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7|死神的欢宴(完)(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这一路上, 宋轻罗都在睡觉,起初是蜷缩着靠着窗户睡, 林半夏见他这个姿势有些不舒服, 便试探性的问他要不要靠着自己。宋轻罗迷迷糊糊的瞅了他一眼,干脆的把头靠了过来。

    坐在副驾驶的工作人员从后视镜里看着二人互动, 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好一会儿才僵硬的移开了眼神。

    林半夏浑然不觉, 掏出手机玩的津津有味, 他手机几天没有信号, 现在终于可以使用, 里面有许多未接电话, 基本上都是季乐水打来的。季乐水发来的信息则是从一开始的温和询问, 变成了最后声嘶力竭的呐喊:“林半夏,你要是再不给我回信息我就报警啦??你是不是被宋轻罗绑架去了国外卖肾了啊??求求你,大哥, 接我的电话啊——”

    如此内容的信息足足有一百多条, 林半夏小声的给他回了条语音,说自己没事,只是前几天手机没有信号才没有回消息。

    宋轻罗睡的酣熟, 全然不顾周围发生了什么。

    越野车驶出了山村, 到达了小镇,却并未停下,而是顺着国道一路上了高速,朝着不知名的地方去了。林半夏坐在车里, 也不好问到底要去哪儿,又熬了一会儿,也跟着宋轻罗一起睡了过去。

    等到他醒来时,原本应该是靠着他肩膀的宋轻罗被他靠着,而且自己几乎整个人都嵌入了宋轻罗的怀里。

    林半夏微微一愣,抬头便瞧见了宋轻罗半垂的黑眸,眸子里平静无波,他说:“醒了?”

    林半夏顿时不好意思起来:“醒了。”

    宋轻罗:“口水擦一下,要到了。”

    林半夏:“……”他默默的坐直了身体,悄悄的擦掉了自己唇边的口水。车速渐渐慢了下来,最终停了,林半夏看了下表,居然已经过了八个小时,中途他一次都没醒,比在家里还睡得熟。

    隔着车窗,他看到了外面陌生的景色,他们似乎是在一个停车场里,周围全是白色的墙壁,墙壁上挂着密密麻麻的圆形物体,林半夏起初以为那是摄像头,谁知宋轻罗却好像看穿了他的想法,淡淡的道了句:“是武器。”

    林半夏:“……”

    “下车吧。”宋轻罗说。

    林半夏跳下了车,伸展了一下身体,奇怪道:“哎,装村长和牟馨思的车呢?还有蒋若男?”

    宋轻罗说:“他们在其他地方,一会儿才能见到,你饿了吗?”

    林半夏老老实实的点头:“饿了。”

    宋轻罗看了眼表:“时间还早,先和我去吃点东西。”他打了个哈欠,带着林半夏穿过了一道黑色的铁门。

    铁门之后,是一个全白建筑,门是白色,墙壁也是白色的,灯光同样是白色,一时间,林半夏被眼前的大片白色刺的有些睁不开眼。宋轻罗倒像是习惯了,领着林半夏穿过了几道门,到达了一个换衣室模样的地方,随后从柜子里取出了一套黑色的衣服,示意林半夏换上。

    林半夏穿好之后,才发现是带有卍图案的工作服,宋轻罗也把自己的衣服换了下来,两人从门口进去,经过了一共五道关卡,这些关卡有的是消毒,有的是扫描,林半夏再次感到自己即将进入的地方有多么戒备森严。

    通过关卡后,就是建筑内部,林半夏在里面看到了很多和自己穿着同样衣服的人,这些人似乎都认识宋轻罗,几乎每个人都朝着他们两人,有意无意的投来了目光。

    宋轻罗无视了这些眼神,带着林半夏到了一个类似餐厅的地方,随便点了点桌子,扭头问林半夏想吃什么。

    林半夏看了眼菜单,依旧没有被这里的环境迷惑,冷静的问出了核心问题:“要钱吗?”

    宋轻罗:“……不要。”

    林半夏:“0.0那我能要两根烤肠吗?”

