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房间1303(五)(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林半夏安稳的在卧室里度过了一夜。这是平静的一夜,什么都没有发生。

    第二天,他精神充沛的起了床,洗漱完毕准备去上班的时候给季乐水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一直没有人接,林半夏心里正浮起担忧,就听到那头传来轻轻的一声“喂”,是季乐水的声音。

    听到季乐水接了电话,林半夏松了一口气,说:“早上好,昨天晚上睡的怎么样?”

    “不错。”也不知道是不是信号不好,季乐水的声音听起来模模糊糊的。

    林半夏道:“那我今天先上班,明天再把你的行李送过来。”

    “好。”季乐水道。

    林半夏道:“怎么声音听起来有点没精神?”

    “没有。”季乐水含糊道,“我挺好,你去吧,行李暂时不用给我送来了。”

    林半夏还想说什么,电话却已经挂断了。

    成年人的悲哀之处便在于此,无论遇到了多么崩溃的事,班该上还是得上。林半夏的工作性质有点特殊,是和殡仪馆打交道的。但他又不隶属于殡仪馆,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处理一些事故里面损毁严重的尸体。跳楼之类摔的残破的尸体已经司空见惯,最惨的是一些交通事故里遭遇重创的尸体,运气不好,几乎是用铲子一坨坨的铲起来,全尸什么的就别指望了。

    因为这特殊的工作性质,林半夏工作强度不高,有活的时候就做事,没活的时候还是很清闲。不过能干这一行的人实在是不多,大多数人都是干不了两三个月就受不了了。林半夏在其中是个异类,他已经在这行干了两年了,从大学毕业之后就一直没换过工作,毕竟这工作除了吓人一点,福利待遇还是很不错的。

    今天林半夏运气不错,从上班开始一直没遇到什么事,他心里记挂着季乐水,心情也轻松不起来。

    自从早晨接了他一个电话之后,季乐水就失踪了。微信不回,电话不接,后面电话直接打不通了。

    林半夏坐在办公室愁的厉害,心想下班了一定要过去看看。

    林半夏同事刘西是个热情心肠的人,瞧见他少有的露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好奇道:“唷,半夏,今天怎么了,怎么愁的这么厉害?”

    林半夏说:“没什么事。”

    “这看起来不像没事的样子啊。”刘西说,“你看你这眉头,都要皱成一坨了。”他凑过来,笑嘻嘻道,“况且今天闲着没什么事儿~”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的同事拍了一巴掌,那人怒道:“刘西,你快给我闭嘴吧,不知道啥话不能说吗?”

    刘西嘟囔:“哪有那么灵啊。”

    干他们这行的,有个忌讳,就是不能说自己闲,一说闲准出事儿,屡试不爽。这个刘西是新来的,才干了不到三个月,对这些东西向来不太放在心上。

    就在刘西的话说出口,还不到半个小时,办公室的电话就响了。

    另外一个同事接完电话,瞪了刘西一眼,没好气道:“看吧,来活儿了。”

    刘西啊了一声,有点苦恼的挠了挠头:“这也太灵了吧!!!”

    林半夏拍拍他肩膀以示安慰。

    半个小时之前,他们城边的高速路上,出了一起大型的交通事故,一辆装满了钢材的大货车突然刹车失控,在高速路上横冲直撞,情况极其惨烈。有好几辆大货车附近的小车都遭了秧,其中最为严重的一辆直接被侧翻的大货车压倒在了下面。

