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1|房间1303(完)(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林半夏惊恐道:“警察叔——小哥,为什么我这就要去警察局走一趟啊?”

    警察手里捏着手铐:“你为什么要说他在天花板上趴着?”

    林半夏:“鬼片里不都这样演吗?”

    警察道:“哪部鬼片?”

    林半夏说了一连串鬼片的名字,把警察都给说愣住了,半晌后才幽幽的道了句:“你还涉猎挺广啊。”

    林半夏:“承让承让。”

    他大学的时候,室友们就喜欢看恐怖片,每次鬼怪出来的时候都被吓的花容失色,明明好几个都是一米八的壮汉,要么捂眼睛,要么惨叫,最严重的还会躲到他身后,搞的林半夏哭笑不得。

    警察听着林半夏无辜的语气,神情缓和了一些,又询问了一些他昨天晚上在哪,和王金谯什么关系之类的问题。见林半夏全都坦然回答,这摆摆手示意他快要走了。不过还是说如果有什么线索,一定要来警察局说明,林半夏一一应下,脚底抹油,溜的飞快。

    其他不论,刚才警察掏出手铐时的神情,林半夏心知肚明绝不是开玩笑的,他出了门,赶紧回家去了。

    这会儿天刚蒙蒙亮,街道上隐隐有了人活动的踪迹。

    林半夏从公交车站下来,随便在公交站台买了点早饭,一边啃一边往家里走。初春的凉意,让穿着单薄的他有些冷,但手里刚炸好的春卷热乎乎的,里头还放了满满的糯米肉沫和火腿粒,加上酥脆的表皮,简直是绝配。

    林半夏对吃的向来要求不高,所以很是满足,他一边走,一边看了眼时间,这会儿才五点多钟,季乐水应该还没起来。

    初春,天亮的晚有些晚,抬眸望去,整个小区都黑洞洞的,只余下几盏微若萤火的路灯,在这样的环境里,窗户里散发出的光源,很容易吸引人的目光。

    林半夏啃着自己的春卷,注意到旁边的一栋楼里,亮着一扇窗户。

    这小区有其他人住?林半夏有些好奇,他平时上下班的时间特殊,别说在小区里遇到人了,就连看见楼房里亮灯的时候都少的可怜,如此想着,他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那扇亮着的窗户上。

    窗户所在的楼层不高,可以清楚的看见窗前有个逆光站着的女人,她似乎正在朝窗外打量。

    她在看什么?林半夏的脑海里刚冒出这么个念头,就看到另外一个人影。那个人影比女人高大了许多,手里似乎还提着斧头形状的利器,突兀的出现在了女人的身后。

    女人并未察觉,依旧沉默的立在窗前。而身后那人,却已经缓缓的举起了手,和手里握着的斧头——

    林半夏瞪着眼,还未反应过来,便看到那人手起刀落,女人霎时间身首异处,血迹变成暗色的斑点溅在了窗户上。

    林半夏看见这一幕,第一个反应就是报警,他掏出手机,正想拨打110,却见那扇窗户的灯,忽的熄灭了。朦胧的晨光里,一只沾满了鲜血的手推开了窗户,林半夏见状,条件反射的后退了一步。

    显然,他的举动是对的,因为下一刻,那人就从屋子里抛出了一个圆形的球体,球体重重的落到了小道上,随后咕噜噜的顺着小道,一路滚到了林半夏的面前。

    林半夏低下头,看清楚了球体的模样,那是一个女人的头颅,被从颈项处整齐的砍下,可就算这样了,她却依旧没有死去,流血的眼睛盯着林半夏,嘴里不住的凄惨的喊着救命。

    林半夏顿时手足无措起来,这下他不打算打110了,决定直接打120,看这情况,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抢救一下。

    女人忽然开始尖叫,叫声刺耳又可怖,好像嘶鸣的修罗。

    林半夏愣了三秒,立马道:“没事没事,我马上打120,凶手是谁,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一起说了吧!”他连忙拨通120,迅速的把这边情况说了一下。

    120的接线员并没有他这么淡定,听完林半夏的描述之后,骂了句神经病,马上把电话挂了。

    林半夏:“……”大姐,对不住,看来是抢救不了。

    女人还在尖叫,这一次,她的眼睛没有再看林半夏,而是落到了林半夏身后,林半夏有所察觉,然而他还来不及回头,便感到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自己。他看到了地上的影子,他的身后,有一个高大的人影,此时正举起了锋利的斧头,朝着他重重的,挥了下来。