    宋轻罗:“……可以。”

    三分钟后,两人每人拿着两份套餐,一瓶肥宅快乐水,两根烤肠,幸福的吃了起来。林半夏啃了几天的压缩饼干,这会儿随便吃点什么都已经感动的热泪盈眶了,差不多吃完后,宋轻罗又看了眼手表,说时间差不多了,就带着林半夏往一个封闭的房间去了。

    那房间挂着一面投影仪,放着一个巨大且柔软的沙发,林半夏坐上去的时候,感觉自己好像坐到了一个软乎乎的馅饼里,露出了幸福的表情。宋轻罗则在林半夏的旁边,按了一下遥控器,眼前的投影仪便亮了起来。

    投影仪首先出现的,居然是蒋若男。

    她面无表情的坐在一张椅子上,隔着玻璃,和冰冷的摄像头对话。

    摄像头里毫无感情的声音问了她的名字,年龄,性别,和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蒋若男爱理不理,很不配合,直到……工作人员取出了那一块,宋轻罗带回的石头。

    “你认识这个吗?”声音发问。

    蒋若男看了一眼石头,眼神明显慌乱了一下,她抿着唇,固执的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声音没有说话,沉默了大约三分钟,道:“进行初级实验。”

    石头被一个机械手臂,小心翼翼的放到了蒋若男面前的透明的玻璃房子里,房子里,有一个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那工作人员轻轻的伸出手,握住了那块石头,蒋若男看到这一幕,露出惊恐的表情。

    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握住了石头,一秒,两秒,三秒——原本坐着的他突然站了起来,松开了手里的石头,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颈项,好像缺氧一般,身躯弯下,显得极为痛苦。

    刺耳的警报声响起,两个机械手臂迅速的将工作人员抬了出去——石头落在地面上,发出哒哒哒的轻响,并不悦耳,好像死神冷漠的嘲讽。

    又一个工作人员走了进来,像之前那个工作人员那样,弯下腰,想要握住石头。可是就在他伸手的刹那,一直停留在他头部上方的机械手臂竟然突然失灵,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便直直的朝着他砸了下去,那工作人员躲闪不及,被机械手臂砸了个正着——他的身躯倒在了地上,很快又被机械手臂移了出去。

    接着是第三个工作人员,进了屋子。

    “住手,别试了,你们会死的!!!”一直看着这一切的蒋若男受不了了,她尖叫起来,像个受惊的孩子,“你们在做什么,你们会死的——”

    “为什么,为什么会死?”冰冷的声音问道。

    “这个东西会思考,它喜欢死亡,所有靠近它的生物都会死的——”蒋若男哭了起来,只有这时候的她,才像个十三岁的孩子,无助且脆弱,“只有制造死亡,它才不会伤害你——”

    石头静静的躺在地上,光滑的外表,散发诱人的光芒。

    冰冷的声音道:“继续。”

    第三个人工作人员开始动作,他无视了蒋若男的尖叫声,再次捡起了石头。

    “啪嚓”——工作人员胸前的交流器爆出了一寸明亮的火花,随即便是一阵黑烟,虽然工作服是防火的,可是他的呼吸器里,很快被黑色的浓烟充斥了,他一边大声的咳嗽,一边被机械手臂强行拖了出去——

    “你看,你看!!”蒋若男哭道,“我没有骗你们,我不会撒谎的——”她抽泣着,拍打着面前的玻璃,让人软了心肠,“我真的没有骗你们。”

    玻璃上降下了一层黑色的帷幕,隔断了她看向玻璃房子里的视线,她露出茫然的神情,以为实验停止了,但坐在屏幕这头的林半夏和宋轻罗知道,实验还在继续。

    大约冰冷声音的主人动了恻隐之心,不想再让她继续看下去了。

    蒋若男的哭声越发刺耳,她哭的悲伤极了,像只受伤的刺猬一样,从椅子上滑落下来,蜷缩成了一团。冰冷的声音没有再提问,她却自顾自的喃喃自语,说起了一个属于她的故事。

    “我从六岁就开始干活了,那时候身体弱,还挑不动水,我奶奶就罚我,给了我一个盆子,让我去河边端一盆回来,不能洒,洒了就没晚饭吃。”

    蒋若男很少看见自己的父母,她从邻居的口中得知,他们只有在生孩子的时候才会回来。那时的她还不明白为什么父母只有在生孩子的时候才会回来,她盼啊等啊,只想见他们一面。

    他们一定也会像隔壁小壮的父母那样,带好多好多礼物回来吧?等自己大一点了,他们或许会把自己从这个偏远的山村带走,带到城里去,那时她也能穿上好看的小裙子,吃好甜好甜的糖。

    蒋若男,一直如此的期盼着。

    直到她在十三岁那年,真的见到了自己的父母。他们一起回来了,母亲是大着肚子回来的,父亲搀扶着她,两人看起来格外的亲密。他们也看见了蒋若男,只是那眼神却好像看见了一个陌生人,没有一丝的温情,甚至含着蒋若男看不明白的厌恶。

