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7|附身(六)(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作为林半夏好几年的同学加死党,季乐水怎么会不知道林半夏这个表情意味着什么!他无助的握紧了手里的擀面杖,哑声道:“半夏,你可不能在这时候掉链子啊!!”

    林半夏无辜的看了季乐水一眼:“我尽量。”

    季乐水险些没哭出声。

    就在二人说话之际,眼前的电梯门开了,叮咚一声轻响后,露出了黑黢黢的走道。季乐水没想到因为这里没有人住,八楼竟是没有开灯,好在站在旁边的林半夏机智的掏出了手机,点开了手电筒功能,他小声道:“走吧。”便先走出了电梯门。

    季乐水这会儿已经有点后悔上来了,他直接报警多好,这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见,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林半夏没有季乐水想的那么多,已经开始寻找起了宋轻罗的踪迹。

    楼道里很黑,除了手机那一点微弱的光源之外,什么都看不见,林半夏和季乐水两人的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回荡,季乐水听着这声音心里有点慌,低声道:“半夏,咱们脚步放轻点吧,别被人听见了。”

    林半夏嗯了一声。可他嘴上答应了,脚下的动作却没有放轻,依旧哒哒哒的,季乐水有些不舒服,伸手拉住了林半夏,道:“半夏——”

    林半夏扭过头道:“怎么?”

    季乐水的表情彻底僵住了,他和林半夏都没有再走动,可是那哒哒的脚步声竟然依旧在响,并且声音的源头就在他们的脚下。季乐水缓缓的低下了头,可就在他低头的瞬间,脚步声停了。

    季乐水起了一身的白毛汗,在林半夏不解的目光里,晃晃悠悠的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也打开了手电筒,他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朝着身后一照,看向了长长的走廊地面。

    因为长时间没有人走动,这层楼的走道上已经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在白色的地面上显得格外醒目,灰尘之上,竟是密布着无数个脚印,这些脚印布满了整个走廊,季乐水看着这么多脚印,浑身颤抖了一下,又慢慢的将光线转到了面前,当他看见自己眼前还未走过的路后,鸡皮疙瘩起了一生——眼前走廊上的灰尘还整整齐齐的铺在地面上,也就是说,那些东西在跟着他和林半夏一起往前走!!

    恐惧卡在了季乐水的喉咙里,他呜呜了几声,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站在旁边的林半夏还没搞清楚状况,就看见季乐水脸色一阵青一阵紫,跟个调料盘似得,身体也抖如筛糠好似触电。

    林半夏奇怪道:“你没事吧?”

    季乐水颤声:“没,没什么事,别管我……先……先找大佬吧。”

    林半夏说好。

    借着手机的微光,林半夏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很快他便在走廊的尽头,发现了一扇与众不同的门。那门上的锁被暴力破开了,此时半掩着,里面没有开灯,只能勉强借着不算明亮的月光,看见里面的景象。

    林半夏透过门缝,隐约的看到了屋内的场景。

    这是一个简陋的毛坯房,房型和宋轻罗住的有些类似,在客厅靠墙壁的位置,似乎摆放着什么家具,林半夏看不太清。

    “进去看看?”林半夏提议。

    季乐水点头如捣蒜,他已经要被脚下那奇怪的脚印弄疯了,巴不得马上找一间屋子藏进去。

    两人小心翼翼的进了客厅,还刻意放轻了脚步。

    季乐水跟在林半夏的后头,也注意到了空空荡荡的客厅角落里摆放着的东西,他奇怪道:“半夏,那是什么?”

    林半夏还没来得及提醒季乐水,季乐水便把手机的光照了过去,这不照还好,一照季乐水差点叫出声来,只见那里放着一个黑色的柜子,柜子里摆放着两个整齐的陶瓷罐,陶瓷罐前面是已经烧尽的香烛,而在陶瓷罐上面,挂着几幅整齐的遗照。

    季乐水看到了遗照上面的画像,他瞪大眼睛,惊恐道:“这……这……不就是那天晚上从楼上跳下来的那个女人吗?她,她怎么会?”

    林半夏也看到了遗照,在遗照上,他同样看到了自己曾经见过的面容。

    “怎么回事啊。”季乐水颤声道,“大佬呢?他人在哪里?”他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半夏……你说,我看的东西,会不会,不是宋轻罗啊。”

    林半夏语塞。

    季乐水说:“会不会,是那个东西,故意把我们骗到这里来的。”

    林半夏道:“你冷静点,我们带了武器呢!”

    季乐水看着自己擀面杖和林半夏手里的晾衣杆,带着哭腔说这他妈的有什么用啊,人家是魔法生物,我们只能物理攻击——

    两人正在说话,卧室的方向却传来了一阵京剧的唱腔,唱词的是个年迈的女子,正唱到:“儿本是阳世人相隔山后,却缘何你来至在这酆都城楼……”

    季乐水瞪大了眼睛,道:“卧室里,有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