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4|附身(三 )(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林半夏曾经听过一句话。

    “那时候她还年轻,不知道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这句话,放在程玉琉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程玉琉用她的秘密,摆脱了贫穷,按理说,她应该是高兴的。可以在曾经连幻想都觉得夸张的豪宅里,吃着精致的食物,穿着华美的服饰,然而程玉琉却发现,她越来越难感觉到快乐。这并非矫情,而是一种直观的表现,名为快乐的情绪,似乎被什么东西源源不断的吸走,她拼了命的花钱,也难以体会到当初愉悦情绪的百分之一。

    “一开始,只是几万块而已。”程玉琉漫不经心道,“就高兴的不得了,后来中了百万千万,却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两人安静的听着,没有插话。

    “可是好在我的丈夫还是爱我的。”程玉琉微笑继续说,“他真的很爱我,连带着他的家庭,也很爱我。我是个孤儿,但他的父母就像我的亲生父母一样爱我,我们有了一个聪明漂亮的孩子,一切都那么的美好……”

    虽然钱不能给程玉琉带来快乐了,好在家庭的温暖,纾解了她内心的焦躁,她开始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丈夫和孩子身上,并且开始远离她的秘密。此时的程玉琉,也隐约感觉到,那个秘密里藏着一些别的东西,她说不明白,却本能的感到了危险。

    可陷入沼泽的人,真的有那么容易离开吗?

    程玉琉又点了一根烟,消瘦的面容在闪烁的烛光和氤氲的烟雾里,显得格外狰狞,她眯了眯眼睛,朝着地上那团看不清楚模样的肉块看了一眼,红唇抿出一条刻薄的线条,咧开嘴笑了:“只可惜呀,我看错了人。”

    “他出轨了。”

    丈夫出轨了?即便妻子这样的富有,他还是出轨了。程玉琉至今没有想明白,他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毫无优点的女人,她甚至还比自己老上好几岁,身上既无钱财,也无美貌,可偏偏她的老公却好似中邪了一般,被她迷的昏头转向,甚至想要和程玉琉离婚。

    程玉琉崩溃了,从一开始的咒骂,到后来的哀求,她求着老公不要离开她,她甚至搬出了孩子和婆婆公公,请求他们帮助自己。

    但程玉琉没有想到的是,竟没有一个人站在她这边。

    平时就不太亲她的孩子对她满脸冷漠,说着讨厌妈妈,毫不留情的躲到了丈夫的身后。丈夫的母亲,嘴里一边批评着丈夫,一边对程玉琉说让她想开一点,说男人变了心,就算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说程玉琉还年轻,就算离婚了,也能再找一个。

    她微笑着劝慰程玉琉,那张平时和蔼无比的面容,变得如同魔鬼一般扭曲,程玉琉呆呆的坐在地上,耳朵轰隆隆的作响,明明是她的屋子,她的亲人,可眼前的一切都让她感到无比的陌生,就好像,从未得到过一般。

    “要离婚可以,所有东西和孩子归我。”程玉琉艰难的吐出了一句话。

    “归你,凭什么归你。”男人向来温柔的眼神没有了,看她像在看什么脏东西,“都是你婚后买彩票中的奖,算是婚后财产了,你还想全拿走?”他哈哈的笑了起来,看着程玉琉狼狈的模样,没有一丝的内疚,甚至毫不犹豫的从怀中掏出了一份离婚协议,摔在了程玉琉的面前,“我劝你赶紧签了,不然我有的是办法弄你。”

    程玉琉眼泪已经流干,像个木头人一般,呆呆的看着男人,她说:“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男人道,“你说哪有你这样的怪物,天黑了也不准点灯,只有阴天的时候才敢出门?你是吸血鬼吗?和你这样的怪物住在一起,早晚要疯掉。”

    程玉琉陷入沉默。

    之后,男人便带着孩子走了,留她一个人在屋子里,临走时还让她好好想清楚,尽快把字签了,他们好去办手续。房子是不可能留给程玉琉的,他打算住在这里,存款可以给程玉琉一部分,她拿了钱,必须马上走人。

    那一天,程玉琉在家里坐了好久好久。

    又空又大的房间,像是一个洞穴,哀嚎的冷风,不断的往里面灌。程玉琉耳边的私语越来越大声,她觉得好像有什么人,在轻轻的对她说话,它说,你别哭,有我陪着你呢。它说,快告诉我吧,不然他们就要走了。它说,你在担心什么,你再犹豫,就要一无所有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