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5|附身(四)(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活到现在,我才发现,原来我除了银行卡里冰冷的八位数字,什么也没有。”程玉琉吸尽了最后一口烟,神情迷离。

    这本来应该是个悲惨的故事,只是不知为何,林半夏和宋轻罗听到她这一句话,都觉得她有点欠打。

    “后来呢?殡仪馆里死的那个人和你有关系吧?”林半夏努力摆脱了资本主义对自己的侵蚀,问道,“还有我的同事——”

    “同事?你那个叫做刘西的同事?”程玉琉饶有兴趣的笑了,笑容里带着满满的恶意,“不过你可别冤枉我,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会故意杀人,只是那个人运气不好罢了。”她咯咯的笑了起来。

    林半夏蹙起眉头,宋轻罗轻声道:“这件事之后,你又许了一个愿望?”

    程玉琉冷冷道:“对,我在犯下一个错误后,犯了另一个错误,我对着我的影子又许了愿。”

    “什么愿望?”宋轻罗问。

    “我希望他们,能回到我的身边来。”程玉琉说,“我对我的影子说。”

    “我希望他们回到我的身边来。”精神接近崩溃的程玉琉,在意识紊乱的情况下,许下了这个愿望,她当时在看到那堆融合在一起的尸体时,整个人的精神已经彻底崩坏了漆黑的屋子里,程玉琉像抓住了沼泽边上的最后一根草,摇曳的烛光下,她的手指抓挠着印在地板上微弱的倒影,绝望的说出了这句话。

    影子突然闪烁起来,像即将燃尽的烛光,那个熟悉声音再次在女人的身后响起,她的唇就在她的耳边,温柔的喃喃低语,她说:“好。”

    梦想再次实现。

    程玉琉死掉的亲人们,回来了。

    那天早晨,程玉琉听到了久违的敲门声,前一天许完愿望的她,惊喜的冲到了门口,打开了门。下一刻,她便看到了自己的丈夫,孩子,还有公公婆婆——他们回来了,却是是以尸体的形态。

    程玉琉至今有些想不起那天早晨的记忆,等到她有意识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她正茫然低着头清扫着冰箱下面的血迹,空荡荡的冰箱被她塞的满满的,暗色的液体,顺着冰箱一路往下流,在地面上汇成一滩让人厌恶的猩红水渍。

    但程玉琉,已经不害怕了,她麻木的清扫着地板,嘴里哼着孩子睡前最喜欢听的儿歌。

    尸体们还在蠕动,发出令人作呕的黏腻的声音,程玉琉被恐惧彻底击溃的神经,已经无法给出任何反应。她静静的清扫了地板,又关上了冰箱的大门,缓步走到客厅中央,点起了另外一根蜡烛。

    烛光熹微,照亮了程玉琉的脸,她低下头,想要寻找自己心灵最后的依靠。

    然而她却失望了。她的身下空空荡荡,连黑暗,也没有剩下。

    程玉琉的影子,不见了。

    她说到这里,林半夏低头看了一眼地板,果不其然,在地板上,只剩下了两个倒影,程玉琉的影子不见了踪迹。

    程玉琉笑着说:“看见了吧,我没有撒谎。”

    林半夏道:“所以你许了那么多糟糕的愿望,为什么还要继续找影子?你……还想许什么愿吗?”

    程玉琉阴森的看了林半夏一眼,道:“我自然还有想要实现的愿望,我要他们恢复原状。”她指向宋轻罗,“你说,你办得到对吧?”

    宋轻罗没有理她,似乎在思考什么。

    “刘西呢,他为什么会和你见面?”这是林半夏最想知道的事,“你对他做了什么,他为什么也中了彩票?身后也跟着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

    程玉琉冷冷道:“他?他只是个小偷罢了,若不是他拿走了我的影子,我也不至于这般狼狈。”

    “拿走了你的影子?”林半夏讶异道。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程玉琉烦躁道,“总之他把我的影子拿走了,我想让他还给我,他没有同意——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找他的原因。”

    这林半夏倒是没想到,他还以为是程玉琉威胁了刘西呢。

    “好了,我的故事说完了。”程玉琉道,“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把东西给我吧。”她把手伸到了宋轻罗面前,想要宋轻罗手里的保鲜膜。

    宋轻罗看了她一眼,却没有动,慢慢道:“抱歉,不能给你。”

    程玉琉阴森道:“你说话不算数?”

    宋轻罗淡淡道:“我说话当然算数,是你说话不算数。”

    程玉琉愣住了。

    宋轻罗道:“我说的是如果你能给我想要的,我就能帮你恢复他们,我想要的是你的影子,你的影子已经没了,你又拿什么来和我交易?”

    程玉琉微微一呆,竟是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她的嘴巴一张一合,想要说些什么,却半晌都没有发出声音。

    宋轻罗没有理会她,转过身,把保鲜膜重新放回了箱子里,就要上锁。程玉琉见到此景,突然癫狂起来,冲到宋轻罗的身前,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