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3|附身(二)(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不得不说,宋轻罗那白的发亮的脸在晚上突然冒出来,还真有点吓人。林半夏把浑身发软的季乐水扶起来,仰着头和宋轻罗打了个招呼。

    “宋先生,您在那儿干嘛呢?”林半夏叫道。

    宋轻罗说:“抓鬼。”

    林半夏道:“你不是说没有鬼吗?”

    宋轻罗面无表情:“开玩笑的,我是在非法入侵。”

    林半夏:“……”你还不如抓鬼呢,至少抓鬼不犯法。

    季乐水被吓的不轻,这会儿脚还软呢,林半夏本来想和宋轻罗多说几句,去见宋轻罗摆了摆手,示意他先把季乐水带回去。林半夏点点头,搀扶着季乐水,顺着小路回去了。

    季乐水满脸心悸,直到到了宋轻罗的家里,他脸上紧张的表情才松懈下来。他坐在简陋的沙发上,抱着抱枕,说虽然大佬家里乍看阴森森的,但是只要进来,他就有一种安全感,好似冥冥之中,本能感觉这个屋子是安全的。

    “那你休息吧。”林半夏道,“我先回去了。”

    “去吧去吧。”季乐水没有挽留。

    林半夏回到屋子里,简单的洗了个澡,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他心里想着刘西的事儿,有点心不在焉。

    大概晚上十一点左右,宋轻罗回来了,进屋瞧见了林半夏,轻声打了个招呼。

    “宋先生。”林半夏叫道。

    “叫我名字就行。”宋轻罗说,“怎么了?”

    “我有件事想和你请教。”林半夏说。

    宋轻罗在他身旁坐下,微微扬了扬下巴,示意他说。

    林半夏道:“你说死了的人还会动吗?”

    宋轻罗道:“看情况。”他说话的时候,慢慢的摩挲着拇指的指腹,好像上面有什么让他不愉快的东西。

    林半夏想了想,小心翼翼的把他单位里发生的事情和宋轻罗说了,其实他也不是不想提醒刘西,可是这种事情说出来不被当成精神病就不错了。

    宋轻罗起初听的很是漫不经心,直到林半夏说到女人身后的人趴到了她的背上时才来了精神,他抬起眼,说:“你可以联系到她么?”

    林半夏道:“谁?那个女的?”

    宋轻罗:“嗯。”

    林半夏道:“联系是肯定联系不上的,不过殡仪馆应该有她的电话号码,不知道有没有地址……”

    宋轻罗说:“有电话就行。”

    林半夏道:“我明天就去找找,那我同事怎么办呀?”

    宋轻罗说:“你先观察着,别打草惊蛇,把电话号码给我,如果真的有问题,我会尽快处理。”

    林半夏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安心多了,点了点头。

    第二天上班之后,林半夏去了一趟殡仪馆,找熟人要到了那个女人的电话号码,他这才知道,女人的名字叫程玉琉,就住在这附近,

    林半夏要到电话之后,给宋轻罗发了过去。

    到了单位,林半夏看见刘西姗姗来迟,他本来以为刘西脸色会不太好看,谁知刘西却精神抖擞,满脸都是兴奋,全然没有了前几日的憔悴和消沉。

    林半夏试探性的问了句:“哟,今天怎么那么高兴?遇到什么好事了吗?”

    刘西看了林半夏一眼,眼神里居然冒出了警惕和淡淡的敌意,他冷淡的说了句“没什么好事。”便回过头不再理会林半夏。

    林半夏愣了愣,还是第一次看到刘西这个态度,他没想明白为什么,难道是因为昨天自己给刘西发的信息?

    这天下午的时候,林半夏和刘西出了一次活儿,两人去附近的铁路上回收了一具被火车碾压的尸体。通常情况下,这种尸体模样也不大好看,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模样完整,也轮不到他们出马。

    刘西一天心情都不错,却不愿意和林半夏说话,笑嘻嘻的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

    林半夏几次尝试问他点什么,都被他态度很不好的顶了回来,几次之后,林半夏也只能放弃。刘西这个状态,让林半夏感到了严重的不安。下午的时候,林半夏才找到了一个同事,问出了刘西到底怎么了。

    “他没和你说啊?”那同事听见林半夏的问题,很是惊讶,毕竟平时刘西和林半夏关系最好,按理说肯定是第一个知道的。

    “没呢。”林半夏摇头。

    “他买的彩票中奖了呀。”同事说,“今天早晨还在朋友圈晒呢,交了税还有个几十万吧,他中午还笑着说要请客,当时你正巧不在……”

    林半夏说:“什么时候中的?”

