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0|应许之地(三)(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算了, 不要和李邺计较这些细节,林半夏把最后一块饼干塞进嘴里, 又喝了一口水, 道:“你这东西哪里找到的。”

    “沼泽边上,还有很多散乱的其他物品。”李邺说, “他们可能遭遇了一次野兽的袭击, 然后逃到了沼泽那一边。”

    “他们一共有八个人对吧?”阿列克谢却觉得有点不靠谱, “应该会准备的很充分啊, 什么样的野兽能把他们吓成这样?”

    李邺说:“总有些超出常识的东西。”

    说到这里, 林半夏把昨晚自己和阿列克谢发现的东西告诉了大家, 李邺则又当了翻译, 谢尔盖和伊莲娜一边听一边朝着阿列克谢投去目光, 那眼神也不知道是庆幸还是同情,或者二者皆有。

    众人吃完了毫无胃口的早饭,很快决定了接下来的行程——去那片突然出现的沼泽看一看, 最好能再找到一些上一队的线索。

    今天的天气倒是不错, 晴空万里,冷冽的空气让人精神一震。

    村庄还是如同昨日一般寂静,只是这寂静中却似乎藏了点别的让人感到不愉快的东西。

    他们跟着李邺, 到了村子的东南角, 果然,如李邺所说,那里多了一片芦苇丛生的水滩,水滩之上, 铺着厚厚的青苔和翠绿的草,乍看上去,像毛绒绒的草坪似得,倒是有几分可爱的味道。

    宋轻罗问:“你发现头骨的地方在哪儿?”

    李邺指了指,林半夏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只看到了一片葱郁的草丛,上面还开着五颜六色的小花儿,乍看上去,十分讨喜。谁也不会想到那茂盛的草丛里,藏着这样的玩意儿。

    “这沼泽不可能过去的。”阿列克谢在旁边小声道,“我们不知道这里有多大,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去了什么方向,这么贸然上去……”

    李邺看了他一眼,那双碧绿色的眼眸透出森然的冷意。

    阿列克谢讷讷的闭了嘴。

    宋轻罗也没有说话,他观察了眼前的沼泽片刻,便顺手从路边捡起了一根木棍,朝着沼泽就去了。

    林半夏见状大惊失色,忙道:“宋轻罗,你就这么上去吗?很危险啊——”

    宋轻罗轻飘飘的道了声:“没事。”

    他说着没事,竟是真的好像没什么危险,原本可怕的沼泽在他脚下却好似如履平地,不过转瞬间的功夫,他便走到了沼泽的中央。

    林半夏虽然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地貌,但也知道沼泽上面长着草的地方一般是不能踩的,因为下面大概率是水泡,可宋轻罗完全没有避开这些地方,就这么一路平坦的走过去了。

    三个记录者都十分惊讶,林半夏看着他,倒是突然想起了上次在山村里拉了宋轻罗一下——宋轻罗的体重,似乎比寻常人轻了很多,难道这就是他不害怕身体会陷入沼泽的原因?

    宋轻罗往前约莫走了十几分钟便开始回头,回来的时候,开始用手里的木棍探查脚下的泥土,似乎是想找出一条可以供人通行的路。这么一来一回,去了半个小时,但大家都在原地等着,没敢到处乱走。

    “这沼泽不算太大。”宋轻罗回来之后,给出信息,“走慢一点,二十几分钟就能走到头。”

    “有发现什么么?”李邺问。

    宋轻罗平静道:“没有。”

    他虽然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可林半夏却奇怪的从他的语气里品出了一点别的味道,李邺果然也看了他一眼,但最后默契的选择了沉默。

    “过去就知道了。”宋轻罗说,“跟着我走吧。”

    “这样真的没事吗?”阿列克谢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李邺站在旁边,他又不敢大声的抱怨,只好碎碎念的和林半夏嘟囔着,“这种地方,陷下去了,人可就真的没了。”

    “没事的。”林半夏的心倒是很大,“他不会让我们故意送死。”

    一行人缓慢的穿过了沼泽,身后的村庄也离他们越来越远,他们脚下踩着漆黑的淤泥,这淤泥散发着一股让人不太愉快的气味,不腥,倒像是什么东西腐烂了似得。林半夏起初并未多想,只是以为脚下是普通的烂泥,但他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后,突然就意识到了,刚才宋轻罗的沉默意味着什么。

