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5|死神的欢宴(七)(第2/2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层后面露出了半边脸,林半夏晒着太阳,倒是觉得没刚才那么冷了,他扭过头,看见宋轻罗凝视着被他包裹在手里的那块石头,道:“现在可以解释?”

    宋轻罗说:“你等着。”他四处看了看,然后走到路边,随便选了棵长得很茂盛的草。把那石头轻轻的和草放在了一起。

    林半夏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在旁边乖乖的看着,不消片刻的功夫,那草竟然缓缓的冒起了黑烟,接着一朵明亮的火苗跳了出来——这草竟是平白无故的燃烧起来了。

    “怎么回事??”林半夏看愣了,“这东西可以吸收人的生命力?”

    “不太准确。”宋轻罗说,“更准确一点,是被它影响的生物,都会无限的接近死亡——我也只是猜测,可能也是别的用途。”

    “那我不是好好的吗?”林半夏道。

    “那条鱼叫鳄雀鳝,是热带才有的大型鱼类,本不该出现在那里。”宋轻罗说,“但是因为你碰了这东西……”

    林半夏无话可说:“那你怎么没事?”

    宋轻罗道:“运气好?”

    林半夏:“……”

    宋轻罗说着话,又小心翼翼把石头裹了起来,说这东西具体的效果估计还得等过一段时间实验之后才能知道,不过它对生物生命产生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

    “走吧,先回去。”宋轻罗说,“贺槐安那边,还不安全。”

    “对哦。”想起了牟馨思的惨状,林半夏的好心情瞬间没了,他道,“走吧,我们回去吧。”

    天放晴了,路上的道路依旧泥泞,林半夏和宋轻罗慢慢的顺着山路朝着山下走去。

    贺槐安艰难的将牟馨思的尸体背回了村长的家里,他进了屋子,看到村长叼着旱烟,坐在堂屋里沉默的做着木工活儿。

    贺槐安看了一眼他面前大块的木头,很快就辨识出那是一具棺材。与此同时,堂屋的角落里,也多了几具棺材。

    “你怎么回来了?”村长道,“不是叫你把人送走吗?”

    “车被人砸了。”贺槐安把牟馨思的尸体,放到了旁边,他小声道,“暂时,走不了了……”

    村长听见贺槐安走不了了,表情一下子冷了不少,语气也有些阴阳怪气,他说:“走不了了,怎么会走不了了?我当初就叫你们不要来了,你们为什么就是不听?这村子里的棺材可没剩多少了,装不了几个死人。”

    贺槐安觉得他神情怪怪的,辩解道:“我们也是为了村子来的,你不用说这种风凉话吧!”

    村长冷冷的看着他没应声,用力的挥舞着手里的榔头,敲在左手拿着的工具上。

    “砰”的一声,贺槐安被这刺耳的声音弄的抖了一声,他道:“我先回去休息了……”

    “尸体呢?”村长问。

    “我背回去,在屋里守着。”贺槐安道。

    村长却摇了头,他说:“尸体放了一晚上了,不能再进屋子,要么你把她丢在院子里,要么你把她放在那儿。”他说着,指了指堂屋角落里的几具棺材。

    这院子里两个顶棚都没有,如果把尸体放出去,估计很快就会被雨水泡的面目全非,贺槐安到底是做不出这样的事,他犹疑的看着面色不善的村长,一时间不明白村长为什么会对一具尸体产生如此大的敌意,不过这也算是正常的,毕竟尸体这种东西,总会让人联想到死亡。

    贺槐安沉默片刻,道:“还是……把她放到棺材里吧。”

    “对,这才对。”村长扯着嘴角笑了一下,“放进去吧,没剩下几具了,放进去吧。”

    和前几日相比,村长的精神状态差了很多,甚至看起来有些神经质,他又把烟塞到了嘴里,不住的用方言喃喃自语,贺槐安完全听不懂。

    棺材盖子很重,至少需要两个成年男人才能搬动,村长很是热情的来搭了把手,贺槐安则轻轻把牟馨思的尸体抱了起来。她还是个年轻的姑娘,之前出过几次任务,可到底没有经历太多,而且运气极差的在上一次任务里失去了自己的同伴。

    贺槐安听过这件事,据内部消息说,牟馨思亲眼看到自己的同伴被一头猛兽撕成了碎片,连完整的尸体都没能找回来。他轻轻的整理了一下她凌乱的发丝,心理已经开始后悔同意将她带到这里来的这件事,如果当时他硬下心来,她就不会遭遇这一切了。

    想到这里,贺槐安有些心酸,重重的揉了揉眼睛,缓缓的把牟馨思的尸体放进了冰冷的棺材里,牟馨思的身体依旧很柔软,贺槐安将她的身体摆出一个安详的姿势,才重新起身,只是在他起身时,却忽的感觉到了一种异常,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被自己不小心的忽略了。

    贺槐安动作顿了顿。

    村长阴沉道:“你干什么呢?”

