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4|应许之地(七)(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依旧是个灿烂的晴天, 或者说,从到这里的开始, 天空就没有一点要下雨的意思。林半夏三人整理好了行李, 简单的吃了早饭,便上路了。他们首先要通过眼前这条宽阔的, 但不算深的河流, 昨天林半夏下去抓鱼的时候就在里面探索过, 这条河最深的地方, 只到膝盖, 可以把行李背在背上, 小心一点趟过去。

    林半夏水性好, 自告奋勇走在最前面, 李稣在第二个,谢尔盖在最后面。他脱了鞋袜,又卷起了裤腿, 小心翼翼的踩着光滑的石头走到了河对岸, 对着李稣他们招招手,示意他们过来。

    到了白天,李稣再次全副武装起来, 墨镜口罩一个不能少, 和林半夏一样,他也安全的到达了对岸。

    到了谢尔盖了,事实上,他是三人之中身体最为强壮的那一个, 按理说通过眼前这条不算湍急的河根本不是难事。所以林半夏和李稣都没有太过担心,然而意外突然发生了。

    走到河中间的谢尔盖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都摔倒在了河水里,河水不深,他本来可以立马站起来,谁知却始终看不见他的人,只能看见不断拍打挣扎的水花。

    林半夏立马反应过来不对劲,他毫不犹豫的飞扑进了河里,一进去,就明白了谢尔盖为什么挣扎不起来。只见他的脚上,缠着几条绳索状的东西,起初林半夏以为那是水草或者是什么,可当他游近了,才发现那居然是一条条细长的,如同蛇一般的人类的手。这些手的手臂已经变得细长,从河地的淤泥里冒出来,像绳索一样,死死的抓住了谢尔盖,把他不断的往下拖。谢尔盖无力的挣扎着,嘴里吐出一大串起泡,眼看就要不行了。林半夏抓住了那些东西,将绑在大腿外侧的匕首拔了出来,不断的割着那些细长如蛇般的手臂,万幸,这些东西很快被清理掉,林半夏拖着谢尔盖沉重的身体,努力的浮到了水面上,重重的咳嗽几声,喊道:“快——搭把手——他太重了——”

    李稣赶紧伸手,把两人依次拉了上来。

    林半夏上了岸,坐在地上直喘气,道:“谢尔盖,你怎么样?”

    他说的话,谢尔盖显然是听不懂的,他趴在地上吐了好几口水,才缓过劲儿来,嘴里说了几句俄语,听语气,像是在骂脏话。

    “那河里的东西,怎么没有攻击我们两个?”林半夏奇怪道,“难道是水土不服喜欢吃本地人?”

    李稣哭笑不得:“这时候你就别说笑话了。”他和谢尔盖交流了几句,在得知他无恙后,才放下心。

    不过谢尔盖虽然活下来了,他的行李却遭了秧,被河水冲到下游去了。身上都湿漉漉的,冷风一吹,林半夏打了个寒颤,道:“怎么五月份了还这么冷。”

    “宝贝,这是俄罗斯。”李稣说,“先去生个火,把你们的衣服烤干吧,可别发烧了,要是回去告诉别人队友是死于重感冒,估计会被笑。”他说着,行动迅速的去找了些干柴,升起了火堆。

    林半夏又开始烤自己的衣服。

    谢尔盖缓过来后,对着林半夏连声道谢,林半夏摆摆手:“你还是小心一点吧,感觉你的运气不好。”

    李稣帮林半夏翻译了这话,谢尔盖朝着身后的河流看了一眼,他说:“直到现在,我才确定你们两个不是那种怪物。”

    “那你昨天就这么轻易的把□□给我了?”李稣挑眉。

    “被□□打死也不算痛苦的死法。”谢尔盖苦笑着说,“至少……我不想变成伊莲娜那副模样。”很久之前,他和伊莲娜就有过约定,如果对方不幸在某次任务里,变成了可怖的怪物,那么作为搭档的对方,请千万不要手软。因为此时的那人,精神世界或许已经被破坏了,不再是那个自己。既然如此,倒不如死了痛快。

    他是如此履行承诺的,但他内心十分害怕自己变成那副模样后,却没有人给他终结。

    林半夏听不懂他们说话,默默的在旁边烤着衣服。

    李稣见气氛缓和下来,这才和林半夏开起了玩笑:“你知不知道刚才你拖着他往上游的样子,像只小仓鼠努力的扛着一大块饼干。”

    林半夏看了眼自己勉勉强强的不太明显的六块腹肌,又看了眼谢尔盖满是胸毛的胸口,蔫了:“那咋办啊,我就这体格,就算瘦了点,也不至于说我是仓鼠吧?”

