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8|应许之地(一)(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这情形看起来怪诞又可怖, 林半夏甚至都怀疑是不是季乐水在和自己恶作剧,但他观察之后, 确定季乐水不是在开玩笑。于是迟疑片刻, 斟酌道:“乐水,你后背上那是什么东西?”

    季乐水说:“啊?”

    林半夏道:“就是你背上贴着的那个……”

    “哦, 你说小窟啊。”季乐水居然知道林半夏说的是什么, 他笑着把小骷髅从自己身后取了下来, 轻轻的摸了摸它的脸颊, 无论是神情还是动作都那般温柔, 他说, “你走的这些日子, 都是它在陪着我呢。”

    林半夏的表情更奇怪了, 他伸出手,在季乐水的额头上摸了一下,确定他没有发烧:“你真的……没事吧?”

    季乐水莫名其妙道:“你好奇怪, 旅游一趟怎么就把小窟给忘了, 它不是和我们住在一起很久了吗?”

    林半夏:“……”好了,他确定季乐水不对劲了。

    他啥也没说,转身出去找宋轻罗了。

    宋轻罗还在收拾行李, 便看到林半夏一脸严肃的进了屋子, 道:“宋轻罗,季乐水那边好像出事了。”

    宋轻罗头也没回:“怎么了?”

    林半夏说:“他背着个骨头架子,还说骨头架子是他的好朋友……”

    宋轻罗手上的动作停了。

    林半夏继续说:“还说自己认识骨头架子很久了——他真的没事吧?”

    宋轻罗直起腰,看了林半夏一眼道:“不像没事的样子, 过去看看吧。”

    林半夏点头道好。

    于是两人一起去了隔壁,进屋就看见季乐水和小骨头架子在沙发上聊天,他笑容满面,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似得咯咯直乐。林半夏观察了他几秒钟,忽的想起了什么一拍手:“卧槽,我说哪里不对劲呢,你家里不是没电视吗?他这几天在看什么?”

    宋轻罗冷静道:“没事,小问题。”他说着回去了一趟,回来时,手里又多了那双黑色的手套。

    季乐水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继续和那小骨头架子聊着天,直到宋轻罗走到了他的面前,一把把那小骨头架子拿了起来。

    “哎,哎??大佬,你要干嘛呀?”季乐水愣了。

    宋轻罗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季乐水立马急了,可他不敢和宋轻罗争辩,于是冲到了林半夏的面前,委屈的要命:“半夏,半夏,你快拦拦大佬啊,他要把小窟怎么样啊?”

    林半夏神情复杂的看着他,说:“你在哪儿认识这东西的?”

    季乐水差点哭出来,他说:“你忘了吗?忘了我们怎么捡到它的,忘了我们和它经历了那么多——它还救过我们的命——你怎么可以忘了——”

    林半夏惊呆了,他直接略过了季乐水,看向宋轻罗要个解释。

    宋轻罗的动作还是那么慢条斯理,他优雅的把小骨头架子拎起来,优雅的走到角落,优雅的把它塞进了某个被遗弃在房间角落里被打开的黑色皮箱里,听见季乐水泣血般的哭诉,头也没回:“一个小失误。”

    林半夏疯了:“这是小失误啊?”

    宋轻罗说:“没事,它危险度不高。”

    林半夏道:“所以这到底是什么?”

    “编号73920的封存物,在一家破产的博物馆里发现的。”宋轻罗把箱子轻轻的扣上,转动着密码盘,似乎是在重设密码,“它正常情况下会处于非常稳定的状态,谨慎的接触自己周围的生物,但是如果生物在见到它的时候表现出极大的恐惧,它就会伪造出一段虚假的记忆,将自己的存在合理化。也就是说,你会本能的认为它是你的好朋友之类的——以此陪伴在那个人的身边,它没什么危险性,并且据和它一起相处过的人称,同它在一起的时候,会感到无比的舒适和放松,有时候还会出现一些让人愉悦的幻觉,总之,和其他的异端之物相比,它是一件非常温顺的物品,于人类而言并无害处,甚至对某些精神疾病还有帮助,唯一的缺点……”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就是分别的时候,会让人有点伤心。”然后看了已经悲伤的快要流出眼泪的季乐水一眼。

