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2|死神的欢宴(四)(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啊!!”发出惊恐的叫声, 牟馨思顾不得其他,抓起衣物便踉跄着朝外面跑去, 她还未跑到门口, 便感觉脚下踩到了什么,猛地一滑, 朝着地面扑了上去, 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万幸的是她手里抱着柔软的衣物, 没有摔到头部, 但还是听到自己的脚踝处, 传来了一声清脆的碎响。

    “啊——”牟馨思吃痛惨叫。

    “牟馨思, 你没事吧??”外面守着的贺槐安听到了牟馨思的惨叫, 焦急道, “你怎么了?”

    “头发……头发……”牟馨思尖叫道。

    “什么头发?我进来了?”贺槐安急道。

    “别,别,我没穿衣服。”牟馨思奄奄一息, 但还是有些要面子, “你等着,我待会儿自己出来……”她艰难的翻过身,又看向了头顶上的天花板, 那里空空如也, 根本没有她刚才看到的可怖景象。

    脚踝似乎扭伤了,牟馨思艰难的穿好衣服,一瘸一拐的出了门。

    贺槐安看见牟馨思狼狈的模样,连忙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我好像看见了奇怪的东西。”牟馨思含糊道。

    贺槐安说:“什么?”

    “可能是我看错了。”牟馨思摇摇头。

    贺槐安还想再问, 牟馨思却不再理会他,转身摇摇晃晃的朝着屋子里去了。贺槐安看着她的背影,露出担忧之色。

    在堂屋里坐着的林半夏等来了晚归的宋轻罗,随后向他说了今天在院子里发生的事。

    宋轻罗听后去检查了棺材,还包括棺材里死掉的人,最后得出了一个让人不太愉快的结论,这几个关在棺材里的人,大概率是被活活饿死在里面的,因为他又在棺材的侧面,发现了几个浅淡的牙印,想来是饿狠了,才下了口。

    这个结论他们没敢告诉村长,毕竟村长现在的精神状态也不好,知道这件事有害无益。

    因为今天发生的事,大家都没什么兴趣吃晚饭,于是桌子上只出现了林半夏宋轻罗外加贺槐安,宋轻罗问牟馨思人呢,贺槐安说她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把脚扭了,这会儿正在床上休息。

    “出什么事了么?”宋轻罗问,“怎么突然把脚扭了。”

    “不知道,她好像精神状态不太好。”贺槐安说,“可能是生病了。”

    宋轻罗微微蹙眉:“你多注意一下她。”

    贺槐安点头。

    吃过晚饭,简单的洗漱之后,林半夏便上床睡觉了,这个房间和他之前的卧室构造其实有点类似,床的旁边就立着高大的衣柜,衣柜有半扇门关不上,便开了一个缝隙。林半夏本来该有些困的,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宋轻罗躺在他的旁边,轻声问他怎么了。

    “那个衣柜黑洞洞的。”林半夏说,“看着有点让人不舒服,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场景。”

    宋轻罗:“……”

    林半夏:“你怎么这个表情?”

    宋轻罗说:“我只是在想。”

    林半夏:“想什么?”

    宋轻罗:“想要不要告诉你,你在哪里见过。”

    林半夏想了想,说:“还是不要了吧,万一想起来,我更害怕了怎么办。”然后起来用凳子把柜子缝隙压着,这才感觉好多了,躺回床上后,没一会儿便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宋轻罗心想你这怕是要气死你家门牌号了,好不容易努力的吓了你那么多次,结果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正好不在家,仔细想想,真是有点惨。

    夜色降临,村子里安静了下来。

    陷入沉沉睡眠中的林半夏,被一阵喧哗声吵醒,他朦胧的睁开眼,发现外面闪烁着灯光,伴随着人吵闹的声音。他看了眼时间,此时才凌晨两点,离天亮还早着呢。身旁的宋轻罗不见了踪影,或许是比他还早被吵醒,已经去外面了。

    如此想着,林半夏披了件外套打算去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刚走到门口,却看见宋轻罗推门而入。

    “怎么了?”林半夏含糊的问。

    “没事,是村长和自己的亲戚闹了矛盾,在外面吵架呢。”宋轻罗说,“我们就别出去了,被他们看见不太好。”

    林半夏听着激烈的争吵声,迟疑道:“吵这么厉害,不会出事吧?”

    宋轻罗道:“村长说没什么事。”

    “那好吧。”林半夏又躺回了床上。

    睡在他们隔壁的贺槐安和牟馨思,也被争吵声吵醒了,贺槐安醒的比较慢,正在纠结要不要出去看看的时候,外面的声音却已经停了。他迷迷糊糊的看向睡在隔壁床上的牟馨思,发现她整个人都蜷成了一团,他小声的问了句:“小思,你没事吧?”

