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5|应许之地(八)(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黑暗里什么都看不见, 林半夏尝试性的往前走了两步,感到自己的额头上碰到了什么湿润的东西, 他伸手一抓, 立马意识到这东西有点不对,入手湿润柔软, 就好像……抓住了一团没有皮肤的肉, 林半夏不敢继续往前走了, 他扭身从背包里掏出了手电筒, 按下了按钮。

    满屋的黑暗瞬间被一束光照亮, 林半夏看清楚了自己所在的地方, 他似乎是在一间石头制成的屋子里, 屋子的地板上用白色的线条画着他看不懂的图案, 而当他把手电筒,朝着头顶上照去时,身旁传来了谢尔盖惊恐的叫声——

    屋子的顶上, 挂着几十具人类的尸体, 所有的动尸体都被剥去了皮,猩红色的肌肉裸露在外面,他们以一种被献祭的姿态, 被绳索穿起, 挂在天花板上,鲜血从他们的身上不停的滴落,砸在林半夏的脸上身上。

    谢尔盖自然也看见了,发出了一声恐惧的叫声。

    林半夏想要安慰他, 嘴里憋了半天,只憋出一句OK来,好在谢尔盖很快缓了过来,伸手擦去了脸上被滴上的血迹,朝着林半夏勉强露出个笑容,以示自己没什么大碍。

    林半夏又叫了几声李稣,某个看不清的角落里,传来了李稣微弱的声音:“在这儿呢。”

    林半夏连忙循声而至,看到了坐在地上的李稣:“你没事吧?”

    “没什么事。”李稣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摘掉了墨镜和口罩,咳嗽几声,“不好意思啊,这次太粗暴了,下次还是温柔一点。”

    林半夏哭笑不得。

    “我们现在应该在城市的下头。”李稣说,“小心一点,里面可能有东西。”既然他们头顶上挂着的尸体还是新鲜的,就说明这附近肯定有做这一切的人,林半夏观察了四周,确定没办法原路返回,他们下来的地方已经完全坍塌,只能朝着里头走。

    林半夏盯着这些可怖的尸体看了一会儿,忽的觉得有点奇怪,这些尸体似乎都是一头黑发的女性,因为剥掉皮无法判断面容,但从体型上来看,似乎每一具尸体的模样都差不多。

    “是献祭吗?”李稣也很奇怪,“看起来还很新鲜……”他也觉得有些不舒服,说,“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三人寻找了一会儿,总算是在房间的角落里发现了一条狭长的通道,李稣走了进去,决定去那边碰碰运气。

    这条通道非常狭窄,只能侧身通过,李稣打头,谢尔盖因为身材原因,被迫断后。艰难的通过了通道,三人终于到达了另一个房间,这是一个空荡荡的屋子,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是在墙壁上画着些乱七八糟的文字,像是俄语,林半夏看不懂,只能问李稣写了什么。

    李稣脸上不大好看:“一些……求救的信息。”

    救命,疯子,怪物——这些字眼反复出现,就好像一个绝望中的人,在生命的最后时间狼狈的留下了这些文字。

    谢尔盖站在他们旁边,自然也能看懂这些字眼,他抱紧双臂,似乎有些冷,喉咙里不住的吞咽着口水,眼睛时不时的往身后瞟去,看起来紧张且神经质。

    李稣见状,问他怎么了。

    “后背有点痛。”谢尔盖哑声道,“不知道是不是滚下来的时候,伤到了。”

    李稣说:“我给你看看。”他让谢尔盖转过身,手里的电筒往上一照,表情立马变了,从林半夏的角度,正好也能看到谢尔盖的后背,只见他的后背中心,多了一团青紫的痕迹,如果是普通的痕迹也就罢了,可这痕迹的形状,分明就是一个人的手掌印,五指俱在,根根分明。

    李稣看了谢尔盖一眼,道:“你什么时候开始疼的,下来的时候就开始疼?”

    谢尔盖说:“不,是过完这个隧道的时候,才开始疼的。”

    李稣舔了一下嘴唇,含糊道:“没事,就是不小心撞了一下。”他说着,用手电筒环顾屋子四周,当手电筒的光照到屋子的某个角落时,他身上的鸡皮疙瘩瞬间炸了起来,不知何时,屋子的角落里,出现了一个蹲在墙角的人,那是个女人,长长的头发遮住了面容,看不清楚脸,但那双碧绿色的眼睛,却好像猫的瞳孔一样竖了起来,可怖的样子好像一只突然出现的恶鬼。

    “操——”李稣骂了脏话,手里抓起猎/枪就想攻击。可枪还没上膛,就被谢尔盖拦住了,他嘶声道:“不能打,她是我的队友——”

    “谁?谁??”李稣疯了,“哪个队友??”