    林半夏:“……”

    季乐水哭道:“不!!我不信!!小窟明明就已经和我生活了好多年了,半夏——半夏——”

    林半夏:“……”你他妈和女朋友分手的时候我都没见你这么难过。

    宋轻罗说:“可能是季乐水碰了箱子,不小心把它弄出来了,也怪我,密码应该弄复杂一点,你家门牌号对你朋友的影响已经减少了,你还是尽快让他搬出去吧……”

    季乐水委屈的哭出了声,那表情就像即将和自己最好的朋友永别了。林半夏被他哭的有点崩溃,不由的看向宋轻罗,委婉的商量道:“那个……既然没什么坏影响,不然就让它再陪陪季乐水?”

    宋轻罗闻言表情有点微妙,搞的林半夏以为自己提出了什么过分的要求,他迟疑道:“你不会觉得一个骨头架子,有些吓人吗?”

    林半夏:“还好吧,小小只的挺可爱的。”

    宋轻罗陷入沉默。

    季乐水继续在旁边干嚎:“呜呜呜呜我的小窟啊,我的小窟啊——”

    最后林半夏疯了:“别叫了,别叫了,再叫旁边的骨灰罐都要被你叫活了——咱们出去吃火锅,吃完火锅咱们再聊小窟成不成?”

    季乐水悲伤道:“你不要骗我——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像小窟一样走进我的心灵深处了。”

    林半夏说:“是啊,毕竟它是个骷髅架子。”

    季乐水怒道:“你这是种族歧视。”

    林半夏心想您可闭嘴吧。

    最后林半夏和宋轻罗商量,先吃完火锅,关于小窟的事情晚上再议。

    半个小时后,结束了哭泣的季乐水还是被林半夏揪出去吃火锅了。三个人点了个红汤,季乐水蔫嗒嗒的,说自己要借酒消愁,林半夏问季乐水他这副样子要持续多久,季乐水说得看小窟什么时候回来。

    于是林半夏把面前的啤酒一饮而尽,说季乐水上回和女朋友分手的时候也才难过了两个小时而已。

    季乐水摊手,说我和她只是单纯的□□关系,但和小窟是绝对的灵魂伴侣。

    林半夏决定放弃继续和季乐水讨论小窟。

    酒过三巡,季乐水按老规矩被放倒,被林半夏扶回了家里。可即便如此也没有忘记他心里的那个小窟,哭着喊着求林半夏把它还给他,搞的林半夏好像一个拆散情侣的恶婆婆。林半夏被闹的没办法,只能对着宋轻罗投去了求助的眼神。

    宋轻罗开始还装作没看见,后面也忍不了了,说你这样惯着他会惯出事儿的。

    林半夏说:“那不然……我以后让他找你哭?”

    宋轻罗花了两分钟权衡利弊,决定放弃对季乐水的治疗,把那个小骷髅又小心翼翼的从箱子里取了出来。林半夏站在旁边,近距离的看到了这个小小的骷髅架子。这似乎是个小孩的骨架,小小一只,骨头光滑圆润,材质与其说是骨头,倒更像是偏玉石的质地。宋轻罗小心翼翼的把它拿在手里,动作轻柔无比,好像在拿着什么易碎品。

    “可以摸一下吗?”林半夏好奇道。

    “可以。”宋轻罗道,“只是你如果摸了他……”

    林半夏道:“会怎么样?”

