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0|房间1303(十)(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王金谯是个不信邪的人,他不信今生来世,不信神神鬼鬼,只知道人死如灯灭,无论生前有多厉害,死后都只是黄土一捧。他在这行也干了有些年岁了,见过的尸体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死于疾病的,死于意外的,自杀的,他杀的,起初还会看到一些场景后还会动容,后来就麻木了。

    在王金谯的眼里,尸体只是一块没有生命的肉罢了。尸体会动吗?这个问题王金谯从未怀疑过,死人自然是动不了的,就算偶尔动弹了一下,也可以用物理学解释。所以那天晚上,当他听到冰柜里发出来的声音时,第一个反应,是有什么活物落在了里头。

    王金谯没有多想,大大咧咧的走到了冰柜面前,抬手一拉,便将装着尸体的格子拉开了,他目光仔仔细细的在里面搜寻了一番,却没有找到自己想象中不小心被一起关进去的小动物。

    裹尸袋静静的躺在格子里,封绝了人的视线,让人看不见里面尸体的模样。王金谯忽的注意到,裹尸袋上的拉链,被拉开了一小段。他瞧见这个,嘴里开始低骂起来,猜测肯定是他们这儿新来的工作人员,做事鲁莽,连这个都忘了。

    王金谯顺手把拉链拉上,又把冰柜推了回去,重新坐到外面的椅子上,玩着手机守夜。

    殡仪馆的晚上,无比寂静,对于死亡的忌惮,让人们总不愿意靠近这里。王金谯想起了白天被送来的那一家人,心里想着真是有够惨的。一家子一共五口人,除了妻子之外,男人和他的父母孩子都死在了同一辆车上,死状就别提了,是王金谯近来见过的最惨的。

    尸体送来之后,他们也同家属取得了联系,询问接下来的丧葬事宜。

    王金谯对这个家属印象很深,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只是人看起来阴恻恻的,不太让人舒服,他询问丧葬情况时,女人一直心不在焉,直到他问起什么时候火化,女人才来了精神。

    “不着急。”她的脸色惨白,却涂着艳红的妆容,乍看上去,简直就像是殡仪馆里画过浓妆的尸体,她说,“不着急火化。”

    “可是停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儿啊。”王金谯语气很小心,就怕触碰了家属的痛点,他说,“还是早日入土为安的好。”

    谁知女人听到他的话,却大声的笑了起来,笑声里是令人不解的嘲讽,她与其说是在嘲讽王金谯,倒更像是在嘲讽自己,她说:“安?入个土,就能安的了?”

    王金谯愣了。

    女人冷冷的说,让他把尸体存着,她暂时不考虑火化,还未等王金谯再问为什么,她便转身走了,走时嘴里碎碎念着什么,王金谯没有听的太清楚,只是隐约听到了“回来,一起。”之类的字眼。

    因为失去亲人而出现奇怪反应的人很多,所以王金谯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直到刚才,他重新坐回了电脑面前,才猛然想起,刚才发出声音的那一具尸体,就是女人死去家属的。

    想到这里,王金谯的嘴有点发干,他用舌头舔了舔唇,把手机的音量开大了一点。

    办公室安静的要命,手机里搞笑视频的声音在墙壁上回荡,只是在那夸张的笑声里,一种微弱但刺耳的声音却开始折磨王金谯的神经。

    声音细细小小,从房间深处传出,黏腻柔软,就好像是什么软体动物,在地上爬行。

    王金谯焦躁起来,他很想忽视掉这种声音,可是声音好似跗骨之蛆,不断的钻入他的耳朵,敲击着他的耳膜。

    “操!”骂了一声脏话,王金谯把手机重重的拍到了桌子上,愤怒的站起来,朝着放冰柜的屋子里去了。

    “他妈的什么东西,滚出来!”王金谯骂骂咧咧,再次打开了冰柜室的灯,灯光亮起的刹那,王金谯的眼前黑了一下,有些不适应如此刺目的灯光,当他的瞳孔聚焦,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时,他的呼吸瞬间顿住。

    眼前的冰柜被打开了,里面放着的尸体不见了踪影,空空荡荡的格子刺痛了王金谯的眼睛。王金谯看见尸体失踪,第一个反应是有什么人进来偷走了尸体,但他在观察了冰柜的周围的痕迹后,额头鼻尖,迅速的浮起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冰柜被拉开了,裹尸袋的拉链也被拉开了,一条夸张的血迹顺着格子,朝着天花板的方向蔓延。

    王金谯想到了什么,他浑身抖如筛糠,嘴里因为过度恐惧发出绝望的低吟,他缓缓的扭动颈项,抬起了头。

    找到了,那具破碎的尸体找到了,就挂在天花板上,那仅剩的一只眼睛,还在对着他一眨一眨。

    一滴血液落下,正好砸在了王金谯的脸颊上。他感到自己的心脏一阵剧痛,随后视线倒转,一切都黑了下来。

    “卧槽,卧槽!!!!”刘西看到这里,尖叫着差点没把手机给再次扔出去。

    万幸林半夏反应够快,阻止了他的动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