    “没事。”牟馨思含糊的应了声。

    听到她的声音,贺槐安心里安定了许多,闭上眼睛再次睡了过去。

    牟馨思却怎么都睡不着,她前半夜一直半睡半醒,好不容易眯了一会儿,又被吵闹声弄的睡意全无。本来身体已经困倦到极点,可是神经却紧紧的绷着,无数光怪陆离的画面在她的脑海里攒动,让她始终无法入眠。

    刺耳的吵闹声让她感到内心深处浮起一阵暴躁的情绪,她强行将头埋在被褥里,想要抵御那讨厌的声音。

    也不知吵了多久,外面吵闹声终于消停了下来,整个院子灯光暗下,再次潜伏在了深沉的夜色里。

    牟馨思闭着眼,强迫自己入睡。

    可是她还未睡着,耳朵便捕捉到了一种奇怪的响动……哒哒……哒哒,有人在轻轻的敲着他们的房门。那声音太小,太微弱,让她想起了白天时,那个被敲响的棺材。

    “有……谁在外面吗?”牟馨思吊着嗓子,颤声问道。

    没有回应。

    哒……哒……哒……声音还在继续,一下又一下,好似敲击在牟馨思本来就已经足够脆弱的神经上。

    “到底是谁?能不能不要恶作剧了!”牟馨思终于受不了这声音的折磨了,她刷的一声从床上坐起,咬着没有血色的唇,走到了门边。他们房间的门,是村子里最普通的木门,不太结实,和门框相接的地方,甚至还有一条缝隙,可以看到门外的光景。昨天入住的时候,牟馨思还在埋怨这门缝漏风,没想到今天,这门缝倒是让她生出了感激之意——至少,她可以透过门缝,先朝外面看上一看。

    院子里经过刚才的吵闹,已经重归于黑暗与寂静,今晚无雨,却有风。风透过门缝,吹在了牟馨思的脸颊上,她觉得有些冷,便用手轻轻的抱住了胸。她的目光,透过狭小的门缝,勉强看清楚了外面的情形。没有人站在她的门外,可那个声音,分明就是从门板上传来的。

    某种不详的感觉,让牟馨思收回了目光,她的肌肤上,起了一层薄薄的白毛汗,明明什么也没有看到,她却感到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惧,就好像黑暗里,有一个无法承受的答案在等待着她揭晓,只要知道,结局便是癫狂。

    声音还在继续,但牟馨思已经无心探究了,她木着脸,缓缓的回到了床上,用力的将自己裹入了被褥里,无神的眼睛,沉默的凝视着还在发出声音的木门。

    时间在她身上,仿佛凝固了一般。

    那时隐时现的敲击声,好像一把锋利的小刀,在顺着牟馨思的肌肤划下,剖开了她的头骨,顺着脊椎,到了尾椎。她甚至产生了一种怪异的错觉,周遭的空间开始扭曲变形,所有她听到的声音,都隔着一层厚厚的膜。

    天什么时候亮啊,天还会亮吗?牟馨思睁着眼睛,绝望的等待着。

    贺槐安安稳的睡到了天亮,他的闹钟在早晨六点半准时响起,熟悉的音乐,把他从梦境中唤醒。他睁开眼,懒散的打了个哈欠,如同往常一般,慢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

    然而当他的目光触及到屋内的另一张床时,却被床上的人吓了一跳,贺槐安定睛一看,才发现是牟馨思坐在床上,用被褥裹着身体,她的脸上没有表情,脸色惨白,乍看上去,像个石膏做成的人偶。

    这个模样的牟馨思,把贺槐安吓的心中一跳,他迟疑道:“小思……你没事吧?”

    牟馨思听了他的声音,面无表情的转过头来看着他。

    贺槐安被牟馨思这眼神弄的有些发毛,他颤声道:“小思,你怎么了?”

    牟馨思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她的声线没有一点起伏,让贺槐安感到了一种不适,他试探性道,“什么声音?”

    “有人在敲门。”牟馨思说,“有人在敲门。”

    贺槐安强笑道:“有……有吗?”他什么也没听到。

    “有啊,你听。”牟馨思咧开嘴,露出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她竖起手指,做了嘘的手势,“你听,敲了一晚上,还在敲呢……”

    贺槐安意识到了牟馨思有些不对劲,他赶紧穿好衣服,叫牟馨思和他一起出去见见宋轻罗,可牟馨思却动也不肯动一下,她摇着头,固执的说门外的东西还在,还在敲门,她不想出去,她害怕。

    无奈之下,贺槐安只好决定自己出去把宋轻罗他们叫过来,他慌乱的走到门口,打开了木门,正欲往前跨一步,却忽的顿住了。

    贺槐安的眼前出现了一双悬空的脚,正在清晨的风中微微摇摆,他抬起头,看见了脚的主人那张吊在悬梁之上,已经变得青紫狰狞的脸。

    有人死了。

    就这么吊死在了屋外的悬梁上,他的脚被微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