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骷髅幻戏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房间1303(四)(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经过一晚上的折腾,季乐水的精神已经差到了极点。林半夏本来不放心他想和他一起去见中介,可季乐水却拒绝了。

    “不用陪我去了,我一个人就行,你也是一晚上没睡,还是找个地方休息吧。”季乐水换好了衣服,拿着钥匙对林半夏道,“不过别在这里睡了,我怕你一个人在家出事儿。”

    “我没事。”林半夏道,“真不要我陪你?”

    “不用。”季乐水勉强笑了一下,只是这笑容格外难看还不如不笑,“我好歹是个大男人,晚上怕就算了,难道白天还怕?”他把房门的钥匙装进口袋,对着林半夏点点头,转身走了。

    林半夏看着他的背影神情复杂,当时他将季乐水邀请过来住,本来是出于好意,想着帮朋友每个月能省下两千块的房租,谁知没住进来几天,就出了这样的事。

    今天是个阴天,冷风习习,丝毫没有初春的暖。

    小区的树木是长青木,倒也繁茂,只是不知为何树荫透着股瑟缩的冷意,整个小区乍看上去,好像一张褪色的老旧照片,让人看了很不舒服。

    季乐水走后,林半夏重新检查了玻璃窗,玻璃窗干干净净,看不见一丝血迹,就好像昨晚经历的那一切,只是林半夏的幻觉。

    林半夏盯着窗户看了一会儿,没看出什么蹊跷之处来,肚子正巧又饿了,便转身进了厨房,随便煮了点面果腹。

    他吃完了面,又坐在沙发上小憩了起来,半睡半醒之间,却是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响了。

    拿过来一看,发现是季乐水打来的。

    “喂,乐水?”林半夏道,“怎么了?”

    季乐水的声音沙哑,带着浓浓的绝望,他说:“半夏,你赶紧从屋子里出来吧,别住那儿了,那儿哪能住人啊。”

    林半夏说:“怎么了?”

    “我出来和中介见了面,顺便问了问那个小区的情况。”季乐水说,“他说那个小区,没人住的!!!”

    “没人住?什么意思?”林半夏没明白。

    “那个中介说,这附近的墓地价格太贵了,有些有钱人就选个新小区,盘下来几栋楼,专门用来放骨灰的坛子。你买的那个小区本来就不大,位置又偏,还靠山挨水的,被人盘了好几栋楼……”季乐水说着说着,声音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难怪我们楼上楼下都没人,原来屋子里放的全是骨灰罐,就、就我们两个活人住在那儿。”

    林半夏也愣了,他想过这房子这么便宜是不是出过什么事,但合同里规定的很清楚,如果是凶宅是可以直接要求赔偿,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间房子不是凶宅,可左邻右舍全是放骨灰罐的活墓。

    “我正在看房呢。”季乐水低声道,“等看好了,你就从那儿搬出来吧……”他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林半夏看着暗下来的屏幕,半晌都没有出声,他环顾客厅一圈,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之处,除了稍微冷一点,就只是个普通的客厅罢了。但难道真像季乐水说的那样,这房子真的住不得?林半夏思量许久,忽的想起了什么,随后拿过钥匙,转身出了门。

    林半夏顺着走廊往前走了两步,脚步停在了隔壁的房门面前,他犹豫片刻,抬起手敲了敲隔壁的房门。

    咚咚咚,清脆的敲门声在走廊里回荡,门却没有开。

    林半夏有些失望,他几天前曾经看到他们旁边的住进来了一户人家,虽然没见到户主本人,但这扇门的的确确被人打开过。难道是户主不在家,或者说没有住进来,只是偶尔过来看看?

    林半夏心里这么想着,又敲了几声。谁知他的手刚放上去,便听到嘎吱一声轻响,面前的门竟是开了。

    林半夏本来以为是户主给他开的门,但他透过全体大小的门缝,却谁也没看到。

    “有人吗?”迟疑的叫着,林半夏拉动门把手,将眼前的门打开了,他也看到了最外面的客厅。

    客厅里空无一人,连电视都没有,只摆放着简单的桌椅和一张沙发,简直比林半夏的屋子还要简陋。因为东西实在是太少,所以林半夏一眼便看到了摆放在客厅角落里的奇怪物件。那是许多黑色的箱子,大小各异,如同积木一般整齐的摆放在角落,有的立着,有的躺着,在角落里整齐的排列。而箱子最左边,站着一个背对着林半夏的红衣女人,女人她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古代喜服,戴着夸张的凤冠,看起来十分的怪异。

    “您好,您家的门没有关。”林半夏朝着屋子里叫了一声,想引起屋主的注意。

    屋主对于林半夏的声音无动于衷,依旧背对着他。

    “您好?”林半夏有些奇怪,“您能听见我说话吗?”