    “伊莲娜,是伊莲娜!!!”谢尔盖瞪着那双充斥着血丝的眼睛,吼道,“她还没死,她还没死!!”

    李稣不敢置信的看了谢尔盖一眼,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那个和伊莲娜一模一样的女人,像只蜘蛛一样爬到了天花板上,李稣一把甩开谢尔盖,朝着天花板就来了一枪。但准头不佳,只是打中了她脚,落下了一地鲜血,伊莲娜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锐惨叫,便顺着天花板朝着其他房间奔逃而去,就这样消失在了黑暗里。

    “伊莲娜——”谢尔盖大喊一声,竟是想要追过去,林半夏急忙拦下了他,叫道:“谢尔盖,清醒一点,伊莲娜已经死了——你看见的那个人根本不是她!!!”

    谢尔盖一愣,突然大哭起来,嘴里叫着是自己杀了伊莲娜,他是个该死的杀人——

    “闭嘴。”李稣大喝一声,“有人来了!!”

    三人同时息声。

    果然,李稣叫完不久,黑暗里便传出了清脆的脚步声,李稣用手电筒朝那个方向一照,林半夏居然在通道里看到了属于李邺的脸。

    “操。”李稣今天快把自己这一年说的脏话都要说完了,他看着李邺,脸上没有一丝喜色,下巴微扬,对着李邺道:“过来。”

    李邺走到了李稣的面前。

    李稣面无表情道:“跪下,舔我的脚。”

    林半夏:“……”你这来的有点陡啊。

    李邺闻言,竟然真的半蹲下来,想把李稣的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李邺骂了一声,毫不犹豫的开了枪,再一次的杀掉了“李邺”。当黑色的淤泥在他们眼前融化,李稣指着它对谢尔盖说:“看到了吗?这就是赝品的下场。”

    谢尔盖发出低低的抽泣声,他道:“伊莲娜,我可怜的伊莲娜……”

    林半夏在小声道:“你平时就是和李邺这么交流的?”

    李稣微笑:“是啊,不过通常在我说出那句话后,开枪的人会是他。”□□是不可能□□的,没把他脚打断了已经是李邺心情好了。

    林半夏:“……”

    谢尔盖盯着李邺化作的淤泥,忽的眼前一亮,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他说:“伊琳娜流的是血,她还没有死……”

    李稣冷冷道:“这你就错了,它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的——只要不是致命伤,流的都是鲜血,除非你把他脑袋崩了,你才会发现他是假的。”

    闻言,谢尔盖露出痛苦又茫然的神情,但最后没有再试图和李稣继续争辩。

    林半夏察觉到谢尔盖的精神似乎处于一个波动的状态,时好时坏,有时候还能说说道理,可像刚才那样看见伊莲娜,却是想要不管不顾的直接追过去。

    勉强安规了谢尔盖的情绪后,三人继续往前探索,这次他们小心很多,没进到一个房间,都会检查每一个角落。走的多了,林半夏也摸出了规律,确定这里有无数个一模一样的石头房间,有的房间空空如也,有的房间里却摆放着人类的生活用具,但都没有人类生活的痕迹。

    在黑暗里,时间流逝的让人毫无知觉,等到林半夏反应过来时,此时已经凌晨十二点了。

    “先休息一会儿吧。”李稣有点累了,他刚才掉下来的时候手就隐隐作痛,也不知道是不是骨折了,这会儿疼痛越来越明显,他提议道,“睡一会儿再继续找出口。”

    林半夏和谢尔盖没有理由反对。

    接着,他们找一间有床的屋子,一个人守夜,两个人休息,守夜的那个人就打着电筒看着门,防止什么别的东西进来。林半夏的确有点困了,躺到硬邦邦的石床上,倒头就睡,周遭黑暗一片,他不知自己睡了多久,但当他醒来后,打开手电筒一看,竟是发现李稣和谢尔盖都不见了。他独自一人躺在空荡荡的石屋里,四周一片寂静。

