么会想出这种东西,你就是想让让我们所有人都陪葬!!!你这个该死的混蛋!!”此时此刻,林半夏终于看明白了,从他遇到谢尔盖开始,他们身边就总是会遇到一些和伊莲娜有关系的怪物,可是这些怪物完全没有伊莲娜的内核,倒像是故意来阻拦他们的,起初,林半夏还以为是谢尔盖对伊莲娜的愧疚在作祟,现在,他恍然大悟——

    谢尔盖心中所念根本就不是伊莲娜,而是因伊莲娜死亡而起的,一系列的意外。他想死在这场充满刺激的旅行里,以赎清自己因为伊莲娜的死亡带来的愧疚——所以谢尔盖没有化成淤泥,因为他的愿望还未实现,飞蛾也好,伊莲娜的本体也罢,谢尔盖求死的形态将这些有怪物不断的聚集起来,最终形成了他们身后那座无法逾越的肉山。

    林半夏看着谢尔盖一脸无辜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毫不犹豫的挥动拳头,朝着谢尔盖的脸上狠狠的揍了下去。谢尔盖还没反应过来,便挨了一拳,他嘴里崩出几颗牙齿,踉跄着倒在了地上。

    林半夏走过去,发现他居然还没晕再次把他拎了起来,抬手狠狠的又了一下,这一下下去,谢尔盖两眼一番,彻底没了意识。

    然而就算他晕了,林半夏身后那个可怖的怪物也没有消失,林半夏的身后传来了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似乎是李邺和李稣已经用上了□□,但面对那庞然大物却是杯水车薪,伊莲娜化作的巨大的肉山几乎已经快要塞满整个通道,并且开始朝着广场的方向蔓延。

    不知道宋轻罗那边怎么样了,林半夏心中无比焦急,条件反射的看了广场中间一眼。

    林半夏这才看到,宋轻罗已经走到了石台的附近,那几个形状怪异的伴生者,依旧立在旁边,察觉到了宋轻罗的靠近,它们开始试发出低声的吟诵,紧接着,它们的身体开始分化出一团团圆形的肉,这些红色的肉竟是飞快的化作了一群模样怪异,长者尖牙和翅膀的奇怪生物,朝着宋轻罗扑了过来。与此同时,一团青色的火焰开始在石台的周遭蔓延,很快整个石台封锁起来,它们嘴里那些听不懂的低声喃语,再次在众人的耳边飘荡,林半夏的心脏又如同擂鼓一般跳动起来,他却看到宋轻罗,如同赴火的蛾,义无反顾的朝着青色火焰而去。

    那些奇怪的生物已经到了宋轻罗的面前,它们张开了利齿,身下四肢化作锋利的刀刃,好似朝着宋轻罗扑来。

    寻常人,是根本不可能通过这些东西,但宋轻罗,显然不是寻常人。

    他以一种完全不可能的姿态,从地面上一跃而起,像是跳跃,更像是飞,他的身体仿佛轻盈到没有重量一般,就这么跳到了几米高的半空中。怪异的虫群立马扭转方向,再次朝着宋轻罗扑去,宋轻罗早有防备,手里的枪瞬间就动了,砰砰砰连续十几声枪响,周遭暴起了暗红色的雪花,被击碎的虫子们在天空中变成了碎肉,如同下雨一般,星星点点的落到了地面上。下一刻,宋轻罗周遭的画面剧烈的扭曲了起来,他神情一凝,不再顾忌其他,猛地朝着燃烧着青色火焰石台扑了过去。

    剩下虫黏到他的肌肤上,锋利的牙齿和如刀刃一般的四肢,将宋轻罗雪白的肌肤染成一片血红,宋轻罗从半空中跌落,直直的坠入了那一片青色的火焰里。青色的火焰并没有烧灼宋轻罗的衣物或者肌肤,他从火焰里站了起来,似乎想要往前走,但刚往前走了两步,动作便顿住了。伴生者们可怖的呢喃越来越大声,林半夏的心脏不舒服极了,头也撕裂般的疼痛起来,他鼻子一热,伸手抹去发现是鲜红的血液,但让他最为的焦急的,却是宋轻罗停下的步伐。

    宋轻罗不动了,那青色的火焰不知对他产生怎样的影响,他静静的站在里面,仿佛凝成了一座不会动弹的石像。

    林半夏想起了宋轻罗去时说的话——如果他不动了,就把他杀了吧。他朝着地上恶狠狠的啐了一口,骂道:“艹,谁他妈会对队友开枪啊!”他举起了手里的枪,瞄准了宋轻罗身旁的伴生者。他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有没有用,但至少,他得尝试做点什么。

    “砰”!“砰”!“砰”!连着三声枪响,林半夏在空了两枪之后,终于成功的击中了一个离自己最近的伴生者,那伴生者身上爆出一簇血花,发出了凄厉的嘶鸣。就在这一瞬间。困住宋轻罗的青色火焰,竟是轻微的闪烁了一下,只是这片刻的功夫,宋轻罗便再次从地上跃起,从青色的火焰之中跳了出来,而他的眼前——便是放在石台之上,如刚剖开的心脏一般的,还在扑通扑通跳动着的异端之物。

    虫群再一次扑了过来,几乎密密麻麻的爬满了宋轻罗的整个身体,不断的切割着宋轻罗的肌肤和骨骼,刹那间宋轻罗几乎变成了一个血做的人——以此为代价,他终于触碰到了石台,那颗跳动的心脏,即将被他捏在手里。