    李稣哈哈大笑。

    花了大半上午,两人终于把衣服烤干了,三人继续上路,朝着荒原中部去了。

    随着他们深入荒原,周围的环境和李稣视频里的越来越相似,林半夏问了李稣好几次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李稣都含糊的带过了,若是林半夏还继续追问,他则会无奈的表示:“半夏,不告诉你是有原因的,做我们这行……好奇真的不是好习惯。如果一定要问我,那我只能对你说,若是你发现了什么小秘密,请你不要说出来,不然被那东西听去了,或许会出现些别的什么。”

    “行吧。”林半夏见他死活不愿松口,只好作罢。

    谢尔盖和林半夏他们虽然互相确认了对方人类的身份,可他的精神状态似乎有些不太好,整个人看起来都魂不守舍,有时候李稣和他说点什么,他都神情恍惚,好一会儿才会反应过来。

    “你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李稣问谢尔盖。

    “没、没有,我挺好的。”谢尔盖含糊的应着,整张脸却无精打采的耷拉着,他本来生的高大,可莫名的给人一种颓废的感觉,时不时朝着身后打望,好像身后有什么东西跟着他们似得。

    李稣和林半夏自然都注意到了,但现在他们是在一望无际的荒野上,身后如果跟着东西,转头就能看到,低矮的灌木丛不可能掩盖住跟踪者的行踪。

    当天晚上,生好篝火之后,李稣取出两枚和宋轻罗用过的一模一样的骰子,让谢尔盖进行一次精神检测。

    看到骰子,谢尔盖居然慌乱起来,林半夏其实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他们会如此介意投骰子,甚至于好像眼前这两枚骰子,比怪物还要可怕,之前在山村里遇到的牟馨思就是如此,硬是在宋轻罗的逼迫下,她才不情愿的骰了骰子。

    谢尔盖盯着骰子没有伸手,喉结不住的上下吞动,朝着李稣投来了恳求的目光,始终不肯伸手拿过李稣手里的骰子。

    李稣也不急,就这么平静的等着。

    “我应该没什么事的。”谢尔盖说,“可不可以,不骰……”

    “骰吧。”李稣温声道,他的脾气似乎一向很好,即便是这种时候,也并不紧绷,反倒是如同潺潺的溪流,带着安抚的味道,他说,“至少不要自己骗自己。”

    谢尔盖苦笑一下,最终是妥协了,他稳住了颤抖的手,缓缓的伸手拿过了骰子,接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骰子扔到了地面上。咕噜咕噜,骰子转了几圈,停了下来,一白一黑,分别是7和6,合计76,没有超过危险值。

    “呼——”看到了这个结果,谢尔盖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这已经比自己想象中的好太多了。

    “为什么他们都那么害怕?”林半夏奇怪道,“不是只是检查一下自己的精神状态吗?”

    李稣小心的把骰子收了起来,听到林半夏的问话,声音里带了点无奈,他说:“半夏,不是每个人都像你的神经这样迟钝的,通常这个精神污染的数值一旦突破了危险点,就意味着一件事。”

    林半夏说:“什么?”

    “意味着,你可能已经疯掉了。”李稣语气沉重,“或者,你已经变成了别的东西,这都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东西,你就没有想过,当你眼前看到的一切如果都是虚假的,该是多么可怕的事?”他斟酌着词语,想要尽量给林半夏说的更明白一些,“在某些情况下,如果你的精神值超过了界限,那么你的同伴是有权力将你处决——你没仔细看协议吗?”

    林半夏老实交代:“光顾着看工资和保险金了。”

    李稣:“……”

    林半夏干笑几声想要缓解尴尬:“哈哈哈。”

    李稣沉默了一会儿,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最后憋出了一句:“宋轻罗这家伙真该去再上一次培训课!!”