    林半夏从床上爬了起来,叫了李稣的名字,却毫无回音。

    他四处查看了一遍,在外面的地上发现了一连串的血迹,心里一紧,立马猜测李稣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李稣?李稣?”叫着李稣的名字,林半夏在黑暗里行走,四周全是一模一样的屋子,他仿佛进入了一个怪异的迷宫,“李稣?你在哪儿啊?李稣???”他往前探索了一段距离,却都一无所获,直到走到某一间房间的外面,他的耳边,传来了一连串慌乱的脚步声,林半夏一愣,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竟是看到了满脸是血的中国人,他看到林半夏也是一愣,随即大喊一声:“跑——”

    林半夏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他一把抓住,两人霎时一起狂奔起来。

    在往前跑的最后一刻,林半夏朝着身后看了一眼,黑暗里,出现了无数只发着绿光的眼睛,一张张人类的面容在黑暗里时隐时现,乍看上去,狭窄的长廊里,竟是好像密密麻麻的站着几十个人……

    林半夏一路狂奔,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总之是在身后看不见眼睛了,他扶着墙喘着粗气,这才有功夫看向自己身旁的中国人,那人是个年轻的男人,也上气不接下气,见林半夏看过来,结结巴巴吧道:“你是人吧?是……人吧??”

    林半夏无奈:“你不知道我是人是鬼就拉着我跑?”

    那人说:“没事儿,你是鬼我还有这个呢。”他从兜里掏出了一把手/枪,在林半夏的面前比划了一下。

    “你是后面进来的?我就知道你们肯定会派人进来——不过你们到底带了些什么东西进来,我的天啊。”那人碎碎念着,抹去了一头的汗水,抱怨道,“这里已经够麻烦了,你们居然是来增加难度的。”

    林半夏听到他这么说,立马意识到他是前一只队伍里的队员,问道:“识李稣吗?”

    “李稣?你认识他?”那人说,“我叫房温书,是李稣那一队里的记录者。”

    “我叫林半夏,是个监视者。”他说这个的时候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他觉得自己和别的监视者,差的有点远,也没什么保命的特长。

    “情况很不妙。”房温书说,“你们带来的人好像刺激到那个东西了,周围的异化越来越严重……”他环顾四周,露出苦恼的神情,“得,还得回去。”

    林半夏说:“回去,回到哪里去?”

    “当然是这里的中心区域。”房温书说,“我们要找的东西就在那里。”他比划道,“那里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平台,我们要找的东西,就在上面,天哪,从这里回去,到底有多远……”他嘟囔起来。

    林半夏对找路这种事一窍不通,也搞不懂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只好跟着房温书往回走。

    回去的路上,林半夏问房温书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房温书说他也不清楚,不过越靠近那个东西,周围的异化会越严重,举例来说,可能在荒原上只会出现你最渴望的东西,等到了这里,你只要精神稍微一松懈,你潜意识里渴望的东西便会出现在眼前——

    “那我要是希望我离开这里?”林半夏疑惑道,“那他为什么没把我送走?”

    “你当然可以想。”房温书深深的看了林半夏一眼,“只是当你实现这个愿望的那一刻,你也会属于它。”

    林半夏哑然,他的确没有想到这茬,实现愿望的同时也是献祭的开始,所以注定了,这是一个悖论。然而它显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漏洞的,毕竟离开,有很多种方式。

    两人正讨论着,林半夏忽的停住了脚步,迟疑道:“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房温书说:“你别吓我。”

    话虽如此,他还是警惕起来,两人刻意放轻了脚步,但就算如此,在拐过拐角时,房温书还是被眼前站立着的人影吓了一跳,他差点就要开枪,还好林半夏拦住了他,林半夏认出了眼前人的身份,惊喜的教导:“谢尔盖!!”

    谢尔盖回了头,看向林半夏。

    林半夏正想上前,他却做了噤声的手势,示意林半夏小声一点。他重新回过头,聚精会神的盯着他面前的一间石屋,仿佛里面放着什么珍奇异兽。林半夏和房温书走到了谢尔盖的身后,他们透过谢尔盖的旁边的缝隙,也看到了屋子里的场景。

    屋子里,竟有七八个人,这些人有的跪着,有的趴着,他们全都围着一具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尸体,此时正埋头大吃,脸上全是餍足之色,而这七八个人,竟然每一个,都长着和伊莲娜一模一样的脸。

    房温书的头皮直接炸了,他虽然不认识伊莲娜,但也知道眼前的东西绝对不是人类,他吞咽了一下口水,扯了扯林半夏的袖子,低声道:“你认识屋子里的人?”

    林半夏说:“……算……认识?是我们队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