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8|附身(完)(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季乐水跑的实在太快, 林半夏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他一溜烟的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 他当即愣在了原地, 呆呆的看了眼自己手里无用武之处的晾衣杆,又看了眼身后的房间, 戏曲的声音还在吟唱, 正唱到“儿的父修正道跨鹤西走, 为娘我被阎君就地府来收……”

    林半夏思量片刻, 转过身踏入了房内, 缓步走到了卧室门前, 朝着里面望去。老太太还躺在那摇椅上, 猫咪温驯的趴在她的胸口, 发出餍足的叫声,林半夏正在想着要不要再进去看看,肩膀便被人轻轻的拍了一下。

    他微微一愣, 随即回过头来, 竟是看到一个熟悉的人——李稣站在他的身后,一脸诧异的看着他。

    “你怎么在这儿?”两人异口同声的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季乐水说是看见宋轻罗被两个人挟持到了这栋楼里来。”林半夏决定先解释,“我们怕他出事, 就想着过来看看。”

    李稣哦了一声:“我和他来这里处理一点东西。”他笑道, “刚才那个叫着跑出去的是你朋友?吓了我一跳呢。”

    “嗯。”在诡异的戏剧声里,两人在进行着平静的对话,气氛一时间有些诡异,但林半夏浑然不觉, “屋子里那个……是……怎么回事?”

    李稣道:“一个小小的尝试。”

    他说着,走到了客厅的柜子前,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张红色的布,然后在林半夏震惊的眼神里,将其中一个骨灰罐里的骨灰,倒在了红布上头。

    林半夏讶异道:“你在做什么?”

    李稣头也不回:“等着。”

    林半夏便看到他把剩下的骨灰罐里的骨灰,倒在了空着的罐子里,在骨灰倒入的瞬间,屋子里的戏曲声,瞬间停止了。林半夏还未来得及疑惑,便发现他右边客厅的窗户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她站在窗前,探出身体,朝着窗外打量。

    林半夏瞪大了眼睛,他意识到了眼前这个场景,似乎和季乐水描述的相差无几。

    果然,女人很快有了动作,她缓缓的推开了窗,爬到窗台之上,接着,便纵身一跃——

    一个多月前季乐水描述的场景,再次呈现在了林半夏视线里,这一次,林半夏总算是反应过来,他受惊般的后退了几步,惊魂未定的叫了声我靠。

    李稣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你现在是在害怕?”

    林半夏:“这不挺吓人的吗?”

    李稣:“……”

    林半夏:“0.0她跳下去了呢。”

    李稣陷入沉默,卧室里的场景,他也是看到了的,那个场景比跳楼恐怖百倍,可林半夏,却一点反应都没给,甚至还重新回到了屋子里。

    “到底怎么回事啊?”林半夏捂着自己扑通扑通直跳的胸口,默默的离那个窗户远了点。

    李稣深深的看了林半夏一眼,长叹一声,语气里充满了遗憾的味道,他道:“说来话长……”

    林半夏:“那你慢慢说。”

    李稣说:“看到这个骨灰罐了吧?有没有觉得哪里不一样?”他说着,把台子上的骨灰罐取了下来。

    林半夏仔细看了看,又和旁边的对比了一下,恍然道:“好像要大一些。”

    “是啊,大一些。”李稣说,“之前宋轻罗说,你们这个小区里,可能不止你家门牌号唯一一件异端之物,我还以为他弄错了,没想到是真的。”他噗噗的把罐子里的骨灰重新倒回了正常大小的骨灰罐里,又把红布里的骨灰倒在了这个略大一些的罐子中,几乎是同时,屋子里的戏曲声再次响了起来。

    “因为怀疑屋子里的东西出了问题,我们就过来检查了一下,发现有问题的是这个骨灰罐。”李稣笑着说,“只要把人的骨灰放进去,就会不停的重复那个人死前的一幕,并且伴随着一些异常的景象,比如窗户会打开,卧室里会传出音乐等等。”

    林半夏愣住了,他看了看挂在柜子上的三张遗照,奇道:“所以我之前看到的那一幕,是这三个死掉的人其中一个的经历。”

    “没错。”李稣说,“不过虽然大致搞明白了骨灰罐的情况,但还缺乏一些详实的数据,比如这些画面会多久重复一次,为什么你和你朋友会看到两种不同的画面,明明只有一个骨灰罐在起作用——”

    林半夏恍然惊觉:“对啊,为什么我和季乐水看到的不一样?”

    “这,就说来话长了。”李稣叹气,因为是晚上,他没有戴口罩也没有戴墨镜,站在黑暗里,淡粉色的瞳孔里透出忧愁的味道,“你要在这里听吗?”