    没有回应。

    心里想着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林半夏心中犹豫片刻,还是迈步跨进了屋子,他一边走,一边大声的呼叫着,可是无论他说什么,眼前这个背对着他的女人,都没有给出任何的反应。

    林半夏心中隐约感觉有些不妙,走到女人背后时,抬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姑娘,你……没事吧?”

    女人不开口。

    林半夏凑过去,想看一看女人的脸,然而他的头刚往前伸,便听到咔擦一声脆响,眼前女人的头竟是就这样从她的颈项上落了下来,咕噜噜的滚到了林半夏的脚边。女人的脸颊上浓妆艳抹,嘴角弯着僵硬的弧度,死气沉沉的眼睛和林半夏的视线缠绕在一起。

    林半夏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是这三秒已经足够他看清楚脚下的头颅不是人的脑袋,而是一个塑料女模特。这塑料模特的样子十分逼真,乍看上去和人类简直一模一样。她脑袋一掉,那漂亮的凤冠便落了一地,黑色的长发又多又浓,如同蛛网一般铺满了面前的地板。

    林半夏和脚下的头颅对视片刻,弯下腰想要将她捡起来,然而指尖刚触到她的肌肤,门口便传来了一个轻柔又冰冷的声音:“你在做什么?”

    林半夏抬头,看见了之前在电梯里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

    今天的他手里没有提黑色的箱子,也换下了那一身黑色的风衣,只是脸色还是不太好看,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他歪着头,盯着林半夏,声音轻的像微风:“你在做什么?”他说话之际,把手里的随意扔进了身侧的口袋,林半夏注意到那似乎是两枚骰子。

    “抱歉!!”林半夏马上直起了腰,解释道,“我看见你家的门没有关……以为出了什么事,就进来看了看。”

    男人看着林半夏,他的眼神也很奇怪,像是在打量又像是在评估。林半夏理亏,也不敢说话,于是气氛就这样沉默了一分钟。

    一分钟后,男人再次开了口说了一句话,只是他的话,却让林半夏不太明白,男人说:“进了这个屋子,你就没什么想做的事?”

    林半夏莫名其妙:“什么想做的事?”

    男人蹙起好看的眉头,突然大步走到了林半夏的眼前,距离近到两人几乎要鼻尖相触的地步,林半夏被吓了一跳,大气也不敢喘,只是睁着眼睛和男人大眼瞪小眼。如此近的距离,他几乎能看清楚男人的每一根睫毛,还有他那双眼睛好像和常人的也不太一样,黑的看不清楚瞳孔的纹路,如同深色的黑海。

    两人对视片刻,男人往后退了一步,双手抱胸:“你看到这个模特了吧?”

    林半夏道:“啊……?看,看到了。”

    男人说:“你没什么想做的事?”

    林半夏莫名其妙:“做?什么事?”

    男人不答反问:“你住隔壁对吧?”

    林半夏说:“是啊……”

    男人道:“搬进来多久了?”

    林半夏说:“一周。”

    男人道:“准备什么时候搬出去?”

    这话问的实在诡异,林半夏道:“我没打算搬出去啊……”

    男人说:“为什么不搬出去?”

    林半夏想了想,道:“因为有一些悲伤的原因。”

    男人闻言沉默片刻,可能是以为林半夏有个什么让人感动的故事,声音里多了点温度:“什么悲伤的原因?”

    林半夏幽幽的吐出一个字:“穷。”

    男人:“……”

    林半夏:“……”

    尴尬的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就在林半夏想着自己是不是该告辞的时候,男人终于说了话,他说:“这个原因,是有够悲伤的。”

    林半夏眼眶略微湿润,心想世界上还有比穷更可怕的事吗?目前看来,是没有了。

    大概不想悲伤继续蔓延下去,男人换了个话题:“你来找我有事?”

    林半夏说:“哦,我家里好像有点不对劲,你家里也是吗?”

    男人说:“哪里不对劲?”

    林半夏道:“我的室友说闹鬼。”

    男人说:“我不信鬼神。”

    林半夏苦笑:“也是。”

    “不过。”男人说,“你很有趣,或许我可以请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