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4|死神的欢宴(六)(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贺槐安实在是想不明白。他一直没怎么睡着, 直到快要天亮了,才浑浑噩噩的睡了一小会儿。

    天亮了, 雨没有停, 而且看来是一时半会儿都停不了了。

    宋轻罗和林半夏醒的很早,两人把贺槐安叫了起来, 三人简单的洗漱之后, 去了堂屋, 看见了村长和他精心准备的早饭。

    “村长。”贺槐安直接的开了口, “昨天晚上, 你在我们窗子外头做什么呢?”

    村长抽着他那根旱烟, 淡淡的烟雾模糊了他的面容, 他含糊道:“怕你们出事。”

    昨晚那人居然真的是他, 贺槐安心中一紧,道:“我们能出什么事?”

    “还记得前几天晚上吗?”村长说,“我和我侄子他们吵了一架, 我侄子在院子里上吊死了, 就吊死在了你们的门口。我怕今晚又出事儿,就过来看了看。”

    这倒也说得通,贺槐安哦了一声。

    “那女娃子的尸首你们准备怎么办?”村长说, “就这么放着吗?这可不吉利啊……”

    贺槐安低声道:“等这件事完了, 我们会把她带回去。”

    村长道:“那你们今天就把她带走吧,不然就得按村子里的规矩处置。”他冷冷的说,“死人是不能放在外头的,就这么放着, 会害死活人的。”

    贺槐安看了宋轻罗一眼请示意见,宋轻罗漫不经心的掰着手里的压缩饼干往嘴里送,轻声道:“那你就送她回去吧,顺便去外面补给点物资再回来——如果你能走的话。”

    “好。”贺槐安心中一松。

    “这早饭你们吃不吃,不吃我就收了。”村长用力的敲了敲桌子。

    桌子上摆放着丰盛的早饭,有馒头,有烙饼,还有熬的浓稠的,散发着米香味的白粥,这对于几天都没有好好吃东西的三人来说,是极大的诱惑。但因为昨天宋轻罗叮嘱过了不要吃这里的食物,所以谁也没有动。

    村长见他们不说话,便把食物全给收了,转身离开了院子。

    宋轻罗吩咐道:“贺槐安,你去把牟馨思的尸体送回去,我和林半夏要去查点事情,你自己注意安全。”

    贺槐安点点头:“好的,宋先生,我会尽快回来。”

    宋轻罗道:“不,你如果真的能出去,就不用回来了,通知外头,至少再派四个携带武器的人进来。”

    贺槐安微微一愣:“宋先生,您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宋轻罗轻声道:“只是猜测,保险起见。”

    贺槐安道了声好,起身出去了。

    他不知道林半夏和宋轻罗要去哪里调查,这不是他该关心的事,他要做的,是遵循宋轻罗的命令,做好他要自己做的每一件事。

    牟馨思的尸体还在被褥里,贺槐安穿好雨具,把她背在身上,打着伞朝着停车的地方去了。

    停车的地方离村长的住所不远,就在院子后面的一片平地上,贺槐安隔着雨幕远远的看见了停在那里的车,按下了手里的车钥匙。

    可是车灯却没有亮。

    贺槐安见状心里凉了大半,他不由的加快脚步朝着车走去。然而当他走到了车的旁边,看清楚了车里的惨状时,才明白了宋轻罗那一句:“如果你能走的话。”是什么意思。

    车被人为的破坏了,车窗被砸开了一个大洞,仪表盘全毁,方向盘也被人用暴力拆卸了下来,整个车的状况简直是一片狼藉,根本不可能开动。

    贺槐安愣在了原地,他以为自己来到这个村子,面对最大的阻力是异端之物,然而此时他才意识到,宋轻罗的想法才是对的,他首先要面对的,是对他们充满了恶意的村民。

    贺槐安扭过头,看向了身后和雨幕融为一体的低矮建筑,这一刻,他仿佛能透过玻璃,看到藏在建筑里的那一双双恶毒的眼睛,他们恨不得这几个外乡人快些死掉,死在那无法抵抗的意外里。

    贺槐安沉默的背着尸体,缓缓的往回走。雨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他只能低着头,缓步在泥泞的道路上,艰难的前行。或许是因为没了离开的希望,回去的路比来时的路难走了许多的双腿开始变得沉重起来,肌肉里好像灌了水泥一样。

    马上就要到村长门口时,贺槐安忽的感到了有些冷,一滴雨水落在了他的眉尖,顺着颧骨,下颚,最终垂落在了他的下巴上,他轻轻的摆了摆头,想要甩掉下巴尖上的那一滴水,然而当他在摆动脑袋的刹那,他感到了一股子凉气喷到了自己的耳朵上。贺槐安的神情凝固了,他侧过头,看到了牟馨思搭在他肩膀上的那张脸,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泛着青紫——这是死人该有的模样。贺槐绝望的想,他真希望刚才那股子寒冷的吐息,是他产生的幻觉。

    林半夏和宋轻罗并不知道贺槐安遭遇了什么,两人离开了村长的家,直奔何家爷爷的住所。

    那是一个不太起眼的土房子,没有了丧葬的队伍,显得格外安静。

    宋轻罗先去敲门,隔了好一会儿,里头才传出了一句苍老的:“谁啊。”

    宋轻罗想了想,说了名字:“蒋若男。”

    “若男?”一双布满了皱纹的手缓缓的打开木门,那何家老爷子露出半张脸,看到了站在外面的林半夏和宋轻罗,微微一愣,立马冷了脸色道:“你们找我干什么?”