    谢尔盖通过了精神检测,可是他依旧高兴不起来,他以为自己疯了,但骰子上的数值却告诉他,自己离疯掉还有一段距离,既然如此,他看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谢尔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自从离开河岸之后,他便感觉有东西在跟着他们,那东西看不见形状,听不见声音,可谢尔盖,就是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有东西在跟着他,那东西长着一张和伊莲娜一模一样的脸,身体也是柔软的,它似乎会将自己隐藏在看不见的沙尘里,其他人根本对此毫无察觉。谢尔盖在确定自己没有疯之后,反倒更痛苦了,因为一个疯子是不用思考的,也不会感到痛苦,现在的他就好像被幽灵缠上了一样,这幽灵看不见摸不着,而且只有他一人能够感觉到。

    夜幕降临,荒原上的温度下降的很快。

    今天是林半夏和谢尔盖守夜,李稣是个心大的人,早早的用荒草给自己铺了一个软软的床铺,便趴上去呼呼大睡起来。

    现在才九点多,林半夏有点睡不着,便和谢尔盖坐在火堆旁边烤火。他见谢尔盖精神不好,是想和他说两句话的,但是奈何语言不通,只能操着五毛钱的英语,勉勉强强的say两句。

    谢尔盖的英语也不太好,但他还是很愿意和林半夏交流,毕竟和全副武装看起来怪里怪气的李稣相比,林半夏在他们的标准里更像一个正常人,而且看起来是很好相处的那种。

    两人断断续续的聊着,林半夏收获颇丰,感觉自己五毛钱的英语贵了一毛,变六毛了。谢尔盖显然不知道自己成为了陪练英语的对象,觉得林半夏这人真好,不但救了自己,还努力的安慰自己。

    “你先休息一会儿吧。”林半夏感觉他精神不好,便想让他多休息休息,想着自己多熬一会儿把今天熬过去算了,“有事我再叫你。”

    “好。”谢尔盖没有逞强,躺到李稣的旁边,不一会儿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林半夏看守着篝火,听着荒原中那呼啸着的刺耳风声。这里没有遮挡物,每到夜里,风声便如同嚎哭一般,在他们的头顶盘旋。时不时有风滚草被大风裹挟着,一溜烟的从眼前滚过。荒凉,是这里最贴切的形容词。林半夏逮住了一只风滚草,把篝火添的更旺了一些,他抬头看着明亮的夜空,竟是从这样的景色里,品出了一种异域的美感。

    然而就在林半夏凝望天空时,原本明亮的星空突然暗了下来,起初,林半夏还以为是自己头顶上飘来了一片阴云,但当他耳边传来了密集的嗡嗡声时,他才恍然惊觉——那是虫群到来的声音。

    “李稣,谢尔盖——快醒醒!!”在发现事情不对后,林半夏大声的叫了起来,李稣立马醒了,谢尔盖虽然不知道林半夏在叫些什么,但也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焦急的语调,从地上爬起来后,连问了几声怎么了。

    “好多虫子——”林半夏焦急道,“不知道是什么,你们起来!”

    李稣也听到了那密密麻麻的嗡鸣声,他抬起头,看到了遮天蔽日的虫群,这些虫子如同沙尘暴一般,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他们蔓延而来。

    “卧槽,哪里来的,这他妈怎么跑的掉!”经验丰富的李稣迅速判断了形势,知道这会儿他们要是和虫群赛跑,绝对是跑不过的,他大声道:“快——把你的背包你的衣服全部裹在头部,趴在地上,保持呼吸——”

    林半夏赶紧照办,虽然谢尔盖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见周围的环境和林半夏的动作,也算是明白了大半。他也学着李稣的模样,用衣物把自己的口鼻遮掩住。

    不过转瞬间的功夫,那一片黑压压的虫群便到了面前,林半夏只是感到一股强风刮过,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的砸了一下,接着,他露在外面的肌肤,便感到了密密麻麻的痒意,显然是虫群的一部分,落在了他的身上。

    李稣知道他们自己的自救措施简直是杯水车薪,只能祈求这些虫子对肉不感兴趣。万幸,虫群到来后,他虽然感到有东西落在身上,但是并没有被啃咬的疼痛,至少说明,这些虫子的确不吃人。

    他们三个人趴在地上,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虫子,此时,林半夏才近距离的看清楚了这些虫子的模样,居然是一只只黑色的蛾子,颜色深棕,背上有着奇怪的花纹,林半夏起初以为这只是普通的飞蛾,直到某只飞蛾飞到了林半夏眼前,虽然光线很暗,但鬼使神差之间,林半夏忽然辨识出了飞蛾后背上那些奇怪的花纹——这些花纹看上去,像一张女人的脸,林半夏再仔细观察,竟是觉得这张脸和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伊莲娜十分相似,但五官扭曲了许多,乍看上去,就好像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