    这种黑色的淤泥,像极了他们昨晚在电视机里看到的那种奇怪的液体,漆黑,黏腻,和沥青一样浓稠,不知是不是林半夏的错觉,他甚至隐约感到了这些东西在微微地起伏,仿佛有生命一般。

    万幸的是,似乎只有他一个人发现了这样的异样,同样看到了晚上那一幕的阿列克谢只顾着往前走,并未注意到自己脚下泥土的不同寻常。这倒是让林半夏松了口气——若是让他发现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害怕的走不动路。

    跟随着宋轻罗,一行人在沉默中,通过了这一片怪异的沼泽。

    当脚下踩到了坚实的土地,林半夏的心里轻轻的松了口气。

    只是阿列克谢的脸色却没有变得好看,他低声道:“就这样过来了,要回去的时候怎么办,万一他不在……”

    李邺冷漠的看了他一眼:“你早点说,就不用过来了,你难道是第一次做任务,这么不专业?”

    阿列克谢没敢反驳,闭了嘴。

    林半夏最后回头看了眼那片奇怪的沼泽,没有去细想,它到底为什么会在那儿,又是什么东西,形成了它。

    沼泽的这一边,树丛多了起来,周遭的针叶木郁郁葱葱,好一片茂密的丛林。想要在树林里,找到李稣他们的行踪,无异于大海捞针,但即便如此,他们也得继续前行。几人走入了树林里,取出匕首用来开道,然而刚进入树林不久,林半夏就感到了一种诡异的违和感。

    此时阳光正好,透过树梢层层的落到地面上形成斑驳的阴影,草丛里开满了细碎的花朵,林半夏甚至还在其中看到了一些深红色的玫瑰,看起来非常浪漫。按理说,眼前的景色如同画卷一样美好,看到的人应该也会有好心情,但是一行六人,却没有任何一个露出轻松的神情来。

    “我怎么觉得,有点不舒服。”阿列克谢性格活泼,一看就是那种憋不住的,又开始小声的和林半夏说话,他道,“你有觉得哪里不对吗?”

    林半夏说:“好像是有点。”

    “那是哪儿呢?”阿列克谢随手摘过了一朵路边的野花儿,放在鼻间嗅了嗅,“可是要说,又说不出来……”

    林半夏看着他的动作,也将目光移到了路旁的花草之上,那一簇簇花丛娇艳欲滴,每一朵花朵都绽开了柔软的花蕊,露出细嫩的花心,上面的颜色也好似水洗过一般,柔嫩的像花房里精心呵护的宝物。到此,林半夏终于意识到了这片花丛里的异样,他目光所及之处,皆是完美,每一朵花,每一片叶,都以最好的姿态生长着,没有残缺,没有枯萎,颜色翠绿的好似盛春。他们的脚下踩着的地方,甚至连一片落叶都看不到,林半夏试图从旁边的树丛上找到一片残缺的树叶,可仔细看去,竟是发现每一片叶子几乎都长的一模一样,长短一致,通体翠绿,不似大自然的产物,倒像工厂里加工出来的千篇一律的塑料制品。

    这片森林,每一个角落都是完美的,也正因如此,充满了虚假的味道,它好像是被故意制造出来的东西,霎时间,眼前的一切都失去了,它本有的生气,变化成了死气沉沉,让人汗毛倒立。

    阿列克谢看到了林半夏神情的变化,他的反应慢了点,但还是发现了奇怪之处,强笑道:“这里的花草,怎么都长得差不多啊。”

    李邺道:“是都一样。”

    阿列克谢:“所以这片森林,在地图上有出现吗?”

    这个问题实在有些蠢,其他人都笑了,伊莲娜不知道和阿列克谢说了什么,阿列克谢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情,用俄语回了一句。

    大自然里,没有任何东西是完美的,完美的东西全是被人类创造出来的,林半夏正在想,到底是谁创造的这片森林,耳边便捕捉到了一阵奇怪的响动。好像有什么巨物在森林的深处移动,那声音太过明显,林半夏想要忽略都做不到。大家的动作全都停住了,宋轻罗脸色微变,说了声:“警戒。”下一刻,众人迅速的掏出了早就备好的武器。