    林半夏想了想:“我们先下去吧,有点担心我朋友。”

    李稣说:“这个倒不用担心,宋轻罗和我搭档在楼下,应该刚好堵住他了。”

    两人正说着,却听到外面传来了一声电梯叮咚到达的响声,随后是匆忙的脚步声,林半夏扭头,在门外看到了气喘吁吁的季乐水和他身后的两个人。

    “没事吧?”宋轻罗就是其中之一,他看向林半夏,轻声问道。

    “没事。”林半夏笑着回答。

    “不如我们下去再说?”李稣摊手道,“在这里说,气氛好像也不太合适。”

    “也行。”林半夏点点头。

    接着李稣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个新罐子,把那个稍微大一点的骨灰罐里的骨灰放到了他手里的新罐子里,几乎是倒出骨灰的刹那,屋子里的戏曲声也停了,只余下一屋的寂静。李稣小心翼翼的把稍大的骨灰罐用那张红布包裹起来,轻轻的放进了他搭档随身带着的黑色箱子里。

    林半夏这才见到李稣口中的搭档,借着并不明亮的手机光线,林半夏勉强看清了这个搭档被络腮胡遮掩的几乎看不清楚五官的脸。这人高鼻阔目,眼窝深陷,一双碧绿的眼睛不善的盯着林半夏,一看就不是亚洲人的长相。虽然下巴上长着夸张的络腮胡,但隐约能看出他的长相其实很不错,倒是和他旁边李稣那精致的长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过盯着人家看到底是不太礼貌,林半夏瞅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季乐水这会儿还有点没缓过来,神情恹恹的垂着脑袋。林半夏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顺便把李稣刚才说的事,简单的描述了一遍,总结陈词后,就是既没有死人也没有鬼,让他不要那么怕。

    季乐水流下了悲伤的泪水,说他宁愿面对十个彪形大汉,也不想面对一个阿飘,彪形大汉还有警察叔叔可以帮忙,他能拿阿飘咋办啊。

    林半夏听的笑了起来。

    李稣和他的搭档把屋子收拾了一下,将骨灰罐重新摆放整齐,又在遗照前上了几炷香,道了声叨扰,才和林半夏他们一起下楼走人。

    天色挺晚了,季乐水之前打算去买卤菜和林半夏喝一壶的计划彻底流产,两人本来打算就这么回去,李稣却笑眯眯的提议一起去吃夜宵。

    “这么晚了,会不会不安全啊。”季乐水有点怂。

    “有什么不安全的。”李稣说,“半夏刚才不是还好奇屋子里发生了什么吗?这个故事可有点长哦,不如一边走咱们一边说?”

    林半夏对那个故事还挺感兴趣,于是同意了:“去也可以,乐水,你要不要自己先回去休息?”

    “不要——”季乐水连忙拒绝了,“我要和你们在一起。”他现在可不敢一人回去。

    于是最后,五个人便一齐朝着隔壁小区的烧烤店去了。

    过去的路上,李稣告诉了林半夏,那个有些漫长的故事。

    “房主是个男人,有个漂亮的女儿。”李稣的声音很好听,轻轻柔柔,倒是和宋轻罗的语气有几分相似,“女儿喜欢上了另外一个姑娘,你知道,这种事情,对于一些想法传统的家长来说,是很难理解的。”

    林半夏静静的听着。

    “两个姑娘闹了很久,最后还是被拆散了,女儿舍不得父亲伤心,嫁给了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她心爱的姑娘,在她结婚不久后,便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跳楼自杀了。”李稣说,“女儿知道消息后,痛不欲生,可这只是劫难的开始而已,她婚后的生活并不幸福,那个男人经常对她使用暴力,将她打的面目全非……好在,她有一个爱她的祖母。”

    林半夏道:“就是那个,老太太?”

    “没错。”李稣说,“祖母看见自己的孙女活的这样痛苦,也愧疚了起来,觉得自己当时没能阻止她的父亲,便想着将她接到自己这里,再帮着她离开那个男人……可是……一切都太晚了。”

    “被激怒的男人,砍掉了女儿的头,她的头同她心爱的人死去的方式一样,从高高的窗户坠落,咕噜噜的滚了好远。这事情当时闹的很大,好多人都看见了她的脑袋,男人被判了重刑,一切也彻底没了挽回的余地。”李稣说到这里,本想点根烟,可烟都含到了嘴里,却被一旁的搭档伸手扯了过去,李稣想说什么,看见了自家搭档那不善的目光,被迫服了软,讪讪道,“不抽了不抽了……后来啊,祖母也死了,据说是病死的,在家里死了好几天都没被人发现,等人察觉的时候,脸已经被猫啃了大半,不过她在死前,都不肯原谅女孩的父亲,那父亲后来回来办了丧事,就再也没有露面了。”

    林半夏道:“可是,为什么我和季乐水会看到两个姑娘,死去时不同的画面?”他刚提完问题,便猛地想到了什么,恍然道,“莫非那个骨灰罐里——”

    “聪明。”李稣笑了起来,“听说那个男人在失去女儿和母亲后,非常的后悔,又私下里和女儿喜欢的人的家属联系了,当然,这些都是小道消息,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不过骨灰罐上面挂着的遗像,倒可以佐证。”