    宋轻罗手一伸,便将门卡住了,他虽然模样精致的好像娃娃,可力气和他的长相丝毫不符,他轻声道:“有些事情想问问您。”

    “我没什么好说的。”那何家老爷子显得很抗拒。

    “我还没问呢。”宋轻罗说。

    三人就这么僵持在了门口,最后何家老爷子还是妥协了,冷冷的哼了一声,松开手让宋轻罗进了门,林半夏跟在后头,也进了屋子。

    这屋子乍看上去很是凌乱,到处都是草药,有林半夏认识的,也有他不认识的,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子浓郁的独属草药的气味,不算难闻。

    虽然进了屋子,何老爷子也没给他们好脸色,在椅子上旁边坐下后,一言不发。

    宋轻罗没有急着问问题,而是在屋子里东转转,西看看,满脸兴趣。结果最后还是何老爷子先不耐烦了,一敲手里的拐杖,说:“你来找我到底是做什么,难道就只是没事过来看着玩儿的?”

    宋轻罗平静道:“您这屋子,装了多少死人了?”

    何老爷子怒道:“这你管不着!”

    宋轻罗说:“或者我换个问法,你还想再装多少人?”

    何老爷子脸色铁青,要不是老了,估计已经站起来和宋轻罗动手了。

    宋轻罗却好似看不到他那难看的脸色,漫不经心道:“这雨天持续了很久了吧,我之前看过资料,你们这里爆发过山洪,那时候村里也是下了大半个月的雨,你说,这雨继续下,村子里的人还能活多久,能久到你们用命喂饱那个所谓的山神?”

    何老爷子咬牙道:“你难道有什么办法?你若是有办法,你的同伴会死的那么惨?”

    宋轻罗道:“死马当成活马医,反正都是死,为什么不让我们自己去找死?你们又何必脏了自己的手。”

    何老爷子没有反驳,看神情,竟是被宋轻罗说动了。

    “我只想看看村民们的死亡记录。”宋轻罗说,“你这里应该有最全的吧。”

    何老爷子半晌不说话,就在林半夏以为他会拒绝宋轻罗的要求的时候,他手一指,指向了一个放在墙壁边上的书柜:“最右边那册。”

    宋轻罗快步走到了柜子旁边,抽出了记录,迅速的翻看起来。

    林半夏在他旁边,也跟着宋轻罗看着记录,这记录上面详细的记录了当天的日期,具体时间,天气,以及死者的死因和地点。

    第一例死亡,是三月十一号,天气晴,死亡地点,村口的小溪附近,死因是在河边清洗衣物的时候不小心滑倒,一头撞在了路边的石头上,脊椎断裂,当场死亡。

    这个意外,仿佛是死神来到的号角,接下来的几日,死亡开始如同浓郁的迷雾,朝着整个村庄弥漫。

    宋轻罗一目十行,看的极快,林半夏还未反应过来,便看着宋轻罗掏出了贺槐安画的村子里的地图,开始用随身携带的笔在地图上面标点。

    黑点被一个点一个点的标在地图之上,密密麻麻,杂乱无章,乍看上去,没有任何的规律。

    宋轻罗对这个答案似乎很不满意,他蹙起眉头,盯着手里的地图,灼热的目光像是要把上面盯出一个洞。

    林半夏疑惑:“这好像看起来,没什么规律啊,你怎么这个表情?”

    宋轻罗说:“感觉有些地方不对劲。”

    林半夏思量片刻,觉得是有些怪怪的……

    两人盯着地图看了一会儿,宋轻罗忽的又开始在地图上画了起来,林半夏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宋轻罗回答:“把雨天和晴天分开看看。”

    林半夏恍然大悟——当雨天和晴天的标记被不同的符号代替后,晴天的标记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图案。林半夏很难用言语形容,若是一定要说,那似乎是一条爬行类动物的眼睛,竖起的瞳孔就是村庄唯一的溪流,瞳孔所及之处,皆是图案代表的死亡。

    而雨天的符号构成的图案就没有那么规律了,散乱的散在村庄的各个角落,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林半夏皱着眉头,“难道是因为雨水导致那东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