    声音越来越近了,甚至还伴随着大地的震颤,林半夏握着匕首正在四处张望,便感到头顶一黑,似乎有什么东西遮住了大半的太阳,他抬起头,看到了自己这一辈子都忘不掉的情景。

    那是他从未见过的生物,身高足足有两三米的样子,乍看像一头熊,可是它的脑袋上,却附着着大片黑色的粘液,此时粘液正一点点的垂落在地上,粘液所在之处,形成了一张张扭曲的人脸,这些人脸有的在嚎叫,又的在哭泣,有的在大笑,顿时让人毛骨悚然。巨熊的头颅被粘液侵蚀了大半,一边还是熊的模样,另一边却已经血肉模糊,露出森森白骨,它张开了大口,露出猩红的舌头和尖锐的牙齿,林半夏清楚的看到,它的牙齿之上,挂着一些破碎的血肉——

    “砰!”一声刺耳的枪响,却是谢尔盖已经掏出□□朝着那可怖的怪物打了过去。这样的距离,按理说□□的威力也算足够大了,但子弹射到了怪物的身上,却如同石沉大海,怪物的皮毛抵消了大部分的攻击,只是造成了一小片不足为道的擦伤。

    可是他的举动,却激怒了眼前这可怕的生物,它发出一声恐怖的咆哮声,朝着几人便狂奔而来!

    “run!!!!”大约是害怕几个俄罗斯人听不懂,李邺用英语大吼一声,众人便四散奔逃起来。

    林半夏转身狂奔,连头都没敢回,他感到一阵罡风从自己的头顶刮过,余光却是看到那怪熊朝着他的方向呼了一巴掌。在山里打过猎的人都知道什么叫一熊二猪三老虎,意思就是熊是野生动物里面对人类威胁最大的,不光力量巨大,而且奔跑速度极快还能上树,一旦激怒了它,几乎是九死无一,更不要说眼前这种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的怪物。

    在丛林里奔跑本来就不是容易的事,林半夏压根不敢回头,但是他虽然没有回头,身后树木被压倒的响动却离他越来越近,他心里不妙的感觉越发的浓郁——

    然而就在林半夏的头顶上出现那可怖的阴影时,他的身后再次响起了两声刺耳的枪响——“砰!砰!”下一刻,林半夏头顶的阴影便迅速的褪去了,显然是被身后开枪的人吸引了注意力,林半夏踉跄两步,发出粗重的喘息,扭过头,却是看到那头怪熊,朝与他相反的方向去了。

    毫无疑问是有人开了枪,硬生生的将怪熊的注意力拉了过去,救下了林半夏一命。林半夏不敢停留,继续往前狂奔,不知道跑了多久,才听到那恐怖的声音逐渐远去,森林里,再次恢复了寂静。

    他停下步伐,踉跄几步,狼狈的坐在了地上,周遭寂静无声,没有虫鸣和鸟叫,安静的让人不适。

    休息了几分钟,林半夏从地上爬起来,掏出手机看了看,毫不意外的,上面没有任何的信号。他又掏出了给他们配备的对讲机,调到特定的频道后试图和走失的人取得联系,却依旧一无所获。

    林半夏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本来想要回到原处看能不能和宋轻罗他们汇合,但又害怕再次和那头熊撞上,思来想去后,从包里拿出了指南针和地图。万幸的是指南针还可以使用,他简单的确定了一下自己所在的方位,便开始朝着南方出发。从地图上来看,小镇的南边有一条河流,至少他可以先到河边,获取一些可以维生的物资,如果去的路上能发现其他人,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怪熊身上那些黑色的粘液到底是什么?

    一路上,林半夏都在思考自己看到的一幕,难道是它会对生物的身体产生什么奇怪的影响?可是这也说不通啊,若是如此,那粘液怎么会出现在电视里?他一边想一边走,天色就这么暗了下来。

    黑夜里在陌生的森林里赶路,显然是不明智的,林半夏思量之后,决定就近休息。他利用打火石生起了篝火,简单的吃了点干粮充饥。

    夜幕降临,森林里悄无声息,林半夏坐在火堆旁,并不敢睡觉。他现在不光担心自己的处境,还在担心宋轻罗,帮他引走那头怪熊的肯定就是宋轻罗,不知道他现在情况如何,有没有成功的逃脱,会不会因此受伤。

    林半夏有些疲惫,却还是不愿闭眼,他不知道在这夜里会发生什么,害怕自己眼睛闭上之后再也没机会睁开。

    不知何时,一轮圆月挂在了天空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