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房间1303(七)(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大约是因为宋轻罗给了季乐水可以解决掉这件事的希望,季乐水的精神状态顿时好了许多,人也精神了,目光炯炯的盯着宋轻罗,恨不得在他身上盯出个洞来。

    面对季乐水炽热的眼神,宋轻罗还是表现的很冷淡,他说季乐水住进来可以,但是这屋子只能季乐水一个人住,所以在季乐水精神恢复的阶段,他要去隔壁住。

    季乐水道:“所以你的意思就是我们两个换一换呗,我来这里,你去隔壁?”

    宋轻罗:“对。”

    季乐水道:“不过为什么我住你这里就行了?”他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要是不愿意说,我也不强求……”

    宋轻罗瞅了他一眼,吐出四个字:“以毒攻毒。”

    季乐水:“……”虽然听不懂,但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林半夏在旁边倒是品出味儿来了,他环顾四周在客厅里摆放的整整齐齐的箱子,慎重道:“宋先生……如果乐水不小心打开了箱子……?”

    宋轻罗说:“要么他回家吃饭,要么全村来他家吃饭。”

    季乐水:“……”

    林半夏:“……”你还真是有点小幽默啊。

    季乐水遇到这么个超出常识的事,虽然不知道宋轻罗的方法有没有用,但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他不想再看见那些可怖的画面,也不想再自己把自己关进漆黑的衣柜里。

    话虽如此,真要他一个人在这屋子里住,还是有点渗人。于是季乐水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林半夏,林半夏想开口询问宋轻罗能不能陪陪他,就听到宋轻罗说:“有其他人住这里没效果。”

    “这样啊。”林半夏表示遗憾。

    季乐水本来还想挣扎一下,但见宋轻罗不像是好商量的人,只好委委屈屈的同意了。

    宋轻罗是个干脆的人,确定季乐水要搬过来之后,便把屋子里的规矩说了一遍,规矩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不要动屋子里所有能动的东西,每天乖乖睡觉,乖乖上下班,就没事了。但他还是着重叮嘱了季乐水,让他不打开厨房门,也不要打开客厅里的衣柜。

    季乐水弱弱的问了句如果不小心打开了会怎么样。

    宋轻罗面无表情的着回了他五个字:活着不好吗?

    季乐水瞬间闭嘴。

    林半夏知道季乐水怕自家房子,体贴帮季乐水把行李收拾了过来,季乐水坐在客厅里有点手足无措,小声的问宋轻罗有没有什么要收拾的东西。宋轻罗淡淡的说他又不怕回家,有什么需要的过来拿就行了,让季乐水不要担心。

    季乐水昨天其实都没怎么睡,这会儿倒是有些困了,坐在沙发上打着哈欠。宋轻罗见状,让他直接去客房睡,还说提前体验一下。季乐水想想也是,这白天还有反悔的机会,要是晚上再遇到什么事,那真是跑都跑不掉,他去了客房,简单的铺了被褥之后,倒下便睡着了。

    他睡之后,林半夏为了尽地主之谊,主动邀请宋轻罗去了自己家,还热情的换下了之前睡过的被单,就怕宋轻罗嫌弃。

    好在宋轻罗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冷淡,其实也挺好相处。

    林半夏去冲了杯咖啡,递到了他的面前,宋轻罗半垂的眼眸抬了抬,看见了林半夏手里的东西,摇摇头,道:“我不喝这个。”

    “噢,那喝什么?我家里有牛奶,还有茶。”林半夏迟疑了一会儿,“还有可乐。”

    宋轻罗毫不犹豫:“可乐。”

    林半夏一愣,心想大佬,快乐肥宅水和你的神秘气质不太搭啊。但他还是乖乖的去倒了杯可乐,递到了宋轻罗面前。

    宋轻罗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却微微蹙起眉头。

    林半夏忙问:“怎么了?不喜欢吗?”

    宋轻罗把杯子放下了,嫌弃道:“零度可乐啊。”

    林半夏:“……”哦,原来你嫌弃不够甜哦,他无奈道,“嗯……不喜欢太甜的,家里只有零度。”

    “那算了。”宋轻罗嫌弃的瞅着杯子,好像里面装的不是可乐,而是什么怪兽的汁液。

    林半夏是上一休一,昨天上了班,今天就也休息,只是昨晚折腾了一晚上,他也没怎么睡好,这会儿已经困了。和宋轻罗打了个招呼,林半夏就去卧室里睡了一觉,等起来时,已经太阳当西了。

    林半夏慢吞吞的走出来,看见宋轻罗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林半夏这个角度看去,正好能完整的看到宋轻罗的侧颜。