    小车直接扁了,里面的人估计也凶多吉少,这会儿把他叫过去,就是打算迅速的处理掉事故现场,避免在高速路上出现连锁反应。

    林半夏他们一行人换上了工作服,坐在前往事故现场的车上。

    车里的气氛十分安静,大家的心情都不太好,说实话,虽然是干这行的,但是遇到这种事故,看见因为意外丧生的人,没人的心情会好得起来。

    林半夏最后看了一次手机,此时是晚上六点半,季乐水依旧没有给他回消息。他深深的叹了口气,将手机塞进了衣服口袋深处。

    一个小时后,林半夏和几个同事一起到达了事故现场。

    此时警队已经赶到了,开始组织吊车将大货车拉起,然后消防人员开始切割已经被压的扁扁的小轿车。

    林半夏他们拿着工具在旁边等着,刚才几辆120已经把还有呼吸的伤员救走了,他们没有等这辆小轿车里的伤者,因为谁心里都明白,这么严重的事故,根本毫无生还的可能性。

    眼前的小轿车已经几乎被压成了平面,当车顶被切割之后,露出了里面模糊一片的乘客。

    看不清楚有几个人,只能勉强从衣物里辨识出,至少有三四个。

    刘西嘴里念着阿弥陀佛,小心翼翼的开始清理尸体,林半夏戴上了口罩,垂着眸子也开始工作。

    浓郁的血腥味透过了口罩浸入了他们的鼻腔,林半夏听到耳边传来了悲伤的哭嚎,他扭过头,看见了自己身后软倒了一个女人,似乎是小轿车里死去人的家属,这会儿正被几人勉强的搀扶着,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好可怜啊。”刘西小声的嘟囔着,“都成这个样子,估计分都分不开……”

    林半夏说:“别说了。”

    刘西道:“唉,真的是让人看着难受。”

    林半夏又嘘了一声,刘西叹了口气后,才悻悻的住了口。

    这种时候,最好别说话,因为无论说什么,悲伤过度的家属都不可能听进去,反倒是会让他们更加的难过。

    林半夏一边把尸体放入裹尸袋,一边听到旁边的警察小声的讨论着案情。

    原来是一家几口人出来旅游,开了两辆车,妻子在前面躲过了车祸,而男人孩子和老人在后面,没能幸免于难。妻子在车祸发生后急忙停下车回来了,可谁知一回来,就看见被压扁的小车。

    眼睁睁的看着一家人就这样没了,换谁都受不了。

    鉴于尸体的情况,林半夏他们没敢让受害者多看,而是迅速的装车打算运到殡仪馆处理。

    尸体刚上了车,却被哭的一塌糊涂的女人拦住了,她趴在车上不肯让车走,绝望的嚎啕着说要见他们一面。

    警察本来还想劝一劝,见她态度坚决,只好也同意了。

    林半夏和刘西坐在车里,两人对视一眼,都觉得让她看了可能不太好,然而女人死活不肯妥协,于是只好打开了车门。

    女人哭叫着,近乎手脚并用的趴到了车上,她抖着手,一个一个的扯开了裹尸袋,看见了里面不成人形的尸体。因为过度的挤压,尸体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这要是寻常人,看了估计都得当场呕吐,估计因为太过悲伤的缘故,女人伸手抱起了一具,嘴里哭喊着什么。

    林半夏站的比较近,隐隐约约的听见女人在喊:“都怪我,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死了你们——”他心里有些奇怪女人为什么会这么喊,莫非是女人非要出来玩?才出了事故?

    “就剩她一个人了,好惨啊。”刘西又开始感叹。

    林半夏看向女人,有点奇怪:“就剩她一个了?那个人是谁啊?”

    刘西说:“什么?谁?”

    林半夏有些敏感的仔细看了看女人身后,重重的抿了唇,含糊道:“没事,好像是我看错了。”

    他哪有看错,女人身后大概一米左右的地方,背对着他们站着一个身穿黑色长裙的人,那人和女人高矮胖瘦都差不多,静静的立在她的身后,像个影子似得。这会儿高速封路,只有警察和工作人员上的来,这个黑衣女人的存在顿时变得奇怪了起来。然而女人周围的人好像都没有意识到这个人存在,全在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工作。

    女人哭完了,被警察从车里扶了出来,一瘸一拐的上了警车,而那个站在她身后的黑衣女人,跟随着他们的动作,也进了警车里。在她坐进警车的时候,林半夏看见了女人的脸,心里微微的惊了一下。这个黑衣女人竟然和家属出事的女人长得一模一样,只是脸色惨白如纸,瞳孔也是森然的白。她好像一个木偶,女人走一步,她便走一步,不知是不是林半夏的错觉,他总感觉两人间的距离,好像越来越近了……

    “半夏,你在看什么呢?”刘西奇怪的看着林半夏。

    “没什么。”林半夏收回了眼神,若无其事的看了眼手机,“我们先走吧。”剩下的同事需要清理一下现场的痕迹,尽快帮助警察恢复交通。

    “走。”刘西发动了汽车。

    两人载着尸体,朝着殡仪馆的方向去了。

    坐在车里,林半夏有些心不在焉。

    旁边的刘西心情也不大好,从怀里抽出一根烟递给了林半夏,林半夏摇了摇头,谢绝了。

    刘西便自顾自的点了一根,狠狠的吸上一口,道:“想什么呢?”

    “想家里的事。”林半夏说,“我室友好像中邪了。”

    刘西说:“中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