    我们生前不能在一起,死后至少可以不分离——绝望的故事里,至少还存留了那么一丝悲哀的浪漫。

    “房主把两个骨灰罐供养在了屋子里,挂了三张遗像,大约也是想要给内心寻找一些慰藉,可惜运气似乎不太好,放两人骨灰的骨灰罐出了些问题。”李稣说,“我找到的信息里,房主精神状态也很差,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你们曾经看见的画面。不过根据我们目前的实验,这种画面也并非常有,需要一定的几率才会出现。当然,概率具体多大,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

    林半夏心想他和季乐水的运气,也真是不怎么样。

    故事说完,他们也到了烧烤店里。虽然时间已经很晚,不过因为是周六的缘故,烧烤店里还是有不少客人。

    几人找了个位置,开始点菜。

    李稣说道:“不过话说回来,我是不是忘了介绍,这位是我的搭档,李邺。”

    李邺没说话,冲着林半夏微微点了点头。

    林半夏好奇道:“你不是中国人?”

    “俄罗斯人。”李稣笑着拍拍李邺的肩膀,“是条好汉!”

    李邺面无表情的看了李稣一眼。

    李稣摊手:“他这人就是很无趣,和宋轻罗一个样子,啧啧啧。”

    宋轻罗冷冷道:“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这两人的长相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吸引了周围一些好奇的目光,他们两人显然早就习惯了,一个笑嘻嘻的说笑话,一个已经开始自顾自的倒酒。

    李邺倒了三杯,却把李稣面前的杯子空着,李稣用手敲了敲空空的玻璃杯:“怎么,差别对待啊?”

    李邺给了他一个不咸不淡的眼神。

    李稣道:“就一杯,死不了的。”

    李邺叫道:“老板,来两瓶白酒,度数最高的那种。”

    虽然林半夏他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李稣已经经验丰富,连忙道:“算了算了,我不和你计较——以茶代酒,以茶代酒总行了吧!”

    李邺扯了一下嘴角,那满是络腮胡的脸,也看不出到底是在生气还是在笑。

    李稣碎碎念道:“你真是比我爸还难缠。”

    李邺冷笑:“我不介意你叫我爹。”

    李稣:“……”

    林半夏津津有味的看着两人斗嘴,倒是宋轻罗见惯了两人斗嘴的场景,不耐烦了起来,说:“你们两个吃东西前能不能先去洗个手?刚抓完骨灰罐,就这么往嘴里塞?”

    李稣正想反驳,就被李邺拎小鸡似得拎了起来,委委屈屈的洗手去了。

    林半夏看了觉得好笑,说:“他们关系很好吧?”

    宋轻罗道:“嗯,李邺是李稣从俄罗斯捡回来的。”

    林半夏笑道:“人还能捡回来?”

    宋轻罗点点头。

    这边季乐水趁着几人说话的功夫已经把菜点好了,宋轻罗看了一眼菜单,又加了几百串肉才下了单,他道:“怎么你和季乐水也跑过来了?”

    林半夏解释,“季乐水说看见你被两个人挟持进了那栋楼,我还以为你被绑架了呢。”

    季乐水悲伤道:“这不是以为大佬被奇怪的人挟持了吗?你那个叫李邺的朋友壮的像头熊……”

    林半夏笑出了声。

    “宋轻罗,你怎么确定那栋楼里面有其他东西的?”林半夏好奇道。

    宋轻罗慢慢的剥着毛豆,吃了一颗后,才说:“你还记得你和季乐水在那扇窗户里看到的情形吗?”

    林半夏和季乐水同时点头。

    季乐水有点迷糊:“那不是我们住的地方造成的幻觉吗?”

    “不是。”宋轻罗说,“我根据你的描述,理了一下时间线,发现那个窗户里出现的场景,在门牌号产生影响之前。”

    林半夏一愣。

    宋轻罗继续道:“1303门牌号,通常会在宿主入住一周到半个月的时间里能够对宿主的精神产生污染,具体时间,要看宿主的精神状态。产生影响之后,宿主会根据自己的情况,将内心的恐惧实体化,住的人越多,实体化的内容越丰富,甚至可以产生独立的空间,将宿主困在里面。”他修长的指尖捻开了又一枚毛豆,放在唇边,洁白的牙齿轻轻咬下,“季乐水看见窗户的时候,还没有在屋子里看见什么恐怖的东西,也没有要搬出去的想法,所以,他在窗户那儿看见有人跳楼,不是正常的情况,因此我怀疑,那层楼房里,还有点别的什么。”

    林半夏恍然大悟:“怪不得我没想搬出去也看到了。”

    “嗯。”宋轻罗道,“那天晚上过去,就是想再确认一下。”

    他们刚聊到这里,便看到李邺和李稣两人回来了。

    正巧刚才点的烧烤也上来了,李稣捏起一串牛肉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含糊的问宋轻罗什么时候过去,他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状似无意的看了林半夏一眼。

    “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