    林半夏朝着旁边一躲,身体扑倒在地,当他再次回头看向身后,却发现自己身后的影子连同地上的头颅全消失了,只余下一条空空荡荡的小道。他抬起头,看向那个窗户,只看到了紧闭的窗门和无尽的黑暗。

    林半夏默默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膝盖上的泥土,回家去了。

    到了家里,林半夏还以为宋轻罗在睡觉,结果没瞧见他人,便去敲了敲隔壁的门。隔了一会儿,季乐水顶着一头鸡窝头给他开了门。

    “睡的不错?”林半夏和他打招呼。

    “睡的不错。”季乐水打了个哈欠。

    “要不要过来吃早饭?”林半夏问。

    “不了不了。”季乐水一听要去隔壁,立马精神了,他道,“你上了一天班,快去睡觉吧。”

    林半夏嗯了声,若无其事道:“我好像记得,有一天你在小区里被吓的不轻,是遇到什么事儿了吗?”

    季乐水想起了那晚的经历,很没骨气的打了个哆嗦,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林半夏说:“就是突然想起来了,问问。”

    季乐水挠着头,把他那天遇到的事情仔细的说了一遍,当他说到有人从窗户跳出来的时候,林半夏问他还记不记得是哪扇窗户。

    季乐水道:“记得啊,就是我们旁边那一栋嘛,具体几楼我忘了,应该楼层不高,不然我也不会看的那么清楚。”

    林半夏哦了声,让他去洗漱上班。

    季乐水没多想,和林半夏打了个招呼,就转身进屋去了。

    林半夏回了屋子,先洗个热水澡,这才上床睡觉。通常情况下,在单位如果没有事,他晚上也会睡一会儿,但是昨天晚上发生了那样的事,他担心刘西的状态,没敢睡着,这会儿躺上了床,很快就感到浓郁的睡意袭来。林半夏闭了眼,片刻的功夫,便陷入了沉沉的梦乡之中。

    不知睡了多久,林半夏隐约听到客厅里传来了开门声,他睁开眼,看了眼手机,发现已经是中午了。林半夏慢吞吞的从床上爬起,看见了客厅里的宋轻罗。宋轻罗的身后跟着一个怪异的人,那人戴着帽子墨镜和宽大的口罩,浑身上下都裹的严严实实,甚至连露在外面的手指,都被手套遮着,几乎看不到一丝的皮肤。

    林半夏往客厅走的动作忽然顿住了,宋轻罗瞧见他,道:“一起吃午饭?”他扬了扬手里的袋子,里头装满了刚买来的食材。

    林半夏小心道:“你去哪儿了呀?”

    宋轻罗说:“出去办了点事。”

    林半夏:“一个人去的?”

    宋轻罗疑惑的看着林半夏。

    林半夏道:“你……身后,好像跟了个人。”他想起了那个在殡仪馆见过的女人,好像身后就这么跟着一个谁都看不见的东西,肯定不是人,但也不知道是什么。

    宋轻罗说:“哦,我知道,是我朋友。”

    林半夏顿时松了口气,他捏捏眼角,说最近工作压力大,看什么都不像人……

    宋轻罗道:“不过他不能晒太阳,你把窗帘拉上吧。”

    林半夏刚才松下的神经立马又揪起来了,眼巴巴的瞅着宋轻罗:“不能晒太阳?那能吃大蒜不?”

    宋轻罗:“……”

    那人没忍住,笑了出来。

    宋轻罗走到客厅,把窗帘拉上,语气里多了点无奈,说你想什么呢,这世界上难道还有吸血鬼?都告诉你了,世界上没有鬼的。

    窗帘拉上之后,那个裹的严严实实的人便开始把他身上的装备一件件的往下卸,露出了洁白的肌肤,和一头雪白的短发,他似乎有些外国人的血统,瞳孔不是黑色,竟然泛着淡淡的粉,乍看上去,竟像是电影里才会出现的美丽精灵。

    “抱歉,我有白化病。”他微笑着道,“不能照太阳,你没被吓到吧?”

    林半夏这才恍然,歉意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宋轻罗不耐道:“赶紧的,我可没打算请你吃午饭。”

    那人气质很是温和,被宋轻罗这么说也没生气,扭头小心翼翼的放下了身后背着的背包,然后从背包里取出了一个手臂粗细的箱子,那箱子正是林半夏在宋轻罗家中见到的那种,无论是颜色还是质感,看起来都一模一样,只是大小略微有些差别罢了。

    “你什么时候验。”那人慢吞吞的问。

    “现在。”宋轻罗回答。

    “这里?”那人似乎有些惊讶,他下意识的看了林半夏一眼,“他是新来的?”

    “不是。”宋轻罗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