    同事道:“就昨天晚上啊。”

    林半夏爱:“……”

    同事:“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他误解了什么,拍拍林半夏的肩膀,说,“你别放心上了,他拿了奖金,这工作估计也做不久的……和这种人交朋友,没啥意思。”

    林半夏说:“好。”

    后半夜值班,平时无精打采的刘西却精神奕奕,坐在办公室里高兴的哼着歌儿,林半夏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直快下班了,林半夏才委婉道:“刘西,你昨天真的没有遇到什么事吗?”

    刘西看了他一眼,干脆道:“没有。”

    林半夏沉默片刻,低声说:“那个女人……有问题,你不要和她走的太近了。”

    刘西嗤笑一声,没有理会林半夏,拿起外套转身就走。

    林半夏瞧着他的背影,陷入沉默。

    其他同事也听见了两人的对话,过来安慰了林半夏几句,林半夏摇头示意自己没事,他的确没把刘西的话放在心上,反而担心刘西是不是被那个女人影响了。如此想着,林半夏走进了更衣室,换下了工作服也打算下班走人。

    然而当他离开更衣室重新回到办公后,居然看到刘西居然回来了,还是坐在刚才的位置上,低着头正在看什么。

    林半夏有些讶异他怎么又回来了,走到刘西的身边,正打算问一句,忽的注意到了什么。这个刘西,和刚才走出去的那个人,似乎有些不同,他的高矮胖瘦和刘西差不多,穿着一套全黑的衣服,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好似僵直的木偶。林半夏假装系鞋带,半蹲下来,余光瞧见了“刘西”垂着的脸,那张脸白的好似死人一般,眼睛睁着,却没有黑色的瞳孔,而是惨白一片,只能看到眼白。

    这要是常人见了,估计能当场叫出声,好在是林半夏,所以他只是平静的收回了目光,站起来,假装无事发生似得走了出去。

    深沉的夜色中,林半夏独自一人回了家。

    今天下班早,他到家时也才凌晨三点,本来以为宋轻罗已经睡了,谁知打开门,却看见他坐在屋子里看电视。

    林半夏进屋后,好奇道:“你不睡觉吗?”

    宋轻罗说:“睡啊,不过有点事,所以在等你回来。”

    林半夏说:“是不是那个女人的事?我也有事想和你说——”他本来有些累,这会儿立马来了精神,聚精会神的把刘西的情况同宋轻罗说了一遍。

    宋轻罗听完,点点头,道:“我约了程玉琉明天见面。”

    “她同意了?”林半夏略微有些惊讶。

    “嗯。”宋轻罗道,“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林半夏有些迟疑:“我去了能帮上忙吗?”

    宋轻罗道:“或许呢。”

    “那就去吧。”林半夏同意了,他也想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约定见面的时间是在下午,林半夏还能抓紧时间多休息一会儿,他简单的冲了澡,便去睡觉了。

    今天的柜子也不太安静,声音甚至比平时还要大一点,然而林半夏本来就困的不行,对于这些动静完全无动于衷,眼睛一闭腿一蹬,睡的像个死人。而一个劲折腾的柜子仿佛面对无能丈夫的怨念妻子,又是开又是关,来来回回搞了好几次,最后倒是把客厅里的宋轻罗弄烦了,冷冷的来了句:“再折腾我就帮他还房贷了。”

    屋子一秒钟安静,甚至还体贴的帮宋轻罗关上了窗。

    林半夏一夜无梦,睡的很舒服,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他和宋轻罗一起吃了个简单的午饭,两人准时出发。

    宋轻罗和女人约定的地点,是离住所不远处的一处公园。

    今天天气一般,公园也不热闹,林半夏随口道了句:“这真是个聊天的好地方,比咖啡厅好多了。”

    宋轻罗道:“好在哪里?”

    林半夏认真的回答:“不用花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