    见到这一幕,林半夏心中狂喜,想着终于要结束了。然而就在宋轻罗握住心脏的那一刻,广场的地面竟是突然塌陷,宋轻罗无法停住身躯,随着下陷的石台一起掉了下去。

    林半夏目眦欲裂的看着这突然发生的一幕,心脏疼的几乎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他第一次如此的强烈的感到了恐惧,好像即将失去拥有的一切。就在绝望铺天盖地的涌上心头的同时,一个怪异的念头突然从林半夏的脑海里浮起,他猛然间想起了什么,这是他们最后的希望,虽然渺茫的好像星空中的星辰——“我希望——宋轻罗——不要掉下去——”他用尽了最大的声音,喊出了这一瞬间,内心最渴望的事。

    下一刻,塌陷竟是真的停止了。

    林半夏脸上还来不及露出笑容,便感到了一阵寒冷,他低下头,木然的看向自己的胸口,那里什么都没有,可他却有一种感觉,好像有人用冰冷的手,轻轻的,捏住了他的心脏,好像要把他的心脏连同灵魂,一起从身体里掏出来……林半夏茫然的抬头,看见了浑身浴血的宋轻罗。

    远方,宋轻罗成功的握住了那颗跳动心脏,他顺手用匕首将自己的腹部剖开,将那颗心脏,塞进了自己的身体里。他做完这一切,抬起头,遥遥的冲着林半夏,露出了一个安抚的笑容。

    这画面太过荒谬,林半夏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看错了,他的视线开始扭曲,周围响起了喃喃的低语,他看到了黑色的天花板,听到了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好一会儿,他才意识到,那落地的重物,是自己的身体。

    林半夏闭上了眼,耳旁渐渐萦绕着世界崩塌的响动,他陷入了一种玄妙的境地,灵魂好像在不断的升腾,仿佛就要进入那无比美妙的夜空之中。如果这就是死亡,那它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林半夏如此自我安慰的想着。

    可是就在这时,他感觉到了一股疼痛,这股子疼痛强行的将处在舒适状态中的他硬生生的抽离了出来,他听到了激烈的喘/息声,还有啪啪的响声和疼痛感,大约过了一会儿,林半夏才意识到——这他妈是有人在抽他的耳光。

    想要挣扎着让那人快住手,林半夏再次回到了这具沉重的□□里,不但要被人扇耳光,而且有人还在用力的按压他的胸口,他的嘴唇感到了一阵冰凉,有灼热的氧气不断的被吐进了他的口腔,可惜氧气还没吸够,脸上又挨了两耳光。林半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勉强的吐出一个字:“别……”别扇了,别扇了,我醒了!!也不知道哪个畜生下手这么狠,扇的他耳朵嗡嗡作响。

    在林半夏艰难的阻止下,伴随着一声状似遗憾的叹息,那该死的耳光终于停了。林半夏感到自己的自己被人小心翼翼的抱了起来,但他的耳边朦朦胧胧的,依旧听不清楚。他想要睁开眼,却失败了,于是索性放弃,乖乖的待在了那人的怀里,像只冬眠的仓鼠。

    做人工呼吸不就够了吗,怎么还扇人耳光呢,林半夏委屈的想着,肯定是李稣那个王八蛋,等他回去了,他一定要告诉宋轻罗,李稣背着他叫他死人脸的事。怀着这样的念头,林半夏陷入了憨甜的睡眠里。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等到他醒来时,周遭的一切都变了。林半夏感到自己似乎是躺在一辆正在行驶的车辆上,身上的伤口全都被包扎过了,驾驶室里有人正在小声的交谈,他艰难的睁开眼睛,看到了宋轻罗线条优美的下巴和垂着的眼眸。宋轻罗的睫毛又黑又长,看起来软乎乎毛茸茸的,林半夏眨巴着眼睛瞅了一会儿,觉得有点手欠,正打算一探其触感,谁知睫毛的主人,倏地睁开了那双黑色的如夜空般纯净的黑眸。

    宋轻罗半垂眼眸,看向林半夏:“醒了?”

    “醒了,我们在哪儿呢?”林半夏扭动了一下身体,才意识到自己被宋轻罗搂在怀里,都是男人,他没觉得的哪里不对,“结束了?”

    “结束了。”宋轻罗说。

    林半夏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浑身无力,宋轻罗伸手扶住了他,让他靠在自己的肩头,看到了车窗外的场景,他们正在穿越之前曾经走过的荒野,和之前不同的是,周围热闹非凡,到处都是警察和穿行的工作车辆,林半夏甚至在外面的天空上看到了盘旋的直升机。

    “这么多人?”林半夏有些惊讶。

    “嗯,进来善后的。”宋轻罗说,“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什么,就是浑身没力气。”林半夏回答,“你呢,你没事吧?”他记得自己昏过去之前,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宋轻罗剖开自己的身体,将那颗跳动的心脏塞到了身体里。这一幕林半夏印象太过深刻,绝不可能看错。

    “没事。”宋轻罗回答的很平淡。

    “真的没事?”林半夏有点不信。

    宋轻罗摇摇头。

    “可是,我看到你把那个东西……塞到身体里了,真的没事吗?”林半夏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没事,我只是暂时的封存容具。”宋轻罗道,“让它再起作用,你就死定了。”他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味道,“怎么可以随便许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