    父亲勉强的冲她笑了笑,说若男都这么大了。母亲连笑容都不肯给,盯着她像盯着一个怪物。蒋若男不懂,不懂为什么会在她的眼里,看到这样的表情。她是个怪物吗?她为什么会是个怪物呢?小小的女孩满目茫然,她被赶出屋子,刻薄的奶奶让她挑满院子里的水缸才能回来,她扭过头,看到了屋外漫山的大雪。今年的春天来的似乎比往年更早,可为什么,她总觉得天气比往年还要更冷呢。

    水很重,需要小心翼翼的灌进水罐里,蒋若男单薄的肩膀,挑起了扁担,脚下穿着的布鞋踩在化了一半的雪上。她揉了一下自己被冻的通红的鼻头,想快些回家去。于是步子比往日,迈的更大了一些。

    终于到了家里,蒋若男刚放下肩上的担子,便听到屋内传来了孩童的啼哭,哭声一声接着一声,似乎并不止一个。是自己弟弟妹妹出生了吗?蒋若男心里溢出了难以形容的喜悦,她站在窗口好奇的朝着屋内张望,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屋子里的对话声。

    “男孩,是个男孩!!”是她母亲喜悦的叫声。

    “怎么还有个拖油瓶。”是奶奶不满的嘟囔。

    “那怎么办,生都生出来了。”母亲说,“难不成又送人?”

    “我看外头镇子上老杨家正好缺个闺女,我给他送去算了,家里头已经有个蒋若男了,还要那么多干嘛?”奶奶说。

    “别说了,恶心死了。”母亲说,“妈,你怎么给她取了个那样的名字,难听的要命。”

    “难听怎么了,不取这个名字,咱家能有这个独苗苗?”奶奶得意的说,“还是我有远见……”

    听着二人的对话,蒋若男忽的觉得有些冷,不是肌肤,是身体的内部,好似血液也一寸寸的随之冻结。她听到开门声,躲到了旁边的柴垛里,看见奶娘抱着一个婴儿出来了。

    那个婴儿,就是蒋若男即将被送走的妹妹,她看着奶奶出了门,朝着左边去了,忽的有些奇怪,去镇子上的路不应该是往右走吗?她去左边干什么?如此想着,蒋若男迈开步子,跟了上去。

    奶奶没有去镇子上,她顺着蜿蜒曲折的山道,一路向上,最终到了水源尽头的山洞,那里黑漆漆的,蒋若男有些害怕,她看着奶奶走了进去,再出来时,已经两手空空。

    妹妹呢?妹妹去哪儿了?蒋若男茫然的想,奶奶把她丢到了山洞里吗?现在这么冷,她岂不是会被活活冻死?

    奶奶前脚离开,蒋若男后脚便跟了进去,她没有灯,只能摸索着一路往前,心却渐渐凉了下来。她走到了山洞的尽头,从头到尾都未曾听到过一声婴儿的啼哭。她的脚下踩到了冰冷的融雪,在这一刻,她突然明白了,自己的妹妹去了哪儿——她在这寒冷的溪水里。

    蒋若男应该是想哭的,可是这一刻,她的眼眶干涩流不出一滴泪水,她跪下来,跪在了潺潺流淌的水源里,将身体缓缓的埋了进去。融雪刺骨,她的口中也灌满了这冰冷的溪水,她不敢去想,邻居口中那几个运气不好的姐姐现在在哪儿,也不敢去想,自己喝的十几年的溪水里,到底埋藏着怎样的秘密。她第一次如此的憎恶,憎恶这个村庄,憎恶自己的名字,憎恶每一个带着恶意询问她为什么是个女娃的人。

    一声轻响,似乎有什么东西,顺着融雪落到了蒋若男的面前,她条件反射,伸手握住了那个东西,入手极冷,她好像握住了冬天里,最寒冷的那一块冰,就在这一瞬间,她好像听到了远山的呼唤,一种难以名状的呢喃充斥着她的脑海。她听到人的惨叫,看到了死去的牲畜,无数破碎的画面在她的眼前闪过,她已经快要冻僵的身体突然暖了起来,她低下头,用最为虔诚的姿态,亲吻了落入她手心之物。

    那是一块黑色的,长着鳞片如同盘蛇一般的石头,它没有生命,静静的躺在蒋若男的手里,蒋若男不知道这是什么,她只是感到自己的身体同这个东西发生了共鸣,在这一刻,她好像失去了身为生物的情感,灵魂深处,只余下一片冰冷的没有情感的黑暗,黑暗里,有个可怕的声音在渴望的嘶喊,嘶喊着让蒋若男,带去属于它的祭品。

    蒋若男动了,她站起来,遵循它的意志,将它抛入溪水之中,她浑身湿透,却忽然不觉,嘴里哼着歌儿,如同欢快的鸟儿,一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