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9|死神的欢宴(一)(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山里暴雨, 终于停了。

    春季,山上堆积的厚厚冰雪, 在阳光的灼烧下渐渐消融, 化作了流水,融入了村后头的溪流里。原本细细的溪水, 变成了滔滔的大河, 站在河边取水的蒋若男, 听到了汽车发动的声音。

    这村子地处偏远, 通常情况下, 好几个月都瞧不见外人。但今年刚刚立春, 村子里就怪事频发, 村长无奈之下, 只好通知了外面,想要请求帮助。大约几日之后,外头派来了几个人, 前来调查村子里的情况, 但似乎并不太顺利。

    蒋若男对这些事不太关心,挑着水顺着泥泞的小道缓步往家里走,路过村口处时, 看见了那群外乡人。

    他们来的时候, 还是四个,此时仅剩下了两人,此时一个站在车前掀开引擎盖研究着什么,另一个站在驾驶室里不断的咒骂。他看见了远处的蒋若男, 却好像更生气了。

    “我看这个村子就是有鬼。”咒骂着的人丝毫不顾及周遭的情况,嘴里咆哮着,“怎么可能走的掉!!”

    “ 您别说了。”另外一人脾气倒是不错,正在努力劝慰同伴,“我再看看,看能不能想点别的法子……”

    “看车,看车,看车有什么用!!”他说,“谁他妈让你不把大灯关了,现在好了,电瓶没电了吧!要怎么走?爬着回去?!”

    “我说了我把大灯关了!”另一人被这么说,也有些委屈,“是车自己打开的!!”

    “我他妈不管谁开的,你要是之前来检查了,能出这事儿?!”这人说着,重重的砸了一下方向盘。

    蒋若男到底是个姑娘,瞧见心情暴躁的男人,心底有些害怕,虽然挑着沉重的扁担,依旧不由的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她的余光注意到了两个男人身旁的一棵高大的却已经枯死的树木,那树一直立在村口,已经有些年岁了。树梢上停着密密麻麻的乌鸦,平日里聒噪的鸟儿并未像发出叽叽喳喳的叫声,只是静静的站在枝头,漆黑的小眼睛凝视着下方还在争吵的人类。

    蒋若男感到了一股不详的气息,此时天空渐渐阴沉,看来傍晚的时候又有一场大雨,厚厚的雷云在天上酝酿。

    蒋若男想,看来这次村长错了,村里老人说的对,外来人平息不了山神的愤怒,村里的怪事在这几人来到之后,不但没有结束,反而越演越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就在她如此想着的时候,天空闪出了一条明亮的金线,随后,爆裂的雷声在她耳旁猛地落下,好似山岳崩塌一般,将大地都震的摇晃起来。蒋若男被这声音吓了好大一跳,肩上挑着的水荡出了不少,紧接着雷声的是一阵重物落地的轰隆重响。蒋若男转过头,发现村口立着的那棵枯树倒下了,正好将旁边的那辆车和两个人,死死的压在了下面。

    蒋若男瞪大了眼,看见那黑色的泥土上,晕开了一片鲜红的血迹,天空砸下了豆大般的雨滴,将血迹冲入了土地之中。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宋轻罗最后还是没能吃到林半夏请的那顿饭。

    林半夏倒也不意外,只是说现在正经工作实在是不好找,特别是工资高又福利好的,实在是寥寥无几。

    被退回了二十几次简历的宋轻罗对此深以为然。

    刘西辞职后,单位很快就给林半夏招来了一个名叫周季同的新搭档,也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看起来不太善于和人交流的样子。他出的第一次工作,和所有人一样吐了个稀里哗啦,林半夏安慰的拍着他的肩膀,说多看几次就习惯了。

    本来来了新人,林半夏是要带他一段时间的,但他的年假马上要过期了,所以就想着休了假回来再说,让这新人跟着别的组先习惯一下气氛。

    林半夏办好了手续,回了家,开始愉快的和宋轻罗讨论起了出行计划。宋轻罗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带林半夏去,林半夏却瞅准了宋轻罗的迟疑,开始对他死缠烂打,每天回家第一句,就是咱们什么时候走啊。

    宋轻罗被烦的不行,便给了林半夏一份协议,协议里面非常详细的规定了各项条款,包括工资,时间,可能遇到的危险情况,需要注意的事项,需要保密的内容,甚至还包括了保险的受益人。

    宋轻罗要求林半夏先看完协议再做最后的决定。

    林半夏仔仔细细的看完了,目光在工资后面的数字上停留了片刻,随后毫不犹豫的在协议上署下了自己的名字和指纹,还懂行的问宋轻罗需不需要身份证复印件。

    宋轻罗摇摇头,拿过协议看了看,道:“你保险受益人填的谁?”