    这一声问话,让贺槐安突然改变了注意,他扭过头看着村长,认真道:“我不想把她放在你们的棺材里,她的家里人还在等着她回去,就算是尸体,我也要把她的尸体带回去——你要是不让我们在这里待,我就和她一起出去。”

    村长表情一下子变了,变得贺槐安有些看不懂,怨怼,阴冷,憎恶,愤怒,甚至还有一丝让人畏惧的癫狂。

    这种眼神,贺槐安在一些人的眼神里见过,那些人的名字叫疯子。

    村长森然道:“你想好了要这么做?”

    贺槐安内心有些不安,依旧固执的点了点头。

    村长道:“好吧,好吧。”他没有再说别的。

    贺槐安看着他狰狞的神情,陷入了浓郁的不安中,他弯下腰下,把牟馨思的尸体重新背到了背上,正打算往外走,又被村长叫住了。

    “外面还在下雨呢,你能去哪儿啊。”他阴阴道,“就在屋子里等着吧,等一会儿……就结束了。”

    贺槐安道:“结束了?”

    村长笑了笑,没说话,转身走了,把贺槐安留在了放满了棺材的屋子里。

    屋子里安静下来,堂屋里,只剩下了贺槐安,和一具已经冰冷的尸体。热血冷却之后,要面对的依然是眼前残酷的事实,他不能回屋子,只能坐在凳子上,沉默的凝视着已经死去的牟馨思。

    贺槐安见过很多死人了,但从未和一个死人,如此平静的相处,他拿出手机,随便点开了一个小游戏,想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始终无法自欺欺人的将目光从牟馨思的身上移开。

    牟馨思就这么软软的躺在他的脚边,洁白的肌肤上,透出些怪异的青紫,她不动,他也不动,明明十分宽敞的屋子,却给贺槐安带来了一种窒息的错觉。他此时终于明白,为什么在规定细则里,要求他们尽量不要和同伴的尸体共处一室,只是短暂的十几分钟而已,贺槐安便感到自己的精神状态下降的极快,甚至于他好像听到了一种细微的呼吸声,可这个屋子里,分明只有他一个人。

    贺槐安深吸一口气,拿出纸笔,开始做记录,将他看到的事情,一一记录在了那个黑色的笔记本上,他一边写,上面的字迹一边消失,写到后面,都快忘了自己到底写了些什么东西了。

    贺槐安停下来时,外面的天气已经有些黑了,可此时明明才中午,却好像到了傍晚一般,天穹低的好像要盖住大地,提前到来的暮色,带走了太阳。

    贺槐安正在走神,余光注意到看到村长不知何时又回来了,他的身上有些湿润,似乎是刚出去了一趟,手里端着一个热气腾腾的盆子。

    虽然隔得很远,但贺槐安已经嗅到了汤盆里散发出来的浓郁香气,他好像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诱人的气息,不由的动了动喉头,将口腔里分泌出来的过多的唾液咽了下去。

    “你还没吃饭吧?”刚才神情狰狞的村长,似乎又冷静了下来,声音温和,带着浓浓的关心,他端着盆子,走到了贺槐安的身边,笑着说“我做了点午饭,你要不要凑合着吃了。”

    贺槐安道:“这是鸡汤吗?”他看向汤盆里,里面炖着一只鸡,那鸡光是看着便十分诱人,一口下去,定然会软烂鲜美,满嘴都是浓香的肉汁。他看到这里,再次重重的咽了一口口水。

    村长微笑道:“是啊,是山菌炖的土鸡汤,好喝着呢,村子里的人都喜欢……”他把汤盆放到了贺槐安的身侧,说,“我去给你拿个碗。”他说着,去了旁边的厨房,将贺槐安和这一盆汤,独自留在了屋内。

    汤汁的香气,顺着贺槐安的鼻腔涌入,他狠狠的吸了一口,露出陶醉的神色。他并不是个沉溺于口腹之欲的人,可眼前这盆汤,却那般的诱人,只看一眼,就让人移不开目光。

    喝一口,一口就好了,贺槐安想,他不贪多,只喝一口,让温热的鸡汤顺着食道滑落到他的胃里,热度便会在他的体内散开,祛除身体里彻骨的寒意,只要喝上一口,他就可以享受渴望许久的宁静。

    村长回来了,脸上是笑着的,他手里拿着碗和勺子,轻轻的放在了贺槐安的面前:“尝尝吧,刚炖的,要是再不喝,就冷了。”

    “你呢,你不吃吗?”贺槐安看向他。

    “我?我刚吃过了,就剩这么一点了。”村长微笑道,“你喝吧。”

    贺槐安又重重的咽了一口口水,他此时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眼前的汤上,一勺,两勺,手里的小碗渐渐被盛满。

    村长在旁边看着他,像在看着自家贪食的小孩,目光慈祥悲悯,想一尊爱着世人的佛。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