    宋轻罗叹气:“你也不会舍得把他塞进箱子里。”话虽如此,他还是把小骨头架子,递到了林半夏的面前。

    林半夏怀着好奇将它接了过来,抱入怀中,感受到了那冰凉的触感,在他的肌肤和骨头架子相触的刹那,他怀中的死物便好似活了过来,他看见那小巧的骨架竟是眨巴着它那双黑洞洞的大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

    一个骷髅架子,怎么会眨眼睛呢?林半夏的脑子里刚冒出这个念头,便很快被小骨头架子别的动作吸引了注意力,它用自己细小的手骨,轻轻的拍了拍林半夏的手臂,然后指了指还在叫着小窟的季乐水。

    林半夏看向宋轻罗:“它这是什么意思?”

    宋轻罗说:“让季乐水别嚎了。”

    林半夏:“……”季乐水,你被你家小骨头架子嫌弃了。

    这一刻,他明白了宋轻罗的那一句舍不得把它塞进箱子里是什么意思,这个有动作有表情的小骨头架子,不像是骨架,倒像一个可爱的小生物,只是和它互动了片刻,林半夏的内心深处,便生出了一股子难以抗拒的柔软。

    “走吧,回去休息。”宋轻罗看了下时间,现在也不早了,“让它陪着季乐水吧。”

    林半夏把它放在了地上,它便蹦蹦跳跳的跑到了季乐水的身边,用脸颊蹭了蹭季乐水,又哼哼了几声。季乐水不嚎了,意识模糊的伸出手,抱住了面前的小骨头架子,嘴里还喃喃的叫着小窟。

    林半夏看了他一眼,确定他没有什么问题,这才和宋轻罗回家去了。

    从这一天开始,他们家里就多了一个小玩意儿,虽然在宋轻罗的帮助下,季乐水意识到他和小窟的快乐旅行是虚假的记忆,可他丝毫没有表现出介意,深情的表示还好小窟帮他制造了这段记忆,不然在看到骨头架子会动的刹那,就已经疯了……

    林半夏拿他无可奈何,只能催着他快点搬出去,深怕他再从宋轻罗的箱子里开出点别的什么。但季乐水却死皮赖脸的表示自己暂时没有离开的想法,他现在和小窟过的很愉快,小窟就是他的心肝宝贝。

    林半夏送了他一对白眼外加几句辱骂,完全没能让这只尖叫鸡回心转意。

    经过这十几天,林半夏的年假宣告结束,又照例去上班了。

    到了单位上,他被告知之前来的那个新人周季同还没做完一个星期就受不了辞了职,目前单位还在招人,还没找到合适的。

    没办法,林半夏只好跟着其他组行动,盛春来了,其实他不太喜欢这个季节。因为春天是精神病的高发期,能见到各式各样超出人类想象范畴的恐怖死状。也难怪那个新人没有坚持到一周,林半夏倒也理解他。

    宋轻罗的工作也跟着忙碌了起来,一个月里没看见他几次,就算瞧见了,他大多数是在家里补觉。

    林半夏问了他,他说最近事情有点多,不过都是小事,不需要林半夏出马。

    林半夏怀念着自己银行卡里的数字,体贴的表示自己可以随叫随到。

    宋轻罗问他本职工作怎么办。

    “都是处理死人,那肯定选钱多的干嘛。”林半夏表现的十分坦然。

    宋轻罗陷入沉默,他居然觉得林半夏说的很有道理。

    就这么忙了一个多月,到了初夏时节,林半夏某天回家时,看见宋轻罗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

    “怎么了?”林半夏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了些端倪。

    “有些东西。”宋轻罗的摆着一个U盘,他看向林半夏,轻声道,“一起看看?”

    林半夏道:“好呀。”

    宋轻罗把U盘插在了笔记本里,点开了一份文件,然后屏幕黑了下来,再亮起的时候,林半夏看到了一片满布星光的灿烂天空。

    林半夏见过很多夜晚的天空。

    幼时的天空在他的记忆中最为深刻,那时候还没有那么多的高楼,那么多的灯火,他家是一层的破旧平房,楼顶可以上去,天气好的时候,就能躺在上面,仰望夜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