    不得不说,宋轻罗的长相真是没的说,他五官非常立体,鼻梁挺直,嘴唇也棱角分明,因为肌肤太白的缘故,显得唇色格外的红。还有那长而卷翘的睫毛,此时正懒散的半垂着,看起来睫毛的主人正在小憩。

    林半夏刻意放轻了脚步,但还是把正在休息的宋轻罗吵醒了,他扭头看向林半夏,身体慢慢的移到了沙发的尽头。林半夏见状,便走过去坐到了沙发另一侧,随口和宋轻罗聊了些有的没的,宋轻罗偶尔答上一两句。两人间的气氛还算和谐,直到林半夏问起了那个他想让季乐水打开的盒子里放的是什么。

    “你那些盒子里没放什么危险的东西吧?我怕乐水万一手贱……”林半夏说道。人的好奇心是很致命的东西,你越是让一个人不要做什么,他可能越忍不住。

    “没事,他打不开。”宋轻罗道,“能打开的,都是可以打开的。”他手撑着下巴,一副慵懒的姿态,轻声道,“我还没有鲁莽到随便害死人的地步。”

    “对了,之前看到的那个模特呢?”林半夏突然想起了这茬。那个模特后来回味起来,还挺吓人的,这季乐水本来就已经被吓破胆了,再吓几次,他真怕季乐水直接进精神病院。

    宋轻罗明显的迟疑了一下,然后小声道:“没事吧。”

    林半夏狐疑的瞅着他。

    宋轻罗被林半夏的眼神搞的有点心虚,声音更小了,险些听不见,但林半夏还是捕捉到了那句飘忽的话,宋轻罗小小小声的说了一句:“死不了。”

    林半夏:“……”只是死不了吗??!!

    宋轻罗在林半夏谴责的目光中,总算是良心发现,道:“算了,还是过去看看吧。”

    他站起来朝隔壁走。

    林半夏赶紧跟在他后头,问他把那塑料女模特藏在哪里了,宋轻罗开始还不愿意说,直到林半夏问了好几句,他才道了声:“床底下。”

    林半夏:“……你睡的床底下?”

    宋轻罗一脸无辜:“你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变态,怎么会放在自己睡的床底下,当然是客房了。”

    哦,原来是客房,那可真是太好了——才怪啊!!!季乐水那个倒霉催的不就是睡的客房吗!!!他别一醒来看见那女模特的脑袋滚到床边,当场被吓的魂魄离体了啊!!

    林半夏越想越觉得恐怖,赶紧加快了脚步。

    “咚咚咚。”敲了几声门,季乐水没有回应,林半夏急忙让宋轻罗掏钥匙。

    宋轻罗则一边开门,一边对林半夏说:“他没那么倒霉吧。”

    林半夏绝望道:“他要是不倒霉就不会住在这里了。”

    宋轻罗:“……也是。”

    门一开,林半夏便推门而入,急匆匆的进了屋子,他本来是想直奔卧室,可刚到客厅,就看到客厅的沙发上,一个人背对着他们坐着,那人身上穿着那天林半夏之前见到的喜服,长发铺散在沙发上,应该就是林半夏那天见到的塑料女模特。

    果然季乐水这个倒霉催的看见塑料模特了!林半夏心中一紧,立马冲到卧室里,嘴里还叫着季乐水的名字。

    可是他进了卧室,却没有见到季乐水的人,只见到了乱糟糟的床铺。林半夏大惊,叫道:“不好了!!季乐水不见了!!!”

    宋轻罗站在外头,正好和林半夏对上眼神,他的眼神很复杂,林半夏还没看太懂,便听他轻声道:“没不见。”

    林半夏:“啊?那他在哪儿啊??”

    宋轻罗说:“这不就在你面前吗。”

    林半夏环顾四周,却一个人都没瞧见,除了沙发上那个穿着女人喜服背对着他们的塑料模特——等等,塑料模特?林半夏猛然顿悟,一个健步到了女模特的面前,低头一看!果然,塑料女模特的脸变成了季乐水的脸。

    此时的季乐水,正如同塑料模特一般,面无表情的直视着前方,他的身体挺的直直的,仿佛已经失去了人类肢体特有的柔软,变成了硬邦邦的塑料。

    林半夏见到此景大惊,连叫了几声季乐水的名字,可季乐水都毫无反应。他伸手拎住了季乐水的脖子,重重的摇晃着,想要把他从这种僵直的状态中唤醒。可是季乐水却依旧一动也不动,眼睛木然的睁着,连眨眼的动作都没有。林半夏伸出手,狠狠的在他脸上掐了一把,季乐水的脸一点温度都没有,冷的吓人,但好歹还是人类的肌肤,不是塑料材质。

    “宋先生,他这是怎么啦?”林半夏见自己叫不醒季乐水,急忙抬头看向宋轻罗求救。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