    “我妹妹。”林半夏说。

    宋轻罗看了林半夏一眼:“亲妹妹?”

    林半夏道:“不是,表妹。”

    宋轻罗哦了一声,没有继续追问为什么。

    林半夏倒是挺无所谓的,说了一些他家里的事情,说他表妹人是很不错的,可惜就是他姑姑家里太重男轻女,所以过的不怎么样,他如果出事了,只会放心不下她。

    宋轻罗嗯了一声,把协议收了起来,通知林半夏三天后出发,让林半夏准备好行李。

    林半夏高兴的点点头。他不知道目的地在哪儿,也不知道自己需要做些什么,但他本来就不太在乎这些。

    或者换句话说,他没什么在乎的东西。

    自从那日李稣和他们一起吃过夜宵后,就成了这里的常客,要么过来送东西,要么过来蹭饭,偶尔还会带着李邺。

    在李稣的监督下,李邺把他那一脸浓密的络腮胡给剃了,露出一张纯西方风格的面容,线条轮廓棱角分明,配上他那双翠绿色的眼睛,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吸引好多目光。只可惜他不太爱笑,所以看起来也是一副不好相处的模样,就算如此,也依旧有许多姑娘跑来要联系方式。

    宋轻罗对着这两个蹭饭的人不胜其烦,就差动手了,好在他和林半夏马上要出远门,也就勉强忍了几天。

    季乐水还不知道林半夏要和宋轻罗出去干嘛,只以为他是去旅游去,还让林半夏给他带点特产礼物回来。

    “所以那儿有特产吗?”林半夏问宋轻罗。

    宋轻罗说:“有。”

    季乐水还没露出笑容,就听到了宋轻罗后面一句,宋轻罗说:“就怕带回来了,你不敢要。”

    季乐水:“……算了我不要了。”他想起了宋轻罗家里大大小小的箱子,决定放弃深究。

    林半夏冲他摆了摆手,下楼后,把行李放到了宋轻罗的车上,问道:“咱们是要去哪儿啊?”

    宋轻罗说:“你连去哪儿都不知道,就和我走?不怕我把你卖了。”

    林半夏:“哈哈哈哈我又不值钱。”

    宋轻罗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

    林半夏瞬间息声,小心道:“咱们不能干那儿违法的事儿对吧?”

    宋轻罗:“呵。”

    林半夏:“……”

    宋轻罗慢慢道:“当然不能违法。”林半夏心想大佬你那一声呵什么意思啊。

    宋轻罗:“和你开个玩笑。”

    林半夏害怕的抱紧了自己的小行李。

    玩笑归玩笑,宋轻罗还是解释了他们要去的地方,说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山村,交通不发达,需要开十几个小时的车过去。

    林半夏道:“就我们两个?”

    宋轻罗说:“还有两个我一起工作的同事,已经到那边了,我们直接过去就行。”

    林半夏说:“那……我们需要做些什么?”

    宋轻罗随手拿过一本资料,扔到了林半夏面前:“你先看看吧。”

    林半夏哦了一声,拿过资料仔细的翻看起来,资料上面,详细的记录了那个村庄的情况。

    这个村庄位于某省的边界,群山环绕,交通极为不便,还是近两年才通了土路。因为交通不便,所以村庄也十分闭塞,很少和外面的人来往。

    然而就在今年开春的时候,村子却被打破了宁静。

    村子里开始不断的死人,起初,众人还以为是意外,但死的人越来越多,死的方式越来越离奇,村民们终于察觉了事情有些不对劲,开始寻求外界的帮助。

    他们报了警,警方也派人进行了初步的调查,但很快就意识到这件事是他们没办法解决的,于是就这么一层层的往上报,最终到了宋轻罗他们这里。

    而资料里显示,宋轻罗他们这边已经派了第一批人员过去,但情况不是很好,四个人全部失联,目前猜测已经大概率遇害。

    无法,宋轻罗只能亲自过去一趟。

    林半夏捏着资料,觉得自己好像是在看一个恐怖故事,他道:“那个村子一共才五百多个人,这就死了十分之一了?”

    宋轻罗瞥了他一眼:“这是一个星期前的资料。”

    林半夏道:“会不会是有杀人狂魔藏在里头?”

    宋轻罗说:“不知道。”

    林半夏道:“这也说不通啊,杀人狂魔能悄无声息的杀掉这么多人?你们的猜测是什么?”

    宋轻罗道:“可能是某种会影响人类意识的东西,只是盲猜,到了看了情况才知道。”

    林半夏点点头。

    车上了高速,一路往前,宋轻罗开了半天,林半夏怕他疲劳驾驶,死活要求自己开前半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